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美塔协议“尘埃落定” 漫长战争给阿富汗留下什么?

美塔协议“尘埃落定” 漫长战争给阿富汗留下什么?

2020年03月01日 01:00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网3月1日电(刘丹忆)当地时间2月29日,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在卡塔尔多哈签署和平协议,为结束超过18年的阿富汗战争铺路。

资料图:美军驻阿富汗北部巴格拉姆基地。
资料图:美军驻阿富汗北部巴格拉姆基地。

  2001年,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下令挥兵阿富汗,美国自此身陷战争泥潭,付出沉重代价。如今,这一纸协议,能否帮助美国总统特朗普完成从战场抽身的愿望?

  历时一年多的和谈后尘埃落定的协议,似乎也给饱经战火的阿富汗人民带来了曙光。然而,战争伤痕仍在,和平之路依然漫长崎岖。

  协议达成

  阿富汗和平进程迎来历史性时刻

  美国和阿富汗政府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表示,如果塔利班遵守协议,美国及其盟国将在14个月内从阿富汗撤出所有部队。

  声明说,在协议签署后的135天内,美军最初将削减到8600人,美国及其盟国“将在14个月内完成从阿富汗撤军……并将从剩余的基地撤出所有军队。”

  美国和塔利班还同意交换数千名囚犯。另外,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间的对话也将于这一天开始。

资料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资料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见证这一历史性时刻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塔利班“信守承诺,切断与‘基地’组织的联系”。

  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则表示,如果塔利班违背安全保障和与阿富汗政府谈判的承诺,美国将“毫不犹豫地废除”这份协议。

  越反越恐?

  美国历时最长战争代价沉重

  2001年,美国遭“9·11”恐怖袭击后出兵阿富汗,推翻塔利班政权,一举开启了引发该地区局势紧张和暴力的潘多拉魔盒。

  《华盛顿邮报》发表的“阿富汗文件”显示,历经三位美国总统,阿富汗战争已经造成2300多名美军死亡,2万多人受伤,美国损失了9000多亿美元,阿富汗10万多人失去了生命。

资料图:美军在阿富汗投放新型武器“炸弹之母”。
资料图:美军在阿富汗投放新型武器“炸弹之母”。

  反恐战争已持续近20年,成为美国历时最长的战争,却很难说圆满结束。2018年,英国广播公司(BBC)曾有调查发现,塔利班在阿富汗70%的地区公开活动。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认为,美国在干预其他区域时,忽视了对当地民情、政情、社情和传统文化的客观了解,试图将自身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政治制度强加到一个与美国的文化传统、价值取向、历史氛围不同的土壤上。这种水土不服的政策偏差,导致美国在阿富汗卷入越深、当地越混乱的局面。

  一波三折

  从阿撤军成大选筹码

  这场耗日持久的战争,已成为削弱美国国力的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美国民众的反战情绪日益高涨。

  2016年特朗普在总统竞选中,就承诺尽早结束海外战争,让美军士兵回家。2018年10月起,美国政府开始与塔利班举行和谈。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9月16日,美国佐治亚州梅肯,两百名佐治亚州国民警卫队第48步兵旅士兵完成在阿富汗9个月的任务之后回国,与家人团聚。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9月16日,美国佐治亚州梅肯,两百名佐治亚州国民警卫队第48步兵旅士兵完成在阿富汗9个月的任务之后回国,与家人团聚。

  经过9轮谈判,双方原本将于2019年9月签署撤军协议,但在塔利班的袭击导致美军士兵死亡后,特朗普最后一刻宣布“和谈已死”。和谈自此停滞了3个月,当年12月,双方才重回谈判桌。

  李海东认为,特朗普想从阿富汗撤军跟他的“美国优先”执政理念有关系。特朗普始终认为,美国首要关注和解决的应是民众关心的事情,塔利班和阿富汗内部的问题应当由阿富汗自己去解决。

  此外,2020年是美国大选年,从阿富汗撤军的举动,对特朗普赢得更多美国民众的支持很有帮助。对美国公众而言,美国过多参与国外的纷争混乱是不明智的,美国应当将资金和精力放到国内公众关注的医疗、保健、就业、经济改善等民生议题上。

  曙光初现

  阿富汗内部对话挑战重重

  阿富汗人民渴望和平已经太久。如今美国和塔利班协议的签署,让不少人欢呼振奋。但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表示,双方达成的协议不大可能经久持续下去,无论是阿富汗建立统一的全国政府,还是美国完全退出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目前看阻碍因素还很多。

资料图:2019年8月,喀布尔一家饭店的婚宴会场发生炸弹爆炸事件,造成至少63人死亡,182人受伤。
资料图:2019年8月,喀布尔一家饭店的婚宴会场发生炸弹爆炸事件,造成至少63人死亡,182人受伤。

  《纽约时报》报道,即使精心设计的协议确实预示着美国退出阿富汗战场,该计划本身可能并不意味着战争的结束。特朗普决心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将美国对阿富汗的介入减少到最低限度,而塔利班是否能遵循协议尚有疑问。

  BBC的报道也称,考虑到阿富汗国内的对抗状态和各地方力量的不同议程,阿富汗内部的和平进程可能比美国与塔利班的谈判更为艰难。

  美国部分外交官忧虑,塔利班与阿富汗谈判时,或会要求释放更多囚犯,并以某种形式加入阿富汗政府领导层。有监察员担忧,一旦塔利班成员日后被安排担任阿富汗警员、军人及情报人员,可能威胁安全。

资料图: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抵达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看望驻守在当地的美军士兵。
资料图: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抵达阿富汗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看望驻守在当地的美军士兵。

  曾在美国国务院担任阿富汗安全部队联络员的安德鲁·沃特金斯表示,阿富汗政府仍需要援助和支持,“不管阿富汗内部谈判的结果如何,这种情况都不会改变”。

  塔利班历来拒绝与阿富汗政府谈判,称其为西方势力的“傀儡”。由于2019年9月的总统选举,情况变得更加复杂。现任总统加尼声称赢得了选举,但对手们对结果提出了质疑。

  沃特金斯表示,此前在阿富汗部分停火协议达成之际,人们有一种“谨慎乐观”的感觉。但他补充说,除非和平进程在此之后继续推进,否则这将毫无意义。(完)

【编辑:李弘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