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特朗普究竟留下了什么

特朗普究竟留下了什么

2021年01月18日 01:02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的4年任期将于2021年1月20日正式结束,他试图改变大选结果的尝试也将就此终结。

  当地时间1月7日,特朗普通过白宫社交媒体负责人丹·斯卡维诺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份声明,“虽然我完全不同意总统大选的结果,但1月20日将会有一个有序的权力交接。”

  作为一个由商人“转行”的总统,在他就任期间,究竟留下了哪些“政治遗产”?

  特朗普让更多民众“怀疑”政府机构

  据美联社报道,特朗普为美国留下“最持久的政治遗产”可能是利用总统职位改变了民众对政府机构的看法。在特朗普的“攻击目标”中,包括就“通俄门”进行调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忠诚度不足”的最高法院以及“不听话”的五角大楼等。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曾多次被指与俄罗斯勾结。2017年5月,“通俄门”调查正式开启,特朗普随后便解雇了时任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据知情人士透露,科米曾要求司法部为“通俄门”调查工作拨出更多经费。

  此外,在就任美国总统期间,特朗普累计任命了3名最高法院大法官以及220名联邦法院法官,这给美国司法机构带来了“倾向保守主义”的影响。

  除了“攻击”政府机构外,特朗普还不断抨击美国选举系统存在“欺诈”,并多次发出邮寄选票或将导致大选结果被民主党人窃取的误导性信息。

  专注于研究美国总统的肯塔基大学历史学家理查德·沃特曼表示,“通常情况下,败选总统愿意和平交接权力,因为他们选择接受美国人民的投票结果。然而,在特朗普的这些行为中,我们只看到了对民主的攻击。”

  研究美国总统的历史学家一致认为,特朗普已经改变了“总统”这一职位的意义,并让更多的民众“怀疑”政府机构。

  共和党将继续以“身份政治”吸引选民

  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特朗普对白人群体有着“深深的吸引力”,因为他能够理解白人“心中的怨恨和受害者情结”,这类群体并不在乎特朗普的野心或者谎言。与此同时,他们希望出现这样一个人,能够将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发挥到极致。特朗普满足了他们的“幻想”。

  2020年8月,威斯康星州警察朝一名黑人男子背后连开7枪导致该名男子瘫痪,当地立即爆发了反种族歧视、反警察暴力执法的抗议活动。部分极右翼团体“借机”走上街头,这引发了枪击案件。17岁白人少年凯尔·里特豪斯朝抗议者开枪,最终导致2人死亡。然而,这名少年随后成为了美国极右翼媒体报道中的“当红明星”。

  在谈到里特豪斯枪击2人时,特朗普曾拒绝对其进行谴责,并称“我猜他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如果不开枪的话,他可能会被杀死,里特豪斯很有可能是在自卫。”

  据《卫报》报道,特朗普暗中纵容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右翼团体发起暴力行为的这种模式,“无缝链接”到2020年总统大选。

  在2020年9月举办的总统候选人首场辩论中,主持人克里斯·华莱士曾反复要求特朗普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右翼团体的暴力行为,但特朗普拒绝这样做,还“回避了主持人的问题”。

  2018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曾就2016年总统大选的投票数据发布了一份研究,其中,54%的白人选民支持特朗普,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则获得了39%的白人支持。

  根据早期投票数据预测,在2020年大选中,特朗普仍然“拿下”了白人群体,大约57%的白人将选票投给特朗普,他也由此稳固了自己的“基本盘”。

  分析人士指出,即使特朗普败选,关于身份政治的讨论也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继续影响共和党。

  美国无法回到2016年之前的外交格局

  对于美国外交而言,没有任何一个单词或者短语能够简单地定义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所带来的影响。

  据美国《外交政策》报道,在2016年的竞选纲领中,特朗普认为世界其他国家“正在占美国的便宜”,他宣称自己将把“美国优先”放在首位,并把自己描绘成一个“谈判大师”,承诺为美国达成完美的外交协议,迎来一个“繁荣时代”。

  但回首过去的4年,特朗普的承诺仅仅提供了一个“诱人的愿景”。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与诸多盟友的关系变得糟糕,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也逐步下降。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美国与北约的关系日益紧张,他还曾多次扬言要退出北约。2020年7月,五角大楼宣布将从德国撤出1.2万名美军,其中大约5600人转移至意大利、比利时及波兰等其他北约国家,此举被认为是给了盟友“一巴掌”,并释放出分裂的信号。

  2020年,全球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给全球共同抗击疫情带来了消极影响。除此之外,特朗普还领导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为全球治理气候变化问题带来阻碍。

  据《国际政策文摘》报道,从整体上来看,特朗普外交政策的核心特点是“系统性的不协调”,他的态度经常与政府内部一些外交政策研究机构截然相反,这令人们感到“困惑”。

  随着拜登政府正式就职,美国或许将转变外交政策。但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留下的“外交遗产”,将导致美国无法回到2016年之前的外交格局。

  ■ 专家解读

  美国社会严重撕裂 仍“无解”

  当地时间1月6日,美国国会召开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以确认选举人团的投票结果。然而,大批特朗普支持者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示威活动,他们还闯入了国会大厦,这一混乱的情况最终造成5人死亡。

  当地时间1月13日下午,美国众议院表决通过了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特朗普由此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遭到两次弹劾的总统。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秘书长刁大明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4年,我们能够看到美国内外交困,此次国会大厦暴乱其实是系统性问题的结果,它只是美国社会的一个“缩影”。

  刁大明表示,目前,美国政党之间严重撕裂。在美国历史上,国会大厦暴乱算得上“耻辱的一页”,但仍然有45%的共和党选民认为发生暴乱是“合理”的,这导致两党之间的分歧难以弥合。

  与此同时,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受教育程度偏低的白人群体的经济利益和社会福祉持续受损。但是,在过去4年间,这种情况并未得到缓解。

  刁大明认为,种族主义仍然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白人数量减少以及传统地位的改变,导致部分支持白人至上主义的民众感到焦虑,白人政治逐渐激化。从此次暴乱的参与者来看,大部分是美国白人,其中不仅包括一些质疑总统大选结果且希望特朗普连任的民众,还包括一些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右翼团体,他们产生了反政府主义的想法,最终导致国会大厦出现混乱的一幕。

  综上,无论是从政治、经济层面,还是从社会层面来看,国会大厦暴乱都是一个多元困顿的结果,特朗普在过去4年采取的一些举措也是美国内外矛盾的集中体现。目前,美国形势越来越严峻,而且仍然“无解”。

  新京报记者 钱雅卓

【编辑:叶攀】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