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iPhone被迫“印度制造” 本地人:别想复制中国

2019年08月07日 10:16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与互动 

  iPhone被迫“印度制造” 本地人:别想复制中国

  参考消息网8月7日报道8月,苹果iPhone X即将在印度甘吉布勒姆量产。在苹果供应商中,从台积电、大立光到鸿海与和硕等都是台湾最顶尖的电子业者,高峰时,它们占台股三成市值,是台湾制造业竞争力的关键指标。台湾《商业周刊》8月5日报道称,供应链被打碎的碎链时代,台湾电子制造商们能否继续赢?为了找到这个假设的答案,《商业周刊》专门探访了鸿海旗下富士康为苹果生产手机的工厂,做了一番调查。台湾中时电子报网站转载了这篇文章,现摘编如下:

  4号国家公路上的喇叭声不绝于耳,车子快速驶过,总是掀起满天尘土。更糟的是,雨季迟迟不来,路边黄土上看不见生机,水牛疲劳的瘫坐。不安与绝望感弥漫在空气中。1小时颠簸车程后,左手边才开始出现一座座没有招牌的厂房、一整排连绵的货柜车,没看见偌大的招牌,却已进入一个神秘基地,见证一个特殊时刻。

  苹果高端手机iPhone X系列,8月即将在千年古城甘吉布勒姆量产。

  甘吉布勒姆,印度教的七大圣城之一,遗留许多古老颂诗描述的神庙。我们到达前夕,古城刚挖掘出一尊沉在水中40年的神像,因为要移到陆地,而封城48天,车辆不得任意进出。

  

  苹果的iPhone真要在这个环境生产?一支手机的电子零组件数量上千个,涉及到超过200家供应商,一旦短缺一个零组件,就不能出货,供应链复杂度远高于鞋业与纺织业。

  《商业周刊》进入富士康为苹果生产手机的基地,眼前,该公司厂房被灰沙覆盖,格外低调。

  这里曾是帮诺基亚代工的工厂,2014年,富士康因为诺基亚关闭工厂,资遣了相当多印度当地员工,当时,一度发生严重抗议、员工拒不关厂,双方关系紧张。

  现在,老厂区生产的iPhone已经在生产线制造,员工约2000人。在厂房旁边,吊车工人还在忙着加盖手机品牌小米的零组件仓库。富士康也在这里帮小米生产内销印度的手机,员工人数已达万人,这是它协助小米站上印度手机龙头的秘密基地。

  但这里方圆百里内,看不见零组件厂群聚,连集团自家的连接器、机构件等,都没跟来。

  富士康印度厂的零组件及半成品,多仰赖运输距离5800公里外的广东,这些零件得坐上船,穿越孟加拉湾,经历约一星期的船期,才能到达印度第二大港金奈港,而从金奈到达园区,还需要约1小时的车程。即便是已经在印度设点的电池厂,也必须从2000公里外、印度首都新德里东南方的诺伊达,开着卡车走上3到4天运过来。连全球第一大印刷电路板厂臻鼎,目前仅在金奈一带选址中,最快明年才会量产,“我们是配合客户去,做很少量、很少量。”该公司董事长沈庆芳强调。

  

  iPhone的印度征途,乍听很没效率:其零件从下单到交货的时间被拉长,以前1天内能完成的交货期,被拉长7倍以上。一位在印度设厂的国际品牌主管说,最大的挑战是,“组装厂搬厂,很多人(供应链)却还没跟上去,供应端到生产端变长链。”资诚创新咨询公司董事长刘镜清补充,“供应链拉长后,存货增加、运费增加,营运风险也增加,以前供应商在附近,断链就算了,现在断链可不简单,你知道那有多大的风险吗?”

  苹果在大陆的供应链,几乎都在24小时车程之内可达处。曾经,苹果在最后一刻更改了iPhone的屏幕设计,新的屏幕面板就在当天午夜运达大陆的工厂。12小时后,一块块新屏幕就都嵌到手机上。苹果创办人乔布斯曾说,iPhone不在美国组装,原因不是成本,而是亚洲工厂生产速度快,能兼具经济规模与灵活性。

  2012年时,苹果就试图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建立组装Mac电脑的工厂,《纽约时报》曾报道,当时组装电脑时,人们才发现电脑组装要用的一款螺丝钉供应不足。在大陆,一种零件短缺,大家就能当天供货,但在得州,一切都行不通了。最终,一颗螺丝钉,让这款美国组装的Mac推迟上市了数个月。

  

  上述断链风险,会在印度上演吗?目前苹果与小米的供应链并未完全相同。印度手机品牌圈传言,原本鸿海集团初期为iPhone X系列规划了两条产线,但目前只先开了1条,也就是1个月的产能仅约6万部,这不到小米的1/10。

  中午接近1点,厂区门口,员工一批批下了白色的交通车,工厂里的女性超过95%,年轻的脸庞,穿着鹅黄、艳红、桃红、天蓝等色彩丰富的印度传统服装纱丽。每到交班时间,园区里的人就开玩笑称可以看到“三千佳丽”。

  当地人对我们说,别想复制大陆。原来,印度虽是超过13亿人口的国家,但光是官方认定的语言就有22种,连文字都不同,出了家门到另一个邦,可能就像出了国,看不懂也听不懂其他语言。所以,印度人缺乏流动性。“在印度,必须是‘工厂去迁就人’,要先调查该地可用人力有多少。”在这里,连盖一座有两万人的工厂,都很困难。

  甚至,印度罢工新闻屡见不鲜。据说,有次鸿海集团创办人郭台铭要到印度工厂视察,但当地工厂正在罢工,员工只能硬着头皮问郭能否改期再来。但苹果的征途,比起回归美国制造,它有更多“印度制造”的压力。

  

  现在,苹果在大陆手机市场已趋近饱和,再加上中美贸易的摩擦,都对iPhone不利。据市场调研机构卡纳利斯咨询公司统计,今年第一季,iPhone在大陆出货量年减幅度高达三成。相比下,华为反而逆势成长四成。从摩根大通到花旗等券商,都下调苹果今年的财测。

  然而,面对印度这个全世界最有潜力的手机市场,苹果市占连前10名都排不上,当地贩售的高端iPhone,因为得加上两成关税,几乎为全球最贵。以iPhone XS为例,印度官网报价相当于近1万元人民币起,比印度人半年平均收入还高。

  去年,韩国总统文在寅还邀了印度总理莫迪,一起参加三星在印度兴建、号称全球最大手机工厂的开幕典礼,双边的友好关系,加上三星还宣布要在印度制造高端旗舰机型Galaxy S9和Note 9,都加深苹果被边缘化的危机。

  “你看苹果这三年在印度的发展,没有一件事顺利。”一位在印度多年、熟知手机产业的业内人士说。全球主要城市都有开设直营店的苹果,一直无法在印度展店,因为印度政府非常坚持,苹果得落实本地采购零件的原则,iPhone必须有30%以上的本地成分,才会被放行。即使苹果在印度设立了第一个海外研发中心,纬创又已在印度组装旧款iPhone,政府仍然否决。这次,苹果将高端iPhone交由鸿海在本地组装,承诺持续带进相关供应链后,苹果已经确定将在孟买开出第一家直营店。

  

  这场“分散式制造”,将重新定义各方的竞争力。届时,我们买到的iPhone,可能在离我们更近的地方生产,不一定能更便宜,因为供应链碎掉,过去因群聚而产生的效率与成本优势不再,但有机会依照当地需求去客制化。

【编辑:姜贞宇】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