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朝美峰会:不错的开始 但接下来是非常艰苦的谈判

2018年06月15日 15:05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 

  一个不错的开始,但接下来是非常艰苦的谈判

  会晤之后,接下来会是关于弃核的技术层面的谈判,这要靠专业团队来推进解决。

  弃核谈判能不能取得成果,会直接决定特朗普在美国国内所面临的压力大小。

  如果弃核谈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双方可能会探讨下一次见面,比如金正恩访美

  本刊记者/徐天

  6月12日,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圣淘沙嘉佩乐酒店共同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这份文件显示,朝美双方就建立新型美朝关系、建立朝鲜半岛长久稳定和平机制等具体内容达成共识。

  就此次金特会实现的过程以及会晤成果,《中国新闻周刊》专访了外交学院副院长王帆。

资料图:6月12日,朝美首脑会晤在新加坡嘉佩乐酒店举行,金正恩和特朗普下午出席签字仪式,双方签署此次朝美峰会历史性文件。
资料图:6月12日,朝美首脑会晤在新加坡嘉佩乐酒店举行,金正恩和特朗普下午出席签字仪式,双方签署此次朝美峰会历史性文件。

  一个没有意外插曲的、

  比较正常的结果

  中国新闻周刊:你如何评价这次金特会的成果,尤其是联合声明?

  王帆:首先,要肯定双方的见面。朝鲜战争之后,两个国家的领导人从来没有这样的见面。如今能坐在一起,本身就是巨大的成功,朝鲜半岛向无核化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这是很好的开端,值得充分的肯定。

  其次,我认为没有出乎人意料的地方。确实有人提出,二人见面有可能会谈崩了。但我觉得,因为之前做了长时间的准备和沟通,因此能够正常交流应该是可以预见的。

  这份共同声明,目前也只是就宏观、原则问题达成共识,最核心的问题还需要下一步继续谈判。我想,这是一个没有意外插曲的、比较正常的结果。

  对双方来说,做了这么长期的工作,双方都很希望能达成这样一个共同声明。出现一个共赢的局面。

  至于技术环节的问题,特朗普也提到,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朝鲜相关团队将进一步进行会晤,之后会进行落实。

  我也希望他们不要因为技术环节的分歧和矛盾,使得这项进程反复无常。

  中国新闻周刊:在联合声明中,提到了彻底全面的无核化,但没有将CVID原则(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弃核)落实到纸面上,也未提及朝鲜坚持的分阶段弃核的问题。你怎么看?

  王帆:我觉得这个问题肯定是分歧所在,所以无法在声明中提及。

  这是美国始终坚持的原则,国会也就此施加了很多压力给特朗普。如何达成CVID,还需要在后续的技术环节进行探讨和努力。我认为还是需要双方进一步的沟通来实现。

  中国新闻周刊:联合声明并未宣布朝鲜战争就此结束,但特朗普说,会很快落实。你认为,会以什么形式进行?

  王帆:当初朝鲜半岛停战协议是中、朝、美三方进行签字。本着尊重历史的态度,中国也许应该出现在现场。不过,将以什么形式进行,还很难预测。

  中国新闻周刊:特朗普说,有可能会邀请金正恩访美。你认为,他们二人接下来会在什么情况下再见面?

  王帆:如果为了继续谈弃核问题,我认为他们二人在短期内不太可能再见面,因为这些都是技术层面的谈判了,要靠专业团队来推进解决。

  这次会晤之后,弃核谈判能不能取得让人们可视的成果,会直接决定特朗普在美国国内所面临的压力大小。如果弃核谈判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双方可能会探讨下一次见面,比如金正恩访美。

  毕竟,即使今天金特会召开过了,美国国内仍然有很大一批人对朝鲜持敌视态度,包括国会内部,仍有这样的分歧。他们对朝鲜的敌视与歧视根深蒂固,他们也都持观望态度,等待下一步进展。

  中国新闻周刊:共同声明中提及了会找寻朝鲜战争的战俘遗骸,送回美国。为什么要将这个要求写入声明?

  王帆:过去,很多国家都在做移交战争遗骸的事情,这个要求符合人道惯例。一方面,这个要求写入声明,是双方化干戈为玉帛的体现,毕竟,作为敌对方是不会这么做的。此事表明,历史改变了,双方关系缓和了,呈现出了合作的姿态。

  另一方面,其他问题比较难以达成协定,而这个问题比较容易得到双方认可,写入声明也可以增加外交的效果,对双方都有好处。

资料图:6月12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圣淘沙岛上的嘉佩乐酒店举行记者会。<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刘震 摄
资料图:6月12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加坡圣淘沙岛上的嘉佩乐酒店举行记者会。中新社记者 刘震 摄

  金特会一度停摆,

  韩方为调和矛盾发挥了作用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会晤地点为什么会选择在新加坡?

  王帆:我认为,这是双方商讨妥协的结果。对美国来说,相比之前媒体曾报道的几个可能地点,瑞士以及板门店的朝方一侧,新加坡属于其中妥协后的优化选择。新加坡和美国是盟国,国际化程度比较高,确定这个国家为会晤地点,美国也不失面子。

  对朝鲜来说,这也是一种妥协。对金正恩来说,他肯定更希望是乘坐专列出行,而新加坡需要乘飞机前往,飞行时间在八小时左右。不过,从另一个角度看,因为新加坡在亚洲,而且朝鲜在新加坡有使馆,因此朝鲜也有一定的优势。

  中国新闻周刊:此前,特朗普曾在推特上发文,主动表示朝美领导人会晤无法如期召开,但很快,又再次确认,会晤仍将于6月12日进行。你认为,他的反复是因为什么?

  王帆:我认为这其中的原因是双方各有误读。总的来说,是因为朝鲜看到韩美进行了军演,有了一系列的反应,而美国国内也在那段时间内出现了不少不同的声音。

  我猜测,当时,美国认为,朝鲜有可能要停止这个会晤,而美方不想陷入被动,因此特朗普先发制人,在推特上做出了这个举动,避免日后丢面子。

  但仅仅隔了一天,金正恩与文在寅在板门店的朝方一侧紧急进行了会晤。之后不久,朝美领导人会晤准备继续进行。

  我想,韩国作为中间人,在调节此事过程中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据韩方学者介绍,文在寅在访美期间,一直对美方表示,希望美国能换位思考,真正理解和重视朝鲜的想法,朝鲜作为特殊的国家,对安全是极端敏感的,对美国的态度变化也很警惕,他希望美国在释放信息时能保持前后一致性。另外,文在寅也告诉美方,金正恩对于会晤的态度是很坚决也很积极的。

  朝美之间的联络是很有限的,彼此有很多偏见和成见,信任程度很低。这段时间以来,双方为了筹备朝美领导人会晤,沟通逐渐密集,但仍然是有限的。

  要给予朝鲜安全保障,

  就要建立新的多边安全机制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朝美之间的沟通当中,什么问题会是最难以达成共识的?

  王帆:首先,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朝鲜弃核问题。朝鲜如何弃核?在什么样的前提条件下能使朝鲜弃核?我认为,这里的核心问题是,美国需要朝鲜不可逆的弃核,朝鲜也需要被提供不可逆的安全保障。

  目前,朝鲜已经处于停核的阶段,废弃了丰溪里核试验场。在该现状之下,让朝鲜一次性弃核是不可能的,肯定要分几个阶段进行,这些阶段怎么划分,各个阶段中,美国会怎么做,双方都是需要进行斡旋、探讨的。

  而与弃核密切相关的安全保障问题,也是难以达成共识的问题。

  过去这些年,朝美双方在这两个问题上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有一个程序悖论。朝鲜认为,你先给我安全保障,我再弃核。美国则认为,你先弃核,我们再谈别的,包括给你安全保障。因为美方觉得,如果在朝鲜弃核之前进行谈判,意味着承认朝鲜是拥核国家。

  这些年来,朝鲜问题止步不前,程序悖论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问题。而现在,朝美双方都做出了一定的让步,绕过了这个悖论。

  第三个重要的议题,是给朝鲜提供经济援助的问题。

  朝鲜要发展经济,无疑需要美方以及各利益相关方提供经济援助,这是一个需要谈判的议题。

  另外,弃核本身需要巨大的费用,朝鲜在研究核武器方面已经投入了大多数的经费,无法承担弃核的经济费用。那么,谁来支付朝鲜弃核的资金,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

  美国愿意承担全部费用吗?从特朗普政府的行事风格来看,美国不会愿意承担全部费用。因此,一定要要求各利益相关方,包括美国的盟国也包括中国、俄罗斯等国家分担弃核的费用。那么,朝鲜自己承担多少,美国承担多少,其他各方又承担多少,需要进行详细而复杂的谈判。

  中国新闻周刊:朝鲜为什么坚持要走分阶段无核化的路?

  王帆:分阶段是基于朝美关系历史的经验教训提出来的。

  过去,朝美双方以能源换弃核,之后却没有执行下去,朝鲜认为美方背信弃义,美方认为是朝鲜没有遵守承诺。这是一桩无解的公案。

  我认为,分阶段是合理的方式和过程。彼此要相信对方的诚意,以行动对行动,以让步换让步,双方同步展开,才有可能达成最终的效果。

  中国新闻周刊:美国需要朝鲜不可逆的弃核,朝鲜也需要不可逆的安全保障。你认为,目前朝美双方是否已经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王帆:我认为可能还没有达成共识。这么多年来,美方与朝方谈过经济援助、粮食援助等问题,但都没有触及朝鲜最关切的安全问题,而朝鲜发展核武器其中一个动机就是为了其自身安全。如果美方提供的安全保障是可逆的,朝鲜的弃核进程将很可能会是可逆的。这一点是必须充分认识的。

  我认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接下来有几个步骤。

  首先,要由当年签署朝鲜停战协议的几方共同努力,将停战机制转成和平机制。这是安全保障的基本前提,否则双方依然是交战方。

  但以上只是第一步。安全保障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两点:第一,任何单一的一方能否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第二,朝鲜是否能相信这样的安全保障。

  从历史上来说,朝美相互极度不信任。比如“利比亚模式”造成的后果,对朝鲜来说就是一个坏的先例。因此,朝鲜对安全保障非常敏感。

  我不认为,任何单一的一方向朝鲜提供的安全保障,会被朝鲜认为是可靠的。

  过去,朝鲜半岛的局势为何起伏不定,是因为这个地区存在一个传统的联盟体系。而这个机制本身就不合理——一些国家的安全建立在另外一些国家不安全的基础之上。联盟的存在是因为有假想敌的存在,其他国家是没有安全机制的保障的。因此,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个机制怎么变革。

  我觉得,还是应该在这个区域内建立多边的安全机制,只有这样,才能给朝鲜提供安全保障。当然建立东北亚多边的安全机制在短期内并不是完全直接替代美国的联盟体系,两种安全机制可以在一定时期内并行存在。但长远来看,如果没有多边安全机制,所谓的安全保障是不可能实现的。所以我觉得,应该在容纳联盟体系的基础之上,建立一个多边的安全机制。

  这不是金特会能够解决的问题,需要更多国家来参与,包括中国。

  接下来,在原有的六方会谈的基础上,这六个有利益关切、安全关切的相关方应该尽量坦率地进行沟通,形成一种集体安全的承诺,各方行为都将受到相互监督相互制约、相互限制,只有东北亚这个地区的安全得到充分保障,朝鲜的安全才有希望。

  未来,朝鲜作为六方会谈的成员,享有自身政权、主权的安全保障,当然也负有责任,包括弃核、互不侵犯、地区安全承诺等。

  未来,六方还可以在经济领域有更多的合作。

  中国新闻周刊:特朗普在会晤后的记者会上说,不会撤军,也不停止经济制裁。在这个情况下,美国如何向朝鲜展现诚意,如何向朝鲜提供安全保障?

  王帆:我看到媒体报道称,美国方面会给朝鲜一个不同于以往的安全保障方案。我们无法预测这个方案是什么。既然不停止制裁,也不撤军,我想,有没有可能是美朝之间单独签署一个互不侵犯条约?

  但是我认为,即使签署了这样的条约,美国也应该注意到,朝鲜对于主权安全的极端渴望和敏感。之前,朝鲜维护主权安全的一种方式就是发展核武器。现在要弃核,他们对主权安全的保障是比一般国家要迫切。

  而美国,对于其他国家的尊重、对其他国家核心利益的关切,是没有很好的示范的。

  所以我认为不仅仅是互不侵犯条约这么简单的事情,而应该是一个多边安全机制。否则,随着双方可能出现的小冲突、技术环节的问题,比如朝鲜发展经济后,美国提出了更多附加条件的时候,朝鲜仍然不会感受到平等。

  因此,我认为,此次会晤后,双方不见得会成为伙伴,但起码应该从敌人彼此间平等的主权国家关系转变,这才是会晤的意义所在。

  特朗普对朝核问题的复杂性

  没有很充分的认识

  中国新闻周刊:执政风格特殊的特朗普是否真的能解决朝核问题?

  王帆:我们看到,特朗普是坚决贯彻自己意志的人,而且敢于顶着各种压力,大棒政策很坚决,胡萝卜也给得更大。但是我认为,他对朝核问题的复杂性没有很充分的认识。

  解决朝核问题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特朗普却是一个缺少耐心的人,比较急躁、反复无常,因此,要是说特朗普的风格能够在短期内解决朝核问题,还为时过早。

  只能说,特朗普总统在阶段性上能进行推进,但最终实现弃核,需要多方专业团队,进行大量细致、艰苦的谈判工作。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中方、俄方、日方对最终的协议达成以及协议的执行会起到什么作用?

  王帆: 中方、俄方一直在密切关注、积极推进这个问题,他们在此间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朝美领导人会晤之后,核心问题就是安全保障问题,这个问题离不开相关各方的参与和磋商。之后的分阶段弃核问题,也需要各方相互监督、执行。

  我觉得之后的整个进程必须相对透明,不能任何两方搞秘密协议。各方都要参与其中,本着对地区安全负责任的态度,进行相应的谈判、磋商、斡旋,推动东北亚和平。

  《中国新闻周刊》2018年第22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张艾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