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世界观
日本政客大放厥词 口无遮拦折射政坛弊病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期似乎打开了一个右倾言论的“潘多拉魔盒”。首先是安倍于4月下旬公开表示不会照搬‘村山谈话’,并提出“侵略定义不定论”,紧接着自民党政调会长高市早苗称要修改“村山谈话”,日本维新会共同党首、大阪市长桥下彻更是说出了“慰安妇必要论”,这一系列狂妄言论受到了日本国内和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和批评。

  安倍政府上台后,日本向右转趋势明显,屡次出现试图歪曲历史的不和谐声音。分析认为,口无遮拦是多数日本政客的通病,日本的政治人物为了个人的利益,为了所在政党的利益,全然不顾国家的长远利益。这一怪病不根除,今后还将引发更多的乱象和怪象。

  桥下彻5月15日就其“随军慰安妇有必要”的发言解释称,他并不认同随军慰安妇。桥下彻说,慰安妇是不应该有的,“只是想表达‘当时人们都是这么认为的’”。

  就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称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的立场与桥下的发言“完全不同”,桥下批评称,日本政府说慰安妇问题基于《日韩基本条约》在法律上已经完全解决,“这才是对前慰安妇的伤害”。

  • 桥下彻5月24日将与韩国前慰安妇会面
  • 日本大阪市政府表示,该市市长桥下彻将于5月24日在市政府与2名韩国前慰安妇会面,桥下彻计划与她们交谈约30分钟。据称,韩国前慰安妇将向桥下彻展示强征的证据。
  • 桥下彻反驳美国指责 称美曾用日本女性作慰安妇
  • 有关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谴责桥下彻关于慰安妇的发言一事,桥下彻17日于社交网站上发文反驳称,“美国占领日本期间曾用日本女性(作慰安妇)。(把日本人)作为特殊人种加以指责是不对的”。对此,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强调称,桥下彻的言论是在野党的发言,政府无从置评。

  在桥下彻发表关于慰安妇的妄论时,与其同为日本维新会党首的石原慎太郎却不顾一切进行袒护,继续指“慰安妇是日军附带品”。石原表示,“军队和卖淫本来就是在一起的,这就像一个历史性的原理。虽然说这话绝对不讨人喜欢,但是他说的话基本上没有错”。

  • 桥下彻与石原慎太郎一致认为无需收回慰安妇言论
  • 桥下彻和石原慎太郎5月19日下午在名古屋市举行会谈,两人一致认为没有必要收回桥下有关慰安妇问题的发言。桥下和石原还就“侵略”的定义等历史认识交换了意见。桥下18日在社交网络上表示“有报道称‘石原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不是侵略’”。
  • 石原慎太郎称若将二战日方罪行定为侵略是自虐
  • 石原慎太郎5月18日就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发谬论,他声称:如果定性(二战日方罪行)为侵略,就是“自虐”,是对历史的“无知”。有分析说,日本政客谬论不断证明了右翼历史观在日本社会深入人心。日本社会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加剧,所以很难正面批评政客的谬论。

  去年8月,安倍在当选自民党总裁前提出,若自民党掌权,要全面重新考虑“反省历史的三大谈话”——宫泽谈话、村山谈话、河野谈话。三大谈话均涉及日本反省历史的内容。

  2013年伊始,安倍与自民党员高唱为军国主义“招魂”的国歌《君之代》,希望修改反省日本侵略罪行的“村山谈话”、“河野谈话”,声言要“修正”日本政府关于侵略战争和慰安妇历史的立场。

  2月,安倍在众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表示,有关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将由官房长官菅义伟负责应对。表示,将针对有关二战历史问题的“村山谈话”发布新的声明,希望新声明“面向未来,更适合21世纪”。

  安倍还表示,有关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将由官房长官菅义伟负责应对。安倍表示:“历史事实将由学者进行研究,安倍政府已决定由官房长官做出答复。我身为首相如果继续深入涉及该问题将会发展成为政治、外交问题。”

  3月,安倍质疑“东京审判”,称对战争做出的结论不是由日本人自己,而是“依据所谓的联合国一方的战胜国的判断裁定的罪名”。

  4月,文部科学相下村博文表示,教科书要体现以生在日本为自豪的历史认识。安倍也认为,有必要审视教科书是否以教育的观点编写。自民党议员西川京子在要求修改教科书审定制度时说,教科书上有日军把随军慰安妇当作了性奴隶的内容,这是自虐史观。

  5月,日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政府并未考虑改变“河野谈话”的精神,试图给历史认识问题灭火。他说,安倍政府已经对所有战争的受害者表达了真诚的哀悼之意,这一点并没有改变。没有计划改变1993年对于二战期间“慰安妇”性奴役问题的道歉。

  同日,日外务大臣岸田文雄称,没有计划改变1995年的声明,称日本“谦卑地尊重这些历史事实,并表示深切的愧疚和由衷的歉意”。岸田文雄说,安倍首相也承认这一点。

  5月8日,安倍在国会答辩时称,日本过去给许多国家、尤其是亚洲国家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苦痛。日本媒体称,安倍的这种“立场修正”可能是对中韩抗议的一种“让步”。但是,安倍依然声称,关于侵略的定义,政治家“不应介入”。他说,从过去的历史来看,并没有定论,是由政治决定的。”关于涉及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安倍表示将坚持2007年首次执政时的立场。当时,安倍称找不到日军强行带走慰安妇的证据。

  5月15日,安倍晋三就日本维新会共同党首桥下彻发言称随军慰安妇为战时所需一事表示:“我愿明确表示,这与我、安倍内阁以及自民党的立场完全不同。”

  安倍还对此前的历史观问题发言进行了修正,称安倍内阁将全体继承村山谈话。这有别于4月22日其在国会对该问题的表示“不会原封不动地继承”。对于日本是否侵略他国的历史,安倍表示:“对(给中国)造成巨大的损害和痛苦,我们抱有痛惜之念。我一次也没有说过日本不曾侵略。”

  安倍近期在接受美国《外交》杂志专访时再次抛出荒诞言论,声称日本从未同意搁置钓鱼岛议题。并指出,说日方在过去同意搁置争议,完全是中国的“谎言”。

  不仅是钓鱼岛问题,在涉及日本侵略历史的靖国神社问题上,安倍也没有停止狡辩的步伐。他对美国《外交》杂志表示,靖国神社是类似美国的阿灵顿国家公墓,供奉的是为国效命阵亡将士的灵魂,故前往参拜也无妨。

  • 日本政客频抛过激言论折射日本政坛弊病
  •   日本的政治人物为了个人的利益,为了所在政党的利益,全然不顾国家的长远利益。而更要命的是,再保守、再偏激的政治人物在日本政坛都有生存空间。

      一些选民因为经济不景气、找不到工作、工资下降或是干脆被炒了鱿鱼,在对待政治时也不够认真严肃,常常轻易地将选票投给那些爱说大话、漂亮话、痛快话,爱哗众取宠,爱作秀的政治人物。日本政治的这一怪病不根除,今后说不定还会出现什么乱象、怪象。

  • 经济低迷令日本出现不健康的民族主义
  •   近20年来,日本国内政治日渐右倾,背后的原因是日本经济20年来低增长反作用力的结果。在严重右倾化的政治气氛下,日本出现了不健康的民族主义,这体现了日本的软弱。

  • 村山谈话:
  •   1995年8月,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士在日本战败50周年之际,发表了对日本的侵略历史表示“反省和道歉”的谈话。村山承认日本过去实行了错误的国策,走了战争道路。他表示,要深刻反省历史、吸取历史教训,“必须把战争的悲惨告诉年轻一代,以便不再重犯过去的错误”。此后无论是自民党和民主党执政时期,均将此谈话当做日本政府正式的“历史观”。

      中国外交部曾就“村山谈话”表示,正确认识和对待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是日本赢得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近邻理解的重要前提。“村山谈话”是日本政府就过去那段侵略殖民历史向亚洲受害国人民作出的郑重表态和承诺。日方应该在历史问题上体现负责任态度,尊重亚洲人民的感情。希望日方以史为鉴,妥善处理有关问题。

  • 宫泽谈话:
  •   1982年8月,日本时任官房长官宫泽喜一提出,在日本教科书内容审定时不应刺激亚洲的“邻国条款”。当时修改日本教科书把侵略他国的行动说成是“进入”,激起了亚洲各国的愤慨。宫泽针对此事发表声明,承认教科书不应该如此这般。

      宫泽向中韩等亚洲国家反省称:“因为我国在过去的行为,给韩国、中国等亚洲国家国民带来重大的苦痛和损害,对此日本政府和日本国民深深自觉。这样的事情决不能再度发生,我们将在反省和决心的基础上,走上和平国家之路。”

  • 河野谈话:
  •   1993年8月,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就“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发表谈话,承认日军直接参与在朝鲜半岛、中国等地设置“慰安所”及强征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并对此表示道歉和反省。这段讲话被称为“河野谈话”。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中方对日本政治人物发表公然挑战历史正义和人类良知的言论表示震惊和强烈愤慨。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期间犯下的严重罪行,也是事关受害者人格尊严的重大人权问题。如何对待过去将决定日本如何走向未来,日本究竟作何选择,亚洲邻国和国际社会将拭目以待。

  • 田中角荣(首相) 向中国表示反省

      “日本在过去发动战争,给中国国民带来重大的损害,对此我们痛感其责任,并表示深刻反省。”

  • 宫泽喜一(内阁官房长官) 向中韩等亚洲国家反省

      “因为我国在过去的行为,给韩国、中国等亚洲国家国民带来重大的苦痛和损害,对此日本政府和日本国民深深自觉。这样的事情决不能再度发生,我们将在反省和决心的基础上,走上和平国家之路。”

  • 河野洋平(内阁官房长官) 反省强征慰安妇

      日本宪法修改草案正式公布。随后,宪法草案被分发到日本各地进行讨论。人们认真地辩论了一个月,并提出了修改意见。政府在报纸和电台里安排了大规模的教育性节目,解释所有的要点,并解答问题。

  • 村山富士(首相) 对侵略史反省道歉

      “因为日本的殖民和侵略,给许多国家、尤其是亚洲各国带来重大的损害和苦痛。这是不容置疑的历史事实。对此我们表示痛切的反省,以及发自内心的道歉。”

  • 小渊惠三(首相) 向韩国道歉反省

      “我国在过去的一段时期,因殖民行为给韩国国民带来重大的损害和苦痛。我们谦逊接受这一历史事实,表示痛切的反省和发自内心的道歉。”

  • 菅直人(首相) 对殖民史反省道歉

      “施加苦痛的人总是容易忘记,而被施加苦痛的人要想忘记却并非易事。对于(日本的)殖民行为带来的重大损害与苦痛,再次表示痛切的反省和发自内心的道歉。 ”

+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