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列国战疫:非洲最南端,“彩虹之国”迎战疫情风暴

列国战疫:非洲最南端,“彩虹之国”迎战疫情风暴

2020年10月13日 11:16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网10月13日电 题:列国战疫:非洲最南端,“彩虹之国”迎战疫情风暴

  作者:卞磊

  “《帕塔、帕塔》之于南非人,就像《难忘今宵》之于我们。”在社交网站上,曾有中国网友这样形容这首南非经典老歌。

  50年前,有“非洲妈妈”之称的南非传奇歌唱家米丽娅姆·马凯巴,让这首歌红遍全球;50年后,在新冠疫情暴发之际,应和时势改编的《帕塔、帕塔》再次将巨大的力量和爱,与防疫信息一起,传递给了各国民众。

2020年5月10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社交网站上发布视频,展示来自世界多地的人们,跟随新版《帕塔、帕塔》歌曲而舞蹈。
2020年5月10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在社交网站上发布视频,展示来自世界多地的人们,跟随新版《帕塔、帕塔》歌曲而舞蹈。

  “待在家里,等它过去……我们需要洗净双手……不触摸自己的脸,彼此保持距离。”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在赞比亚、英国、美国、印度等,这首歌已经通过全球100多个广播电台,传向各个角落。

  “它捕捉到了一种不屈不挠的人类精神。”英国广播公司评价原版《帕塔、帕塔》时称。如今,疫情之下的南非,也以同样的精神与全民努力,让人们熬过严冬。

  【“彩虹之国”的底色】

  2020年3月初,新冠病毒在南非“撕开一个口子”。

  当时,一个从意大利滑雪归来的10人旅行团,在抵达南非接受新冠检测后,发现至少有7人确诊。这一开端,为南非敲响了安全警钟。

  作为非洲国家与其他洲国家交往的桥头堡,南非与欧洲交流频繁,高收入阶层也喜欢去欧洲度假。因此,在欧洲“沦陷”之后,病毒随着大量旅客抵达南非,并悄然在各地蔓延开来。

资料图:2020年7月10日,在南非的茨瓦内地区医院,新冠患者在接受治疗。
资料图:2020年7月10日,在南非一家医院内,新冠患者在接受治疗。

  “在我住进重症监护病房的18天里,就有6人死亡。”夸祖鲁·纳塔尔省教育部发言人穆齐·马兰比说,回忆起感染新冠住院的日子,他心有余悸。

  马兰比表示,住院期间,自己的名字也变了,“成了一个代码或一个病例”。在从重症监护病房转入加护病房时,为防止感染他人,自己连床带人,被直接裹入了塑料袋中。

  自疫情暴发后,警察部部长、运输部部长等,被派往疫情“重灾区”支援抗疫。而同时,包括内阁部长、省长、副部长等接连“中招”。

  所幸,马兰比在住院23天后治愈出院,但更多人失去了生命。

  一直处于抗疫一线的社会发展部副部长博戈帕内-祖鲁,于8月下旬去世。“国家失去了一颗特殊的宝石,”悼词如是写道。

  一个多月前,科萨夏夏白族摄政女王努洛伊索·桑迪莱也因新冠去世。总统拉马福萨悲痛地表示,“在我们面临新冠病毒这一严重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之际,正是女王努洛伊索,积极动员支持了全国抗击疫情的努力”。

资料图:2020年8月3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埃尔多拉多公园,一名卫生工作者正在对一名女性进行采样,以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资料图:2020年8月3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郊外的埃尔多拉多公园,一名卫生工作者正在对一名女性采样,以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在抗疫一线,伊姆兰·科拉作为一名住院实习医生,也加入了战斗队伍。在他看来,那段日子“疯狂而混乱”。面对病人,他时常感到无力,“最强有力的药物,(反而)是安慰病人的话语或是祈祷”。

  在科拉所在的医院里,医务人员们遭到了新冠病毒的严重侵袭,坏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某位教授在感染新冠后病情严重,同事、主任一个接一个病倒。

  而在岗的医务人员仍在积极抗疫。各种肤色、各种信仰、各年龄层的医务人员,常常操着不同的语言进行交流。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大家总是有着深厚的情谊和共同的决心。”

  这似乎,呼应了约翰斯内堡最繁华地区硕大LED屏幕上滚动播放的一句标语:“我们是一个民族,此刻要共克时艰。”

当地时间7月22日,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家酒类商店的店员佩戴面罩整理冰箱内的货物。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王曦 摄
当地时间7月22日,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家酒类商店的店员佩戴面罩整理冰箱内的货物。 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不要害怕,南非!】

  “我们希望,在疫情面前,南非人民不要恐慌。”在出现首例新冠确诊病例后,总统拉马福萨于3月5日紧急发表声明。随即,南非卫生部立即进入“战斗状态”;3月15日,政府宣布南非进入国家灾难状态;8天后,在日增确诊超百例之际,拉马福萨宣布将实行全国封锁。

  “在处理疫情问题上,拿出谨慎的态度和足够的效率”。随着一系列铁腕抗疫措施迅速铺开,拉马福萨兑现了他的诺言。

  “疫情就是再可怕,也不会让明天变得不美丽。”在“封锁令”发布后,大多数民众都表达了对政府防疫措施的支持。

  在百无聊赖的“禁足”期间,人们还找到了新的沟通方式。在全国多个街区,人们吹着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名噪一时的大喇叭“呜呜祖拉”,敲打着锅碗瓢盆,以此向远方的白衣“逆行者”致敬。

资料图:南非总统拉马福萨。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GCIS 摄
资料图:南非总统拉马福萨。 中新社记者 GCIS 摄

  “南非对(新冠)大流行的早期反应,受到广泛赞扬。(措施)包括严格封锁令,以及为发现病毒暴发而采取的社区筛查计划。”英国《卫报》指出。

  但不幸的是,由于检测和追踪措施受阻等原因,南非在7月后进入了疫情高峰期,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屡超一万例。

  在阻击疫情的当口,拉马福萨指出,疫情引发了“另一场灾祸”——歧视。由于民众对感染者报以敌视的态度,使他们不敢说出病情,加大了新冠病毒持续传播的风险。

  “这是一种影响我们所有人的病毒,感染者周围,不应有任何歧视存在。”在7月中旬前总统曼德拉最小女儿辛琪的线上追悼会上,拉马福萨指出。在此之前,辛琪家人证实,其生前曾感染新冠。

  拉马福萨称,“在这样的时刻,我们生活中最需要的,是表达爱和关心”。他指出,曼德拉家族的此番证实,是对抗疫的重大支持,将鼓励民众接受那些被感染者,而不是“恐惧和敌视”。

  【“疫”外大考】

  “我们的眼中,目前只看到疫情风暴,但实际上,眼下还有另一场关于饥饿的风暴,迫在眉睫。”7月中旬,南非社会发展部部长祖鲁发出警告。

  疫情所引发的次生危机,也是对南非的一次“大考”。

  受疫情影响,东开普省、西开普省、普马兰加省等,均存在因失业造成的大量饥饿人口。

资料图:进入6月以来,南非新冠疫情呈快速增长态势。图为约翰内斯堡一社会救济站,低收入民众领取政府发放的救济食品。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王曦 摄
资料图:进入6月以来,南非新冠疫情呈快速增长态势。图为约翰内斯堡一社会救济站,低收入民众领取政府发放的救济食品。 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在豪登省,一位68岁的老奶奶在确诊许久后,才真正感到了恐惧。两个女儿因疫情接连停工,家庭收入的八成,都来自她的养老金。“如果我死了,他们怎么活!”老奶奶叹息到。

  其实,尽管在“经济”和“生命”的议题之间,南非毅然选择了后者,但仍在努力挽救经济,如开展针对经济和社会的救助计划、专设“南非团结基金”收集捐款、甚至对厕纸等进行紧急价格管制等。

  此外,南非还宣布了一项改善非正式居住区计划,为经济复苏提供坚实的基础。此项计划一经公布,就受到了普遍欢迎。因为在此之前,那里的居民就连减少聚集、勤洗手等基础防疫措施,都难以实现。

  “我的邻居就在这里,”马沙别利的妻子指着墙壁称,“若我感染新冠,他也会感染,所有人都会感染。”马沙别利夫妇与3个孩子一起,住在约堡亚历山德拉镇一片非正式居住区。每天,他们还要和十几位邻居共用室外的公共厕所。在这里,保持社交距离,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进入六月以来,南非新冠肺炎疫情呈现快速增长态势。日前,<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走上南非街头,探访南非民众在疫情下的生活。图为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一社会救济站,领取救济食品的民众排成长龙。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王曦 摄
    图为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一社会救济站,领取救济食品的民众排成长龙。 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伊丽莎白港非正式居住区。雪上加霜的是,2000个棚户平均只有一个水龙头可用。居民们时常要排上好几个小时的队,才能装上水。

  在疫情之外,抗疫物资采购订单涉嫌腐败;政府资金和救援物资在发放过程中,存在腐败、诈骗以及管理不善现象……一个个传闻的浮现,也引发南非民众关注。

  总统府发言人迪科、豪登省卫生局长等,被卷入腐败指控中的消息,更让南非的反腐行动迫在眉睫。

  “腐败比病毒更加威胁人民的生命。”拉马福萨警告称。8月初,他任命了调查委员会,并在不久后,要求所有涉案官员辞职。8月末,政府还史无前例地公开了在“封锁令”实施期间的支出,接受社会监督。

  “在南非进入国家灾难状态的时刻,”拉马福萨强调称,“所有腐败行为无比可耻,南非政府将对其采取严厉的制裁措施。”

资料图:5月1日,南非正式将针对新冠疫情的封锁等级调低至第四级。图为约翰内斯堡一书店内,“全副武装”的店员们迎接书店重新开业。<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中新社</a>记者 王曦 摄
资料图:5月1日,南非正式将针对新冠疫情的封锁等级调低至第四级。图为约翰内斯堡一书店内,“全副武装”的店员们迎接书店重新开业。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风暴角”的亮光】

  “我们经受住了新冠病毒风暴。现在,是时候让我们的国家、民众和经济,回到更正常的状态,(回到)更像六个月前我们所生活(的状态)。”9月16日,拉马福萨满怀信心地说。

  截至当地时间10月12日,南非卫生部网站显示,该国新冠感染者累计693359人,不过治愈率继续保持在90%的高水平。作为南非最重要的旅游城市,开普敦自10月1日南非重开边境、解禁国际旅行以来,已迎来了数批国际旅客。

  更令人振奋的是,南非已有多个新冠疫苗进入了临床试验,英国疫苗在南非的临床试验也已恢复接种。政府此前保证,一旦疫苗研发成功,南非将实现国内生产。

2020年7月13日,在南非开普敦海岸出现大量泡沫海浪,人们在海边拍照留念。
2020年7月13日,疫情期间,南非开普敦海岸边出现彩虹和大量泡沫,人们拍照留念。

  9月16日,拉马福萨在宣布“封城”等级将下调至最低级时,还鼓励全体民众,一起接受南非歌曲《Jerusalema》掀起的歌舞挑战。

  “我敦促所有人在遗产日(9月24日)这一天,接受这项挑战”,“在庆祝南非传统方面,没有什么比加入全球《Jerusalema》舞蹈挑战更好的活动了。”拉马福萨称。

  在全球范围内,歌曲《Jerusalema》已掀起了一波歌舞热潮。从医护人员到地铁职员,从牧师到警察,都在社交网站“#Jerusalem挑战”的标签下,发布自己唱跳的视频。

  “在接受‘Jerusalema舞蹈挑战’之时,有那么一瞬间,我忘记了刚刚经历的、打败新冠病毒的战斗。”护士塞丽娜·多科洛称,自己在感染新冠痊愈后,就与其他48名感染病毒后幸存的医务人员,在医院外接受了歌舞挑战。

2020年9月24日,南非卫生部长穆凯兹带领同事们一起接受《Jerusalema》舞蹈挑战。
2020年9月24日,南非卫生部长穆凯兹带领同事们一起接受《Jerusalema》舞蹈挑战。(图片截取自南非卫生部官网发布视频)

  南非卫生部长穆凯兹也积极响应了总统号召,发布了一段自己与同事接受舞蹈挑战的3分钟视频。舞蹈中,他们还富有创意地加入了双手举海报、在手上喷洒消毒液等动作。穆凯兹在发布的第二段视频中称,《Jerusalema》提醒人们,“即使在黑暗之中,也有亮光”。

  “让我们通过这(一挑战)获取快乐,鼓舞我们自己,使我们团结,并让我们铭记所经历过的、正在经历的或在将来仍会经历的,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这就是这首歌对我们的意义——在危机中,我们仍能找到空间去爱、去同情,找到空间去享受、去相互鼓励和安慰。”穆凯兹指出。

  疫情“风暴”褪去之际,伤痛似乎在歌声中得到短暂疗愈。当一首首歌曲在这片滋养了丰富灵魂的土地上响起,“彩虹之国”的坚韧与活力,也在旋律中绽放。(完)

【编辑:郭梦媛】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