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疫情隔离期,四代希腊人如何面对生活?

疫情隔离期,四代希腊人如何面对生活?

2020年12月08日 11:42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网12月8日电 据希腊《中希时报》报道,新冠病毒打乱了希腊人的日常生活,他们将其形容为“充满孤独感的病毒”,因为这场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没人经历过,它带给人的孤独感才是最难熬的。

  不同年龄阶层的希腊人,此刻是如何看待这场病毒的,他们此刻又是什么样的心情?

  14岁的少年,25岁的青年,35岁的中年人,85岁的老人。

  他们都是新冠疫情的“受害者”,在这场危机中他们经历着什么?

当地时间11月15日,希腊雅典,一名行人穿过空旷的Messogion大街。
当地时间11月15日,希腊雅典,一名行人穿过空旷的Messogion大街。

  整天盯着电脑屏幕的希腊青少年

  “我今年16岁,在读高中,”Nionios说。他说,16岁是一个热血的年纪。

  但是现在发生了什么?“我们的青春期不在街道上,不在广场上,不在与朋友们的拥抱中,大家都在拥抱笔记本电脑和手机。”

  John是个14岁的孩子,他住在雅典的郊区,每天都要进行数小时的远程学习,他不能连续几个小时去打自己喜欢的篮球,他看不到他的朋友,一切都已被远程学习平台取代。

  2020年希腊经历了两次“封锁”。而且第二次“封锁”何时解封,似乎遥遥无期。希腊的青少年和孩子们似乎也丢失了微笑,忘记了休息时的疯跑和追逐。

  希望一切恢复正常时,孩子们可以远离手机和电脑屏幕,再次快乐起来。

  25岁的希腊年轻人,梦想着和朋友们一起聚会聊天

  Georgia今年25岁,学校纯真的时代已经结束,大学已经结束,这个年龄阶层的人具有创造梦想的能力,和可在专业领域晋升的能力,未来似乎可以拥有无限的可能。

  2020年,她说自己几乎像僵尸一样生活。新冠病毒改变了她的日常生活、人际关系。

  经历了第二次封锁,她感到更加恐惧,因为病毒现在也袭击了年轻人。

当地时间11月7日,希腊雅典,一名戴口罩女子经过帕特农神庙。
当地时间11月7日,希腊雅典,一名戴口罩女子经过帕特农神庙。

  她也为自己的父母和祖父母感到担心。

  “如果我此刻不遵守规定出去,他们怎么办?他们是否会因为我而有危险?”

  Georgia此刻所能做的就是走到祖父母的阳台下说:“我们在这里,你并不孤单,我们爱你。”

  她想出去见见她的朋友,去她和他们聊天,拥抱和亲吻老熟人。忧郁、焦虑、恐惧、缺乏社交生活,所有的感觉混杂在一起。

  Georgia说:“没关系,一切都会过去的,我们将再次旅行,我们将度过一个又一个愉快的假期,我们将在和朋友的聊天中痛快的喝酒。”

  想重回往日生活的的35岁希腊中年人

  Friday今年35岁,生活在一个省级城镇中。

  疫情期间的隔离使她不安,她第二次感到绝望、恐慌和悲伤。但也感到喜悦,因为她有了和家人在一起更多的时间。

  “我认为一切结束之后,我可能会需要一名心理医生。我现在经常想之前的一切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和孩子一起散步,与朋友一起喝咖啡,在海边散步,看场戏剧……没有口罩和限制。”

  但是Friday也是一个积极的中年希腊人。她选择利用隔离期来做有创造力的事情:读原来没时间看的书、看电影、照顾与陪伴孩子。

  Friday的感觉代表了中年人这个阶层群体的普遍感受。在隔离中,中年人的恐慌和悲伤也伴随着喜悦和自我安慰。这些频繁交替的情绪隔离的囚笼里很常见。

  就像Friday自己说的:“我很幸运,因为我的家人目前都很好,我没有失去亲人。我很幸运,因为我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我很幸运,我可以做梦,因为疫情就像生活,都有两个面,好的和坏的。”

  他们是希腊35岁左右的一代人,和所有国家的中年群体一样,他们是此刻国家的支柱,他们竭尽所能承受前所未有的情况。

  中年应该是人生最难的一个年龄段。就像一列拉满货物向山顶行驶的火车,上坡路费劲,可也不能后退。

  85岁的希腊老人感到孤独

  Maria今年85岁,与她的丈夫住在雅典。她已经几个月没离开公寓了。购物是由孩子或超市的店员完成的。他们唯一的“步行”是到露台迎接路人。

  Maria夫人似乎也在隔离期间“失去了时间”。她会走到阳台上问经过的路人:“今天是星期几?是早上还是下午?”

  隔离压垮了老人的心理,尤其是那些不能身体不便,不能轻易移动的老人。疫情之前,他们每个星期日都可以去教堂,现在他们甚至都没有打开过房门。

  大多数情况下,老人这个群体他们感到孤独,新冠病毒后遗症带给人最可怕的就是孤独感。

  孩子和孙子们来看望看到他们,但是他们不能拥抱,不能亲吻,不能给他们零用钱。

  Panagiota女士也是自己一个人住,她已经被关在家里很长一段时间了,她甚至没有去附近,老年人平日津津乐道的那些大街上的八卦也不见了。

  生活的必需品来自年轻邻居的帮忙,邮递员送来的退休金以及响起的电话铃声,似乎是老年人与外界沟通的唯一安慰。

  希腊的四代人代表着希腊不同年龄阶层,此刻面对第二轮封锁的感受,除了孤独感和复杂的负面情绪,大家也都抱有希望,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作者:中希投联会)

【编辑:孟湘君】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