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列国战疫:噩梦渐去,韩国的摩天轮重新转动

列国战疫:噩梦渐去,韩国的摩天轮重新转动

2020年04月22日 20:51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作者:何路曼、刘淙

  4月10日,在一度成为韩国疫情“风暴眼”的大邱市,中心街道东城路一个游乐场的大型摩天轮,时隔50多天后再次被启动。眺望着缓缓转动的摩天轮,大邱市民眼中充满无限感慨,笑意跃上眉间。

  距离韩国出现首例新冠病例,已整整过去了3个月。公园里散步的人多了起来,商业街里的饭店重新开始忙碌,道路两旁的樱花树前,不时有人停下拍照……一切正如大家所希望的那样,逐步恢复日常生活,慢慢回到原来的样子。

疫情期间,两名韩国人在首尔的樱花树下拍照。
疫情期间,两名韩国人在首尔的樱花树下拍照。

  从一度成为中国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到1个月内压平曲线,新增确诊人数出现“断崖式下跌”,至今呈现可控迹象,韩国被国际社会认为是表现出色的“抗疫模范生”。

  然而,和所有国家一样,韩国在与病毒斗争的过程中,也充满了艰辛。

资料图:韩国大邱,医护人员身穿防护服接治新冠病毒感染者。
资料图:韩国大邱,医护人员身穿防护服接治新冠病毒感染者。

  这是一场噩梦……

  “从新闻里看到每天都在激增的确诊病例,没想到有一天,我也成为了这些数字中的一个。”韩国一名刚生下二胎不到百天的妈妈,在隔离病房中写下这段话。

  一天早上,睡眼朦胧的她得知丈夫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般重击在这个四口之家。丈夫被救护车拉去隔离,戴着护目镜的防护人员来到家里消毒,整个小区也开始了严格防疫。包括出生不久、被这种阵势吓得嚎啕大哭的孩子,全家都接受了检测。

  第二天凌晨,又一通电话令她头脑瞬间空白——她也被确诊了。但所幸,两个孩子是阴性。凌晨3点,她也坐着救护车去医院了。

  “因为担心孩子们,一直流眼泪。”这位妈妈写道,“这是一场噩梦。”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像走马灯一样在她脑海中不断闪过:拥抱孩子的时候、哄孩子睡觉时面对面躺着聊天的时候、亲吻孩子的时候……想到当她享受这些无比温馨美好时光的时候,病毒可能会悄无声息地传染给孩子,她就无比后怕和揪心。

  这只是韩国万余确诊患者中的一个缩影,不知有多少人像她一样,突然从家中被急救车拉去隔离病房,开始日夜难眠的隔离生活。

  而“引爆”韩国疫情的源头,还要从一个名为“新天地”的教会,和被称为“超级传播者”的第31号病例说起。

2月27日,一名女子戴着口罩走在韩国大邱街道上。
2月27日,一名女子戴着口罩走在韩国大邱街道上。

  警报这样被拉响……

  2月16日,是一个寻常的周日。一位61岁的韩国女性像往常一样,走进位于大邱大明地铁站旁的“新天地”教会,到达4楼的礼堂准备参与礼拜——她是这里的教徒。

  她与400多人共同挤在密闭的屋子里,肩并肩坐着,高声吟唱赞美诗,还面对面亲切问候,一起共享食物。所有人之间没有任何“隔阂”,一切看起来似乎并无异样。

  然而,就在几天前,她出现了和感染新冠病毒极相似的症状:喉咙疼痛、寒颤,并开始发烧。她不仅拒绝接受检测,还不顾医生劝阻,偷偷逃出医院多次前往教会。前后光是与她共同参加礼拜的教徒就有上千名。

资料图:韩国一名男子戴着口罩,走过首尔一“新天地”教会的分部,该分部已被政府查封。
资料图:韩国一名男子戴着口罩,走过首尔一“新天地”教会的分部,该分部已被政府查封。

  “新天地”教会在韩国争议极大,被认定是打着基督教幌子的“异端”。

  “我不在乎他们是不是邪教,”25岁的大学生朴智赫说。“让我愤怒的是,许多教会成员躲了起来,而不是与政府合作(遏制病毒的传播)”。

  2月18日,这位女教徒被确诊为韩国第31号病例。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原本平稳的韩国疫情出现分水岭,不受控制地坠入“黑暗旋涡”。

  22例……51例……100例……229例……571例……813例……韩国新增病例在10天内呈指数型增长,并达到峰值。

3月1日,在首尔钟路区一家超市外,民众排起长队等待购买口罩。<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曾鼐 摄
3月1日,在首尔钟路区一家超市外,民众排起长队等待购买口罩。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平时人流量很大的巷子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影”。韩国《中央日报》这样形容2月19日下午的大邱。地铁站、公交站和街上行走的市民,九成都戴着口罩,他们无不面色凝重,小心翼翼。

  “在自己土生土长的故乡大邱发生这样的灾难真的令人感到很难过,但想到有很多人正在为这场战斗而日夜奋战,只要大家一起努力,一切终将过去。”一位和与“新天地”教徒有过接触的朋友见面后,被确诊的大学生这样说。

  来自大邱的方敏智至今都难以忘记2个月前,每天被手机警报支配的恐惧,“每天听到警报都很紧张,因为警报一响就代表病例又增加了,疫情更加严重了。感觉最严重的时候,一天大概能响近一百次,手机都要震炸了”。

  “最重要的是时间和速度”……

  “新天地”的传染力远比人们想的更加严重。其“病毒之手”伸向大邱之外,“灾难警报”陆续在其他地区响起。

  2月20日,庆尚北道大南医院出现韩国首例死亡病例;同日,一名来自济州岛的海军士兵在休假期间与女友见面后被确诊——他的女友就是“新天地”教徒——韩国由此出现军中首例确诊病例,随后,韩国多个部队均出现确诊病例;与此同时,庆尚北道金泉市一处监狱的一名犯人确诊,为韩国首例犯人感染病例。

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
资料图:韩国总统文在寅。

  “现在最重要的是时间和速度。”2月25日下午,韩国总统文在寅紧急赶往“重灾区”大邱。他强调,韩国疫情呈上升趋势,必须要遏制疫情蔓延。

  韩政府虽然没有采取“封城”措施,但将疫情严重的大邱、庆尚北道划为“特别管控区”,实施“最大程度封锁”,即补强织密防疫网,阻断疫情在社区内扩散,而不是要完全“封市封道”禁止出入。

  对最大的病毒源头“新天地”教会,韩国当局更是直击其总部进行“抄家”,还下令对全韩国21.2万余名该教会教徒全部进行检测。

  韩国“已进入一场抗击传染病的战争”。3月3日,文在寅再次召开视频国务会议称,政府部门将进入24小时紧急状态。这是他自疫情发生以来,作出的最坚决表态。

韩国医护人员在“免下车”检测点,对有症状的人们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韩国医护人员在“免下车”检测点,对有症状的人们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1个月内压平曲线……

  从大邱回到首尔后,45岁的金女士咳嗽得很厉害,还发了烧。她十分担心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于是赶紧前往位于首尔一家医院后面停车场里的“免下车”筛查站,进行检测。

  检测过程比她想象的简单很多。摇下车窗,伸出舌头,检测人员拿出一根长长的棉签,在她嘴里和喉咙里擦拭一圈,采集了她的咽拭子。接着,又采集了鼻拭子。一切都在几分钟内就结束了,她摇起车窗,开车回家等待结果。所幸,在第二天收到了一条短信——她没有感染。

BBC驻首尔特派记者劳拉在社交账户上传大邱一处“免下车”检测点的照片,称赞“这是多么聪明的主意”。(图片来源:劳拉社交账户截图)
BBC驻首尔特派记者劳拉在社交账户上传大邱一处“免下车”检测点的照片,称赞“这是多么聪明的主意”。(图片来源:劳拉社交账户截图)

  这种韩国为便捷检测创新设立的“免下车”筛查站,被美国、英国、德国等多个国家所借鉴。世卫组织更是称赞其很有创意。

  其实,早在1月中旬,韩国便着手研发病毒检测试剂盒。2月初,首批试剂盒投入医院,有4家制作公司、100多个实验室分析结果,6小时即可诊断。

  另外,令各国头疼的“一床难求”问题,韩国在较为完善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下,采取分类治疗:将患者以病情程度分为轻、中、重、最重四级——轻症者进入生活治疗中心,严重者入院治疗。

3月20日,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入境人员大幅减少,诸多柜台已关闭。<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曾鼐 摄
3月20日,韩国仁川国际机场,入境人员大幅减少,诸多柜台已关闭。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同时,在“轰炸式”的宣传下,韩国民众大多也积极配合政府举措。疑似或确诊病患提供本人行踪;遵守“保持社交距离”;发起 “不买口罩运动”,把口罩留给医护人员和弱势群体等。

  600例……483例……367例……242例……147例……64例……100例……146例……78例……

  形势在3月发生变化,韩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下降。由于采取大规模检测等强力措施,在1个月内压平了曲线。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称,韩国用行动证明,遏制这种病毒虽然很困难,但“是可以做到的”。

首尔市九老区,引发集体感染的呼叫中心所在办公楼外设立了病毒筛查诊所。<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曾鼐 摄
首尔市九老区,引发集体感染的呼叫中心所在办公楼外设立了病毒筛查诊所。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不过,这之中也不乏有因放松防疫心态而造成集体感染的“小回弹”。

  3月上旬开始,韩国首都圈频发集体感染事件,最大一起感染事件涉及确诊人数近200名。人们担心会出现第二个“新天地”,集体感染或会二度“引爆”疫情。

  韩政府即刻呼吁密集工作单位采取居家办公;禁止宗教集会,严惩违规者;命令娱乐场所严格遵守保持社交距离的规定;就连多处赏樱名所也都被关闭。

当地时间4月9日,位于韩国首尔的一家公司员工正在用餐,该公司为了保证员工的就餐安全,在自助餐区设置了玻璃罩。
当地时间4月9日,位于韩国首尔的一家公司员工正在用餐,该公司为了保证员工的就餐安全,在自助餐区设置了玻璃罩。

  摩天轮重新转动……

  “我想用温暖的爱战胜病毒,尽快回到原来的样子”,“希望不要再出现确诊患者,恢复到日常生活”——这是疫情之下,韩国人的心声。

  在严防严守下,4月10日,曾一度成为韩国疫情“风暴眼”的大邱传来一个好消息——24小时内新增确诊病例为零!

  当天下午3点,大邱市中心街道东城路一个游乐场的大型摩天轮开始缓缓转动。这是它在该地区暴发新冠疫情后,时隔50多天,首次被启动。

  “重启”的不仅仅是摩天轮。西门市场4000余家商铺大多开始营业;新川岸边开始陆续有市民出来慢跑、骑自行车;大邱寿城池的鸭子船再次开始划动……这座被疫情画上“休止符”的城市,正慢慢重新弹奏出属于它的音符,当地民众也在小心翼翼地回到日常生活中。

  在大邱以外,韩国全国的新增病例数也保持稳定下降趋势。4月19日,韩国新增病例仅为8例,时隔61天降至个位数。

当地时间4月15日,韩国在疫情“红色预警”中启动第21届国会选举。图为在韩国首尔一投票站,民众保持距离,排队等候投票。<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曾鼐 摄
当地时间4月15日,韩国在疫情“红色预警”中启动第21届国会选举。图为在韩国首尔一投票站,民众保持距离,排队等候投票。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与此同时,15日,韩国在遵守防疫守则前提下举行的国会选举备受关注。BBC评价称,“韩国再次展示了在新冠疫情中可以做到什么”。美国《时代》周刊说,“这将成为美国安全、有效地进行投票的模式”。

  但即使疫情趋缓,韩国也丝毫不敢松懈。稍不注意,此前的一切努力都可能付之东流。韩国官员谨慎表示,他们的成功是暂时的,死灰复燃的风险犹在,尤其是疫情仍然在全球肆虐。

  目前,韩国政府再次将“社交距离严守期”延长至5月5日,但有限放宽管控,允许部分场所恢复运营等。

  来自首尔的金娜延本来和好友相约4月相聚庆祝纪念日,但如今疫情还未完全解除,她和朋友们达成一致,“现在还不是放松警惕随便出去玩的时候!我们再等等,等到天气再暖和点再相聚吧!”

  但愿,天气真正“暖和”的那天,快点到来。

【编辑:孔庆玲】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