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刘铁男一审被判无期 其子刘德成21岁开始贪腐(图)

2014年12月11日 08:3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刘铁男昨在法庭上 供图/新华

  十八大后首个被中央纪委“双开”的省部级官员被判无期。昨天上午,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对刘铁男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02年至2012年,刘铁男在担任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产业发展司司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司司长、副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南山集团有限公司、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浙江恒逸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及个人谋取利益,直接或通过其子刘德成收受上述公司或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3558万余元。案发后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

  2012年12月初,媒体人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涉嫌伪造学历、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去年5月,新华社发布消息称,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3个月后,刘铁男被“双开”并于当月22日被逮捕,目前羁押于公安部秦城监狱。

  今年9月24日,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刘铁男受贿一案。刘铁男对检方的多项指控均未持异议。放弃了最后自辩的他表示,现在每天生活在沉痛的忏悔和自责中,“给国家、给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我没有什么要辩护的。”

  透视

  通过什么方式受贿?

  据公开资料梳理,刘铁男在国家宏观调控部门工作30年,先后在原国家计委以及国家发改委原材料局、综合司、机关党委、办公厅、预测司、产业发展司、工业司、东北办、能源局工作,并在一些审批事项重大的司局当过“一把手”。他的受贿主要通过两种方式。

  关键词一:项目审批“开绿灯”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查明的刘铁男受贿事实几乎皆与滥用审批权有关:

  2002年,为南山集团鲁港合资兴建双金属复合材料及新型合金材料项目通过国家计委备案提供帮助;

  2005年,帮南山集团解决3万吨氧化铝购销合同;

  2005年,为宁波中金石化有限公司PX项目通过发展改革委工业司核准提供帮助;

  2003年至2012年,为广汽集团申报的广州丰田汽车有限公司项目、广汽菲亚特乘用车项目等通过国家发改委核准提供帮助;

  2006年至2011年,为逸盛公司及关联的海南逸盛石化有限公司的精对苯二甲酸(PTA)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和开展前期工作提供帮助……

  此前,国际关系学院法律系副教授毕雁英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发改委系统在内部制度设计中缺少制衡和审查机制,“审批权或者各种类似审批的权力都掌握在几个人手中,他们能够对市场和社会运行产生决定性影响,这是他们能够以此换取私利的基础条件。”

  关键词二:“市场差价”谋巨利

  北青报记者梳理发现,刘铁男受贿款项的另一个主要来源是“市场差价”产生的利益。

  2005年间,国内氧化铝供不应求,市场价格持续攀升,南山集团下属企业氧化铝生产原料紧缺,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向刘铁男之子刘德成提出,请刘铁男向中国铝业公司领导打招呼,帮助南山集团从中铝公司购买氧化铝,承诺会将与市场价格之间的差价款给予刘德成。

  此后,刘铁男利用主管中铝公司项目审批的职务便利,向中铝公司相关领导打招呼,为南山集团下属企业从中铝公司下属企业购买3万余吨氧化铝提供了帮助。2006年8月,宋作文以支付差价款的名义给予刘德成750万元,刘德成将收款情况告知刘铁男。

  “市场差价”策略也被恒逸集团董事长邱建林使用。不过这一次,“差价”背后的利润是通过虚假贸易的方式产生。

  2006年上半年,刘铁男提出让邱建林带刘德成做生意,邱建林与荣盛集团董事长李水荣商议后,决定采取虚假贸易的方式给刘铁男父子送钱。为此,邱建林先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注册成立了杭州峰德化纤有限公司,又在无实际货物买卖的情况下,虚构峰德公司低价购进化纤原料、高价卖出的事实,使该公司获得所谓“差价”共计825万余元。

  为什么会堕落成这样?

  “每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就会想)这是哪里啊?我为什么会堕落成这样?”在接受庭审时,刘铁男这样陈述。他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如何从省部级高官成为阶下囚?

  他为何教儿子“走捷径”?

  据中央纪委官网报道,刘铁男1954年10月出生在北京一个工人家庭。他姐弟多,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刘铁男在姐弟五人中排行老三,是家里的长子。为帮助家里减轻负担,他小时候捡过煤核、菜帮子,砸过钢丝,帮母亲补花(出口纺织工艺品)挣钱。

  上初中时,一次迎接外宾活动刺痛了他。“当时我们在长安街列队迎宾,开始我作为学生干部站在第一排,但外交礼仪人员检查时,因我穿着带补丁的白汗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调到最后一排。”刘铁男说,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觉得穷就没人看得起。多年以后,他骑车带着儿子去母亲家时,不走大路,都钻胡同。他跟儿子说,做人要学会走捷径。“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他在发改委里是什么形象?

  在发改委大院里,刘铁男给人的是“倒背手,踱方步,穿布鞋,晃脑袋”的形象,地方发改委领导见他一面都很难。有一次,一位地方发改委主任前来汇报工作,话还没说完,就被他从办公室里给轰了出去。“我们想见他也经常被秘书挡驾。”一位发改委的司长到现在也没搞清楚,这样做是他的意思,还是秘书的意思。

  他与多数业务型领导干部一样,“玩命干工作”、“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办公室待着”,甚至“严格按程序办事”、“谁叫吃饭都不去”。同时,他也“总觉得妻子受了委屈”、“想多帮帮儿子”、“担心自己的晚年生活”……

  他怎么“挖”的第一桶金?

  刘铁男第一次受贿是在2002年上半年,那时候他担任国家计委产业司司长。南山集团董事长宋作文为了使自己企业申报的铝合金项目获得支持,通过他人请刘铁男一起吃饭。饭后,宋作文递给刘铁男一个袋子,说:“这次来也没带什么东西,给你买了件衣服。”刘铁男推辞了一下,见袋子里放的是件衬衫,就拎上袋子上车了。回到家打开盒子一看,衣服里面夹着一个信封,信封里装着2万元钱。

  在宋作文多次邀请下,2003年8月的一天,刘铁男来到其企业考察。回京前,宋作文来到刘铁男房间送行,临走时,宋拿出一个信封塞到他行李包里,“我们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这是2万元钱,你自己买点东西吧。”刘铁男推辞不要,宋还是把钱放进他的行李包里。

  他接受调查后有何表现?

  在纪委办案期间,刘铁男提交了《关于发改委系统项目审批环节防范腐败问题的若干意见》,结合自身教训,为从制度设置的源头上预防犯罪、警示他人,主动提出合理化建议。

  他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事实,案发后与家属积极退缴了全部赃款。

  揭秘

  儿子刘德成21岁开始贪腐

  刘铁男97%贿金通过儿子收受,其子刘德成21岁就开始贪腐。听说刘德成去加拿大留学,一些老板就鞍前马后把刘德成安顿得妥妥帖帖。刘德成回国后,各路人马又乐意“带着”刘德成合伙开公司。

  领干股后退股赚了千万元

  2005年间,北京一家汽车销售服务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某出资成立一家汽车4S店,并口头约定送给刘德成30%股份。2007年6月,刘德成向张某提出“退股”,张某先后向刘德成支付人民币共计1000万元,“回购”了刘德成持有的该4S店30%股份。

  挂名领空饷100多万元

  2005年下半年,应刘铁男要求,广汽集团董事长张房有将刘德成安排到广汽集团在香港投资注册的骏威汽车有限公司工作。2007年,因刘德成不安心在香港工作,香港骏威公司下属公司遂专门为刘德成设置驻北京代表一职。刘德成未实际工作而从广州骏威公司领取薪酬共计121.306万元。

  老板给刘德成买豪车别墅

  2006年,浙江一民企董事长邱某来到刘铁男办公室,二人聊起家常。邱问:“听说你儿子在国外留学?”刘铁男不失几分警觉:“你问这个干吗?”邱说:“如果他回国了自己做生意,我们合作,我可以带带他。”刘铁男当时没表态。然而邱某回酒店不久,刘铁男就打来电话:“你说的事倒也可以考虑……”

  2010年至2011年间,应刘德成的要求,邱某先后为他购买了一辆保时捷卡雷拉牌轿车和位于北京市御汤山的一栋别墅。记者 桂田田

【编辑:叶攀】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