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话窗口”被炸没了,朝韩关系怎么走?专家这样说

“对话窗口”被炸没了,朝韩关系怎么走?专家这样说

2020年06月17日 00:15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视频:“对话窗口”被炸没了 朝韩关系怎么走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6月17日电(郭佩珊 何路曼 刘淙)当地时间6月16日下午2时50分许,朝鲜开城工业园突然传出一声巨响,接着冒出滚滚浓烟——朝韩双方均证实,位于园内的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大楼被炸毁。

  近期,因不满“脱北者”团体从韩国向朝鲜方向散布反朝传单,朝方多次发声表达强烈不满,并不断采取行动。

  然而,这一次,搅动半岛局势的,真的只是小小的“传单”吗?

当地时间6月16日,朝韩联络办公室所在地的朝鲜开城工业园内升起一股浓烟。据韩媒报道,韩国统一部证实,位于朝鲜开城工业园内的朝韩联络办公室被爆破。
当地时间6月16日,朝韩联络办公室所在地的朝鲜开城工业园内升起一股浓烟。据韩媒报道,韩国统一部证实,位于朝鲜开城工业园内的朝韩联络办公室被爆破。

  01. 开城工业园区内,大楼倒下

  “下午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开城工业园区那边就冒起了黑烟,蹿出有50米高,就像煤气爆炸一样。”位于韩国京畿道坡州大成洞村的一名村民,在回忆看到的景象时,这样描述。

  近日来,朝方接连发布谈话和公报,频频提到 “反朝传单”。而这,正是导致朝鲜半岛局势波澜再起的“导火索”。

  6月4日,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发表谈话,强烈谴责“脱北者”团体散布反朝传单,并强调韩方若不采取相应措施,将面临一系列后果:包括拆除开城工业园区、关闭朝韩联络办公室、解除《关于落实板门店宣言中军事领域共识的协议》等。

  5天后,朝方采取了第一步措施——彻底断绝并废除通过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一直维持的朝韩通讯联络线、朝韩军方之间的东西海通讯联络线、朝韩通讯试验联络线、朝鲜劳动党中央本部大楼和青瓦台之间的热线通讯联络线。

当地时间6月16日,朝韩边境上的韩国哨所(下)与朝鲜哨所(上)。
当地时间6月16日,朝韩边境上的韩国哨所(下)与朝鲜哨所(上)。

  6月13日,金与正再次直接表示,“不久之后,将看到毫无用处的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在没有形体的情况下,倒塌的悲催景象。”

  而在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大楼被炸毁的当天上午,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更是发表新闻公报,称朝军已做好充分的备战状态,为党和政府采取的任何对外措施提供可靠的军事保障。

  02. 朝方的“备战状态”,并非宣战

  “金与正现在掌管了朝鲜对韩的主要工作,这个(措施)可能是她新官上任,来强化自己的地位。” 吉林大学行政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韩国高丽大学亚细亚研究院访问学者王生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分析称,“另一方面主要就是,朝方对韩国施加压力。”

  “(朝方)所谓备战状态,并不是一个宣战的行动,事实上,它是一个政治举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解释道。

  “朝鲜军方备战状态,是落实金与正日前的一个声明,其释放的信号就是把对韩工作变成了对敌工作。也就是说,(朝鲜)对韩方的工作性质变了——现在开始是军方来采取行动,表明目前对韩关系是敌对的。既然是敌对关系,就只能由军方来负责处理,而备战状态正是军方处理对韩关系的第一步。”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10月10日,韩国坡州,韩国一民间团体散发反朝传单,约两万张反朝传单随气球升空。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4年10月10日,韩国坡州,韩国一民间团体散发反朝传单,约两万张反朝传单随气球升空。

  在杨希雨看来,“传单”仅仅是这一次朝韩关系突然恶化的一个导火索,并不是直接原因。

  “换句话说,目前的朝韩关系突然恶化,实际上是这两年来双方矛盾积累所致,只不过传单这个事把它彻底揭开了。”

  那么,这两年间,朝韩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03. 朝鲜期望很高,但韩方“口惠而实不至”?

  被炸掉的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坐落在朝鲜开城工业园区,是2018年朝韩签署《板门店宣言》后,建立的史上第一个共同联络办公室,承载着朝韩政府间会谈与磋商、民间交流与援助等一系列合作,也见证着过去两年间,两国关系的逐渐转暖。

当地时间2018年4月27日下午,朝韩领导人在经过一天会谈后,共同签署《板门店宣言》。
当地时间2018年4月27日下午,朝韩领导人在经过一天会谈后,共同签署《板门店宣言》。

  在2018年4月27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中, 朝韩双方宣布将为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和停和机制转换而努力。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当天在板门店跨越军事分界线,成为自朝鲜战争停战以来,首位踏上韩国土地的朝鲜最高领导人。

  同年9月,朝韩领导人二次会面后,双方又签署了《9月平壤共同宣言》,欲进一步深化落实《板门店宣言》提出的目标。

  然而,推进合作不易,落到实处更不易。

  杨希雨分析称,两大宣言签订后,韩国在组织离散家属集会等方面的确有所推进,但在经济领域的合作上,迟迟没有落实,这对朝鲜来说,就是“口惠而实不至”。

  王生则表示,2019年朝韩双方领导人会面后,双方在朝韩共同联络办公室的联系几乎搁置,仅存象征性意义。此次,朝鲜以不满“脱北者团体”为由,实则希望重启朝韩对话。

  王生称,“朝鲜对韩国的期望值很高,但是韩国对朝政策还受到了美国因素的制约。还得顾及到韩国国内的一些保守势力等,所以很难有大踏步的跃进。”

当地时间2019年6月30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乘坐直升机抵达朝韩非军事区。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同步抵达。
当地时间2019年6月30日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乘坐直升机抵达朝韩非军事区。韩国总统文在寅也同步抵达。

  04. 朝核问题当前并非美国头等议程

  “这一次朝鲜的举动是一石二鸟”,杨希雨指出。一是“打”到了文在寅政府追随美国的政策,另一面则“打”到了美国——“事实上,美国才是阻止朝鲜一系列制裁无法解除的原因”。

  朝鲜对美国的不满,从朝鲜外务相李善权12日就朝美首脑新加坡会谈两周年发表的谈话中,就可见一斑。

  李善权表示,朝美首脑会谈两年来,朝鲜最高领导层为了重建朝美信任,采取了彻底废弃北部核试验场、归还数十具美军遗骸、特赦释放美国籍重犯以及停止核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试射等措施。但是,美国口头上赞同改善同朝鲜关系,实际上却加剧紧张形势。

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朝鲜完成东北部咸镜北道吉州郡的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工作。
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朝鲜完成东北部咸镜北道吉州郡的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工作。

  “从美国的角度,它坚持两个立场不会改变,第一个立场就是根据其冷战思维,即想要朝鲜彻底弃核,除了制裁以外,没有好的办法,所以制裁在朝鲜彻底弃核之前不能解除,这是一个立场。”杨希雨指出。

  第二个立场,就是目前朝核问题不在美国政府的头等重要议事日程之内。杨希雨分析称,目前,美国国内面临着三重危机,即公共卫生安全危机,社会矛盾危机,还有经济衰退;对外,则有美国同欧洲盟国的矛盾等。“所以目前,在朝鲜半岛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它不可能把朝核问题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或者说美政府顾不上朝鲜问题。”

  而这两种立场,就决定了不管朝鲜怎么“闹腾”,美国都不会把注意力放到朝鲜问题上。杨希雨称,尤其在大选之前,特朗普更不会拿出一个实质性的让步方案,与朝鲜进行谈判。这也就是为什么目前朝鲜半岛局势再生变数,但美国政府却相对低调。

  05. 对朝问题上,韩美无法脱钩

  其实,面对朝方的表态,韩国政府采取了一些缓和的举动,比如对散发反朝传单“脱北者”团体提起法律申诉。但是在朝鲜已经宣布敌对关系,并且宣布全军进入备战状态的情况下,韩国能做的缓和关系的措施,似乎是有限的。

2019年6月,韩国首次向公众开放韩朝非军事区徒步游。图为游客正在体验徒步游,步道周围铁丝网环绕。<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曾鼐 摄
2019年6月,韩国首次向公众开放韩朝非军事区徒步游。图为游客正在体验徒步游,步道周围铁丝网环绕。中新社记者 曾鼐 摄

  杨希雨指出,根本的问题是,韩国需要与美国脱钩,在制裁问题上不要跟美国走。“但是就这一点而言,恐怕韩国很难做到,一方面是因为美韩同盟美国说了算,韩国其实没有话语权。美国要求对朝制裁,韩国不敢不听。”

  六月、七月和八月,对朝韩关系来说,有很多意义重大的纪念日。

  “下半年的局势现在看来,最主要的因素在于韩国。文在寅政府不希望从2018年平昌冬奥会以来,半岛局势这样一个来之不易的结果,重回过去的对抗状态,因此韩国会尽量释放一些和解的信号。”王生举例称,如人道主义援助、离散家属团聚、金刚山旅游等,不在联合国制裁内的这样一些行动,稳定一下半岛局势,不让其向更激烈的形势发展。

资料图:韩方工作人员通过朝韩联络热线与朝方联系。
资料图:韩方工作人员通过朝韩联络热线与朝方联系。

  王生说:“如果韩国一些示好的行为得到了朝鲜的理解,可能(局势)暂时会相对稳定,但最主要的是,美国方面应该和朝鲜进行一些接触,继续无核化谈判问题。”

  “僵局在今年下半年还会持续下去”,杨希雨预测,“紧张局势会由于朝鲜的压力措施而不断升高,但有关各方都不会再往前走,因为再往前走爆发战争,三方都是输家。所以总的来讲,半岛局势远还没有到失控的程度,双方从各自的利益出发,不会让局势失控”。(完)

【编辑:王祎】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