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浙江嘉兴杀婴嫌犯曾想炸岳父房子 幸亏炸药失效

2014年06月06日 11:22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参与互动(0)

王文连的寸照是家中能找出的唯一与他有关的实物。

嫌疑人照片

  1969年除夕出生的王文连,被父母和邻居叫作“年娃”。6月3日,在嘉兴抱走一名10个月大的婴儿并将其杀害后,快10年没有回过家乡的“年娃”,又重新被内江东兴区杨家镇静居村人频频提起。事件回顾火锅店员抱走婴儿杀害

  3日下午3时多,浙江嘉兴一名10个月大的婴儿在火锅店里被人抱走。4日凌晨2时44分,失踪婴儿在街边的草丛中被发现,经120抢救无效死亡。目前,犯罪嫌疑人王文连(男,四川省内江市人,45岁)已被警方抓获。据其交代,他觉得平时受到店主排挤和愚弄,心存怨恨,伺机报复,逃窜途中婴儿不停哭泣,他用手和石块等将婴儿杀害,并抛于小树林。

  童年●混

  小学辍学 跟着小混混长大

  王文连刚出生几个月就因脑膜炎住院。他83岁的父亲王啟珍一直觉得,“年娃”长大后偶尔的易怒、暴躁,都与这次患脑膜炎有关。王文连还曾被诊断为“有间歇性精神病”,因无诊断书无法确认属实。

  他的小学同学,静居村村主任沈代忠说,王文连虽沉默寡言,但是个狠角色:抡起板凳往同学头上砸,被责骂后多次扬言要打老师。实际上,王文连只跟沈代忠当了三年同学,便没有再去过学校,跟着村里的小混混四处游荡,直到成人。

  少年●懒

  嘉兴闯荡 要求工作“活好钱多”

  静居村7组这个偏远的小山村,1987年才通电。上世纪80年代外出打工潮开始时,嘉兴,是村里多数人的第一选择,连王文连这样的人,也想去嘉兴见见世面。

  1991年,他偷了父亲收的1200多元电费,到嘉兴投奔大哥王文奉。当时他父亲的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元,为了补齐电费,不得不卖掉几头猪。

  到了嘉兴的王文连,最后却因要求“活好钱多”无法顺利找到工作,又悻悻然返回静居村。眼见寻求财富无望,从1991年至1997年,王文连伙同村里的无业人员,在赶集时到周边场镇摆摊算卦,骗人钱财。而骗来的钱,几乎全部被他打牌输掉了。

  青年●赖

  身无分文 要钱不成打母亲

  1997年,王文连在成都青龙场认识了他唯一的爱人艾小容(音)。2001年的正月初六,王文连带着艾小容回到村里。

  王啟珍说,那是生养儿子45年来,他最开心的时刻。“他给我说,保保(方言,爸爸的意思),我们明天喊客嘛,我都有娃儿了,只是这回没带回来。我当时觉得他终于懂事了,成家了。”但,正月初七那天家里来了接近10桌客人,王啟珍承担了请客的全部费用,儿子一分钱都没有带回家。

  实际上,今年45岁的他,从来没有给过父母一分钱,75岁的母亲黄高碧说,多年来,王文连无数次地找她要钱,间或因嫌钱少或要不到而对她动手。

  壮年●惑

  妻离子散 炸房未遂入狱3年

  艾小容,这个比王文连小接近10岁的乐至姑娘,没办理结婚证就为他生下了儿子,也未嫌弃过他。她离开王文连的导火索,是2002年初,因小事吵架,王文连动手伤了她,艾小容便前往深圳打工,孩子让她父母带着。几个月后,王文连突然把孩子抱回了静居村,自己回成都打工。随后,假装和好的艾小容,以带儿子回乐至认干爹为由将孩子带走,自此彻底同王文连断了联系。

  其实,在成都打工的王文连,居住的是艾小容父亲的房子。2003年,妻离子散之后,他找来了雷管和炸药,想炸毁老丈人的房子。但雷管和炸药都失了效,并未发生爆炸,被邻居撞见报了警,因纵火被捕入狱。有媒体报道,王文连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但最终因表现较好提前一年出狱。

  再去嘉兴 陷打牌借钱“死循环”

  2003年,王啟珍专程到成都看儿子,最后却只花了300多元钱替他买了被褥、衣服、鞋子,夹了一封信塞进窗口。“我那封信他也没回,也不知道他到底过得怎么样。”

  2005年,王文连出狱,踏上了他人生中第二次去嘉兴的路途。这次,他还是先去找了大哥王文奉。王文奉给他介绍了一个工厂的工作,还让他吃住都在自己家里,结果王文连一天都没踏进过厂门,整天就是打牌—借钱—打牌的“死循环”。后来,王文连在一家火锅店找到了工作,那家火锅店倒闭后,王文连才进了杀害婴儿的这家火锅店上班。

  对话父母

  “他只知吃和钱 当时炸死算了”

  近10年的时间,他从未给静居村的父母打过电话,也没有回来过。即便是父亲王啟珍到了嘉兴与他碰面,也是相对无言。与人们想象中的不同,夫妻俩并未流露出多少悲伤,反而说:“那时候他成功了还好,炸死了算了,我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王文连在家中排行老三,还有一哥一姐一妹。王啟珍说,从小到大,亲人相互之间也没有什么亲密的互动,也从来没有合过影。

  对于儿子的内心,他们几乎一无所知。他们说,儿子跟他们交流的内容只有两个,一是吃二是钱。“他回来就会说要杀鸡杀猪这些,要吃肉,还有就是要钱,就没有别的了。”

  (记者王瑶)

【编辑:刘彦领】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