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王安忆:香港一直吸引着我进行新的创作

2015年10月04日 17:3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资料图:王安忆 中新社发 刘关关 摄  

  中新社香港10月4日电 (王勇)“这些年经常来香港,这里一直在吸引着我,吸引着我去进行新的创作。或许,依然会有香港作家说,内地人写香港,写得并不像,但这个城市始终有着一种戏剧感,一直保持到今天,吸引着我的想象。我还会写香港,写得好不好是一回事,但我会继续努力。”在3日晚香港作家联会举办的庆祝建国六十六周年、中秋节联欢暨王安忆女士“小说创作漫谈”讲座上,王安忆如是说。

  王安忆说:“我和我的母亲1983年圣诞节来到香港,那是我第一次来香港,就住在北角。如今的香港变得更华丽了,北角也已大为不同。此后,我每年大概都会来香港两三次,这里已经变成了我非常喜欢的地方。我喜欢香港并不仅仅因为创作,这里可以买到很好的东西,这是大家都有的普遍心理,这里还可以看到非常美的风景,比如维多利亚港,有山,有水,又有海。”

  香港是一个充满传奇的地方

  来到香港,自然要谈香港的小说、香港的创作。在王安忆看来,香港的创作这些年变化很大。香港给她的感觉是充满传奇的色彩,比如,这边是一座华丽的酒店,而另一边就是市景,很讨人喜欢。她在90年代初写过一部关于香港的小说,叫做《香港的情与爱》。她记得有朋友将这部作品推荐给香港的一位作家,而这位香港的作家回答得很有意思,他说:“我是从来不看内地人写香港的,我不相信一个内地人可以写好香港。”她当时觉得,看看就知道了。但是这位香港作家坚持没有看。王安忆说:“我有一点遗憾,其实我蛮希望他看的。当时我写这部小说,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香港是一个大邂逅’。在香港,人和人之间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不在准备当中的邂逅,完全是意外之喜,或是意外的悲剧。”

  王安忆说:“张爱玲的《第一炉香》和《第二炉香》都是写发生在香港的故事,而她更为著名的小说《倾城之恋》也是在写香港。《倾城之恋》里男女主人公谈恋爱的地方就在浅水湾,那个酒店现在应该还在,或许会利用张爱玲的《倾城之恋》来吸引游客。男女主人公借着香港沦陷的机会,有了相依为命的爱情。在我们前辈的小说里,我们看到的香港就是一个奇迹。

  香港新时代的作品关注底层

  王安忆特别谈到了香港浸会大学“红楼梦奖”。这个奖项大约在2005年正式筹备,从2006年起,每两年颁发一次。王安忆评价道,这个奖项的评选委员会很有眼光,因为没人觉得莫言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但第二届“红楼梦奖”的首奖颁给了莫言。王安忆获得了第四届“红楼梦奖”的首奖。该奖项的评选有一个固定的评委会,同时上一届的获奖者也加入进来成为下一届的评委。亲身参加一次评委会之后,王安忆感叹道,红楼梦奖”的评选并不是按照公平的原则,而是按照美学的原则。在奖项讨论会上,每个人各抒己见,坚持自己对小说的看法,坚持自己对小说美学的价值标准。

  去年香港作家黄碧云凭借《烈佬传》获得该奖项的首奖。王安忆说:“她是一个特别有色彩的女性,她的小说现代主义色彩很强,对生活的看法、对香港的看法、对整个世界的看法都是碎片化的,然后再把这些碎片组织起来。和张爱玲时代对香港的传奇性描绘完全不一样,她的写作对象是一个最草根、最底层的男子。他50年代从内地来香港找他的父亲,可他的父亲对他根本谈不上有任何的教育,他在社会的最底层,像一棵小草一样,自生自灭。他的生活主要是由两件事组成的,一个是进监狱,一个是出监狱。进监狱,受到监狱里的管束。出来后,因为他没有手艺去生活,就吸毒、贩毒,以及做一些不法的事情,他就是社会上最边缘的人。进进出出,终于有一天他老了,他想犯罪都犯不了了,这时他就申请去救济所。他的一生就是这样度过的。”

  让王安忆感动的是,一个如此现代主义的女性,生活在香港,看起来是五光十色,充满消费主义的,可是她会写一个如此边缘、被我们完全忽略、生活在香港的角落里的人,想一想,这也是香港的传奇性。这部小说采用第一人称,而第一人称的叙述是很受限制的,因为只能写自己知道、感受到和认识到的东西,而不能超越第一人称去写别人的感受。这部小说的主人公不大识字,他仅认识的字是在监狱里学到的,他对生活谈不上有认识,也没受过教育,他表达自己的心情手段非常有限。在黄碧云的小说里,语言的暗示性非常强。一个最被忽略的、最没有话语权的人用简单的话语表达了一个人生,一个在香港的人生。

  香港是一个越来越文艺的世界

  “这些年,看到了香港文学的变化,变得越来越有希望。此次来到香港,突然间发现,香港变得越来越文艺了。”王安忆感叹道。

  王安忆说,走在油麻地那里,看到一些卖水果和五金的商铺,感觉是100年前的情形,但一转弯,就到了油麻地的百老汇电影中心,那是一个非常现代的地方,里面的电影院、周围的书店和礼品店都很有创意和现代感,更看到有诗句写在咖啡桌上,这真的是一次非常意外的邂逅。去了尖沙咀的文化中心,发现节目内容排得很满,看了香港芭蕾舞团的表演,都是新的作品。这和30年前的香港差别很大,那时候来香港,就是来买东西,大街上都是购物的袋子。买完了东西,再去海洋公园拍海豚。可是现在,有了另外一种东西,香港越来越好了······(完)

>港澳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