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群了不起的女人。她们不是正站在权力之巅,就是曾在政坛叱咤风云。也许上一刻她们还在家中相夫教子,但下一刻就以“娘子军”的姿态登上国际舞台,与男性世界争夺话语权。她们,代表了百年妇女解放运动孕育的硕果。在打破男权藩篱的斗争过程中,许多像她们这样的女性从依附走向独立,从幕后走向台前;从仅仅是家中炊妇,成长为纵横捭阖的巾帼英雄。

  她们的“闯入”,为原本阳刚十足的世界政坛注入一股温情和感性的力量。她们也用自己的努力来证明:政治,并非是男性专利;治国,也可以放心交给女人。 不必担心风雨无情,因为她们是懂得一手施铁腕,一手扑脂粉的铿锵玫瑰。[详细]

1974年,阿根廷贝隆夫人成为世界首位女总统,开创女性执政先河。此后,拉美地区跃上总统宝座的女性越来越多,目前已达到11位。盛产女性元首的这片土地,无疑已进入一个繁荣的“她世纪”——女性整体权利意识的觉醒,让原本粗犷的拉美,变得更滋润和多情。
酷刑、癌症、婚变 她全都经历过
青年时期的罗塞夫曾参加反抗军事政权统治的游击队,被捕入狱6年,并经受数十天拷打折磨。她还坦言曾患上早期淋巴癌,接受化疗后最终康复。[详细]
权力将超过默克尔、希拉里?
媒体称,罗塞夫若出任巴西元首,权力将超过默克尔、希拉里,成为全球最有权力的女人。巴西有二亿人口,经济兴旺,欧洲和美国望而兴叹。 [详细]
伊莎贝尔-贝隆不仅是名震全球的第三位贝隆夫人,更是世界首位女总统。1974年阿根廷前总统贝隆逝世后,“雄心勃勃”的她接任总统职务。不过,2年后即被政变推翻。她2007年还遭阿根廷当局逮捕。

尼加拉瓜前总统

菲莱塔-巴里奥斯

她的新闻界丈夫因反对独裁统治被杀害,但她没有因此对政治却步,而是努力参选并击败男性候选人当上总统。

巴拿马前总统

米雷娅-莫斯科索

她涉足政坛是为了帮助后来的丈夫竞选。她曾与其在国外流亡10年。1999年她成为巴拿马历史上首位女总统。

圭亚那前总统

珍妮-贾根

她曾任圭亚那总理,丈夫也担任过圭亚那总统。1997年12月她获选为总统,但在位时间不长。她于2009年去世。

在欧洲,政界女性的风采一直是一道吸引人眼球的风景线。不少女性领导人堪称是“金发碧眼”的俏佳人。20世纪60年代末席卷欧洲的女权运动,使得女性从政达到机制化、常态化,各路“铁娘子”纷纷登场。当前一些北欧国家的议会,女性占有约40%的席位。[详细]
低胸竞选海报引发热议
在德国竞选大战中,原本一直无法激起选民兴趣的竞选活动,却因一幅竞选海报出现总理默克尔身穿低胸晚装的照片,而顿时热闹了起来。 [详细]
漫画默克尔:让人捉摸不透
漫画家樱井说,“我认为,默克尔最重要的面部特征就是她的眼睛。这种半垂着眼帘的目光,让人看不透她内心在想什么。”[详细]
欧洲君主制的繁衍为女性担任国家元首,延伸出一项特殊的“传统”。目前在英国、荷兰和丹麦,国家元首由女性担当。虽然在庞大的帝王群体中,女王只是万绿丛中一点红,但她们高雅端庄的王室风范,刚柔并济的行事态度,一直被奉为圭臬,享有极高的社会声望。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于1952年2月6日加冕,是目前在位时间第三长的国家元首。作为英联邦首脑,她还是维系英国及英海外领地的纽带。她的优雅风度与体恤民心的表现,使得她深受英国民众爱戴。虽然所处理的事务多为礼仪性,但她对国事的影响力不容置疑。
生于1938年的贝娅特丽克丝二战期间随母流亡加拿大,战后回荷兰。1980年登基继承王位,成为荷兰第六代君主。她爱好绘画、雕刻、音乐和骑马,被誉为坚定的、热情的欧洲人。
玛格丽特二世1940年出生,曾在哥本哈根大学和英国剑桥大学格顿学院学习。她1972年1月登基,成为丹麦历史上第二位女君主。 玛格丽特二世性格开朗,兴趣广泛,在考古、美术和文学方面都颇有造诣。

在宗派矛盾突出的东南亚、南亚地区,政要遇刺事件不在少数。而他们的遗孀,不少都成为继承亡夫“遗志”的女强人。此外,部分国家的女性领导人原本就出身于政治世家,她们借助家族势力登上治国宝座,并非意外。

在大洋洲,1893年,新西兰的妇女就获得了选举权。新西兰是世界上第一个给予妇女选举权的国家。该国宪法规定的五个最高职位:国王(由英国女王兼任)、总督、总理、议长、最高法院院长一度由清一色的女人担任,以至令世人惊叹南太平洋上出现了一个“女儿国”。而澳大利亚女总理吉拉德的出线,无疑为大洋洲政坛女杰再添重要力量。[详细]

吉拉德‘点球制胜’ 澳政治多元化
澳大利亚联邦大选最后一刻,吉拉德领导的工党“点球制胜”获得组阁权。吉拉德高调表示,工党将在未来3年建设一个稳定高效的政府。[详细]
个人生活无暇自顾 至今未婚
吉拉德表示,虽然身兼要职压力很大,但她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她说自己私下里是个“放松和安静的人,喜欢开玩笑”。不过,吉拉德在个人生活上无暇自顾,至今未婚。 [详细]
普拉蒂巴-帕蒂尔是印度独立60年来的首位女总统。她亲切、朴实,热衷公益活动。虽然曾被嘲讽为“有最多丑闻的候选人”,但在各种选举中她都一路过关斩将,书写了自己的传奇。
在非洲和中东地区,女性领导人想要在政坛占据一席之地,似乎要付出比常人多无数倍的努力。她们用钢铁般的意志,和一腔永不熄灭的热情之火,撑起半边天。打击犯罪和腐败,维护国家和平与稳定,让民众安居乐业,就是她们毕生追求的事业目标。
利比里亚总统 埃伦-约翰逊-瑟利夫
    她是利比里亚和非洲史上首位民选女总统,也曾三次被投入监狱。很多人说,埃伦-约翰逊-瑟利夫的当选是非洲变革中最具特色的一幕。她的当选,不仅改变了男性统治政坛的格局,也提醒人们思考——也许女性才是一剂良药,更能铲除非洲普遍滋长的内战、腐败流毒。拥有哈佛大学公共管理学硕士学位以及长达35年政治经验的她,铁腕与柔情并用,在非洲政坛上绽放着自己的光芒。
以色列前总理 果尔达-梅厄
她签署了以色列独立宣言,并担任5年总理;她行事强硬果敢不输男人;她与血癌抗争了12年。人们习惯称她为“以色列之母”——梅厄夫人。有多少女人能在71岁时出任一个战火频仍的国家的总理,每天坚持工作到凌晨?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所言,梅厄夫人是自己所见过的“个性最强的人”。她对以色列的热爱和对人民的保护,远远超出了一般领导人的程度,就像母亲护卫自己的儿女一般。
莫桑比克前总理 路易莎-迪奥戈
一缕缕发辫在头顶盘起,组合成奇特的花篮发型,加上身上富有民族特色的非洲服装,使得迪奥戈与其他西装革履的政坛领导人相比,很抢眼,很个性。她2004年被任命为总理兼计划与财政部长,成为莫桑比克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其后还成功连任。她致力于推进莫桑比克经济改革,积极倡导政府提高透明度、责任感和施政水平,努力在腐败盛行的非洲开拓出了一块净土。
她们没当过总统、总理,也无法成为女王;但她们通过不懈努力,打拼出了属于自己的一片江山。坚持、理性、聪慧使她们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受关注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别人。她们中有的人已卸任,留下传奇故事;有的人则注定未来在政治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她们中的许多人,曾经只是妻子、母亲或女儿。但如今,除了关心柴米油盐,她们还心怀天下苍生。她们穿着高跟鞋,抹上鲜艳口红,优雅现身国际舞台,代表自己的国家发出声音,刮起一股芬芳的“她旋风”。

不同于男性执政给人关于杀戮和强硬的想象,女性执政更能给予人们安全感和依赖感。不可否认,女性领导人确实为政治领域带来了改变,两种性别的参与使得决策更加平衡和公正。

然而,现在媒体对女性领袖的关注往往聚焦于她们的性别属性,而非政治见解和业绩。在媒体的鼓噪下,国际政坛也出现过各国女性领导人争香斗艳的一幕幕图景,派生出“乳沟政治”、“发型政治”等一系列性别意义浓烈的政治名词。

也许,直到有一天媒体不再强调领导人的性别,不再凸显男女差异,女政治家既不是女强人,也不需要打“温柔牌”,这才意味着,女性真正融入了政治这个领地,男女平等在政治领域真正得到了实现。这意味着,在那之前,她们与男权的厮杀和博弈将一直继续下去。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