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分析:埃及调停巴以难奏效 恐因地区影响力下降

2014年07月24日 11:29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0)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美国国务卿克里、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吴思科……连日来多位政要先后抵达埃及,就不断升级的巴以冲突和加沙乱局与埃及磋商,埃及“调停人”的角色得到凸显。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历史和地缘政治等因素,埃及在历次巴以冲突升级中都“责无旁贷”地发挥了调解作用。然而,出于自身政策考量、国内政局动荡和地区影响力下降等原因,埃及在此轮巴以冲突中的调停明显乏力。

  埃及作为中东大国,人口规模和军事实力在地区首屈一指。埃及是巴勒斯坦的邻国,由于以色列实施封锁,埃及与加沙接壤的拉法口岸成为该地区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对战时人员和物资的通行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作为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的一个阿拉伯国家,埃及与以色列以“和平条约”为基础,在应对地区局势变幻时关系微妙。

  历数近年来巴以冲突升级,埃及都担起了从中调解的重担。从2008年底和2012年底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起军事行动导致冲突升级来看,时任总统,无论是穆巴拉克还是穆尔西都显示出积极调停的态度,为最终实现停火贡献了不可忽视的力量,也借此提升了埃及在外交舞台上的影响力。

  以色列本月8日起对加沙地带发起代号“护刃行动”的军事行动。随后埃及向巴以冲突双方发出无条件停火倡议,以色列方面随即表示接受,但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则以埃及未事先与其沟通为由拒绝了该倡议。

  此次埃及调停的努力效果不佳,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在历届埃及政府看来,巴以停火与否并非其“第一要务”。埃及领导人更注重的是,如何避免加沙局势祸及西奈半岛地区。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阿拉伯问题专家米歇尔·邓恩表示,对埃及政府最重要的就是保证加沙问题不给自己制造麻烦。

  其次,埃及政局动荡、地区影响力下降也是原因之一。目前,埃及经济百废待兴,安全局势不稳,加之不少老百姓对哈马斯怀有抵触情绪,不愿政府为调停巴以冲突消耗过多精力。同时,政局动荡削弱了埃及传统的地区大国地位,这让埃及对巴以问题的影响力也在下降。

  此外,有分析认为,埃及之所以能在2012年巴以冲突中顺利斡旋,主要是因为时任总统穆尔西所属的“穆兄会”与控制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武装派别哈马斯关系紧密,使得穆尔西在劝和促谈中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然而,随着“穆兄会”从“执政党”变成“恐怖组织”,成为埃及现政府的主要打击对象,哈马斯似乎意识到,埃及现政府不会像穆尔西执政时那样“关照”自己的利益。在拒绝埃及停火倡议时,哈马斯就称,这份协议离他们的要求相去甚远。

  埃及中东政治研究中心主任阿马尔·阿里·哈桑认为,埃及新政权对“穆兄会”的严厉打击和对境内哈马斯势力的取缔,使哈马斯对埃及产生敌对情绪,这显然不利于埃及发挥调解作用。

  前巴勒斯坦驻埃及大使巴拉卡特对新华社记者说,目前,在促成巴以停火方面,除了埃及提出的倡议外尚无其他正式备选方案,因此如何就埃及方案进行商讨是目前各方应着重考虑的问题。

  此前有媒体报道说,埃及将修改倡议,以满足哈马斯的部分诉求,但这一说法遭到埃及的否认。有分析认为,埃及不应完全无视哈马斯的要求,而应就其中合理的和可操作的方面给予回应,这对早日促成停火、减少伤亡具有积极意义。(记者 郑一晗 刘畅)

【编辑:吴倩】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