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可燃气体爆炸事件现场目击:天空腾起蘑菇云 ——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南京可燃气体爆炸事件现场目击:天空腾起蘑菇云

2010年07月29日 07: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今天(27日)上午10时05分,南京市栖霞区幕府东路南京市第四塑料厂厂区丙烯管道泄漏,发生爆炸事故,并引发大火。截至下午5点,事故已造成10人死亡,据中国青年报记者在多家医院的走访,已有四五百人因伤去医院就诊。另据官方消息,伤者中住院接受治疗的有120人。

  事故发生后,江苏省、南京市各级领导立即赶赴现场,公安、消防、卫生、安监、武警等各部门立即展开救援工作。

    据了解,爆炸地点是南京市第四塑料厂,正在拆迁,拆迁中两根丙烯管道被挖断,丙烯泄漏导致爆炸。

  截至18时,火势已经得到了控制,但大火依然在燃烧。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说,爆炸事故发生地点地下有两个丙烯管道,大概储存有60吨丙烯,已经烧掉了30吨,只能等燃烧完毕,大火才会熄灭。

  事故发生后,公安、消防等部门立即封锁路口,南京市政府妥善安置伤员接受救治,疏散了附近居民,安置他们到附近宾馆居住。

  “一声巨响全没了”

  11时许,记者距离现场几公里外就能看到数十米高的浓烟,到达现场后,明火还有十几米高。

  事故地点在南京城北幕府东路高力国际家具港附近,起火点距离马路北面有数十米远,靠近着火点的半边道路,已经被公安部门拉起了警戒线。

  这是一条双向八车道的马路,这里是汽修聚集地,道路两旁都是汽车维修点,起火点正南方的一片建筑已经夷为平地,道路两旁的许多屋顶被掀掉,只剩下钢架结构,一座三层小楼被爆炸产生的气浪推平,只剩下两层。马路南面四五百米长的街边店铺门窗玻璃全部破碎,有的屋顶被掀掉,房屋倒塌。两根钢条被气浪冲上了天空,挂在20多米高的高压线上。

  事发地点近百辆车被毁,其中有4辆大客车,车窗玻璃已经全部破碎,许多车辆遭受爆炸冲击波变形。

  10时左右,燕子矶社区医疗卫生服务中心医疗站的护士朱晓月正在给病人打点滴,一声巨响伴随着房屋的猛烈晃动,屋内东西全部被掀翻,天花板纷纷往下掉。

  “我还以为发生地震了,吓得爬到了桌子底下,后来才发现不是地震。”朱晓月说。出来一看,电脑飞了,柜子倒了,两位病人自己拔了针头就跑了,药品全都撒在地上,已经没有办法开展救治工作了,只能劝纷涌而至的伤员到附近医院去。

  “太恐怖了,一声巨响全没了。”医疗站隔壁的一家汽修店老板说,她的防盗卷帘门被冲飞,落在了门前三四米远的地方。尽管关着门,屋内的电脑、冰箱、空调,都被冲击波从后门掀了出去。

  她停在门前两台崭新的装载机的钢化玻璃全碎了,楼上的防护栏都弯曲变形。这起爆炸冲击波传到了几公里外,许多办公人员都以为发生了地震。

  据公交公司一位负责人介绍,3辆公交车上的乘客和司机全部受伤,他们距离爆炸点近两公里的公交车站办公室玻璃全部破碎,有7名工作人员受伤。

  一辆红色别克轿车停在路中央,前后玻璃全部破碎,左侧两个安全气囊全部打开,车顶凹陷,车身变形呈波浪冲刷状。

  “太可怕了!”车主郦洋说:他正在开车,时速大概60码左右,突然听到一声巨响,车身开始摇摆,方向盘把不住了,车身侧移一米多,车上4个人全部受伤,他手臂被划破,其余3人伤情严重,从车里抬出来后送往医院救治。

  郦洋说,当时道路上车辆很多,每隔三四米就有一辆车被毁。

  一辆重型货车在行驶中车辆轮胎爆炸,正对着爆炸点的集装箱上出现一个深达四五十厘米大坑。

  爆炸发生时,贾连洲正骑着一辆摩托车在路上行驶,他的摩托车被掀翻,人甩出了一米多远,好在戴着头盔,没什么事。

  “我看到车里出来的人都浑身是血,就赶快送他们去医院。”贾连洲说,一次送两个,他把伤员送到了附近的迈皋桥医院。此后,救护车到达,他用摩托车把伤员送到附近的救护车上,来回十几趟,送了二三十人,有一名伤员全身插满了碎玻璃。

  贾连洲的裤子上血迹斑斑,摩托车后座也被鲜血染红。

  两位目击者说,爆炸后,天空腾起了蘑菇云一样的烟雾,整个天空变成了灰色,方圆一公里都充满了刺鼻的臭味,到处是伤员。

  “命大,走天运了”

  13时,记者来到距爆炸地点最近的迈皋桥医院。急诊室里里外外站满了人,伤者在护士的引导下接受医生的初步检查。伤员大部分是外伤,被坠物击中、被气浪冲倒和碎玻璃刺伤,少部分为烧伤,重伤员直接送往条件更好的大医院。接受过包扎的伤员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候接种破伤风疫苗。

  爆炸发生时,跑运输的靖师傅正路过幕府东路附近的南京第四塑料厂,一声巨响之后,面包车的玻璃全被震碎,他的头部也在冲击中受伤。他告诉记者,是一位好心路人用电动车把他送到医院的。

  住在工业设备安装公司附近的一位中年女士是被邻居送到迈皋桥医院的,爆炸发生时,她的家人都在外上班。她说,先在街上闻到煤气味,但没在意,过了几分钟,一股热浪伴着爆炸声冲了过来,来不及反应,她和行人都被掀倒在地。

  方其贵在南京靠加工猪杂为生,家在种子公司对面,距爆炸地点大约五六百米。他和女儿方晏熙一起来到医院,他头部和右胸受伤,幸运的是,孩子只是额头有块淤青,手臂上有几处轻微的划伤。但最让他后怕的,是上一年级的女儿在废墟下被埋了10分钟。

  他说,“当时我老婆在市场,我在屋里洗猪大肠,小孩跑进来说‘阿爸,有煤气味。’我出去喊‘谁家煤气漏了?’没人应,我就又进去干活。过了一会儿,小孩又进来说,‘阿爸,不得了,煤气味好大。’”就在方师傅再次走到屋外时,爆炸发生了。

  等他回过神,发现女儿不见了。倒塌的瓦房下,传来女儿的呼救声,“阿爸救命!赶紧救我,透不过气。”他花了10分钟把女儿挖了出来,抱着女儿走上大街,交警告诉他附近有接送伤员的车。

  他抱着浑身灰土的女儿来到医院,发现女儿还赤着脚,他不断说,“命大,走天运了。”

  芦志典在医院时还带着工地发的黄色头盔。他是在南洲线公交车上受伤的,当时他从工地外出办事,和其他30多名乘客正行驶到栖霞路与和燕路的交叉口。他说,因为是空调车,所以一开始没有感觉到有热气冲来,爆炸很突然。

  气浪的冲击力惊人,车上的玻璃全碎了,车骨架都变了形。据同车一位伤员介绍,附近的一辆小车被气浪冲击变形,车主当场死亡。公交车上的每一个乘客都不同程度地被碎玻璃刺伤,有人打了110,警车和不少过路车把伤员送到附近的医院。

  芦志典的伤情较重,头上包裹着的纱布已经染成红色,手臂上也有多处很深的划伤。他是在南京打工的安徽人,他问记者,“现在的治疗是免费的,接下来怎么办啊?”

  迈皋桥医院接诊处的医生告诉记者,一位烧伤患者被送到医院时,身上只有一条内裤,因为伤势较重,当即被送到其他医院治疗。

  记者16时在中西医结合医院急诊大厅已经看不到伤员,之前的伤情较轻的伤者接受治疗后已经回家,多数是病人家属,伤情严重的已经被安排住院。在武警医院急救处,还有新的伤员被送到医院,一位烧伤患者躺在移动担架上,被医生推进电梯。

  鼓楼医院急诊室部聚集了伤员家属,许多烧伤者被送到了这里,院方已经安排他们住院治疗。

  本报记者从各大医院了解到,迈皋桥医院接诊100多名伤病员,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接诊七八十人,武警医院接诊110人,住院治疗40多人,其中1人死亡,中大医院接诊131人,重伤15人,鼓楼医院接诊七八十人。

  “只要医院需要,我就等着”

  10时整,南京交通台FM102.4栏目主持人赵智勇开始了他的节目——智勇在线,这是一档投诉栏目,是南京司机最爱听的一个节目。刚开播五六分钟,他就接到一个电话,栖霞区有浓烈的煤气味,他当即向车主们打听,到底是哪里泄漏煤气了。话音刚落,紧接着一个电话打进来,发生爆炸了!

  “到底是哪里发生爆炸了?请司机朋友们确定一下详细地址!”赵智勇马上开始关注爆炸事件。

  电话开始响个不停,不断有爆炸现场的消息传来,爆炸影响范围很广,伤员很多,120还没有到达。

  赵智勇马上发动出租车司机和私家车主们到现场救助伤员,一场紧急大救援立即展开。他要求司机们打开大灯,打开双闪灯,同时提醒其他司机立即让出一条道来,以便救援车辆能以最快的速度把伤员送到医院。

  消息不断传来,刚开始,大部分是被砸伤或者被玻璃划破的轻伤,后来救出来的是烧伤的重伤伤员,迈皋桥医院已经满了,伤员们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迈皋桥医院的门卫干脆关上了大门,要求车主们送到其他医院救治。

  重伤送大医院,轻伤送小医院。在和司机连线中,赵智勇滚动播报发布最新消息,动员车主们送往其他医院。

  武警医院满了,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满了,鼓楼医院满了,中大医院满了,送解放军总医院。

  烧伤医院听到广播后立即打进电话,现场连线,指导大家如何救援烧伤病人。

  许多伤员失血过多,血液中心告急,急需O型血和A型血,他又发动大家去血液中心献血。

  迈皋桥医院医生说,有一个私家车主送了八九趟,还有一位司机来回跑了6趟,送了20多位伤员。一位私家车主一直在医院门口帮助转送伤员,他说:“只要医院需要,我就等着。”城关机械厂医院烧伤科打来电话,愿意对烧伤患者提供治疗援助。

  一位出租车司机送了一趟伤员,车坏了,生气地把车扔在路边,一转身打车去献血。

  记者从江苏省血液中心了解到,截至当天下午17时,共有500多人去献血,省血液中心向伤者提供了500个单位的红细胞,4万CC的血浆,南京市血站也有四五百人献血。

  据赵智勇介绍,事故发生后,在附近的出租车、私家车,共有100多辆自发前往现场参与救援。交通台也临时改变了播出计划,电台工作人员全面关注救援工作,积极联系各方,汇总消息,及时发布最新消息。原本1个小时的节目延期,做了2小时13分钟,直到救援工作接近尾声才结束。 本报记者 李润文 实习生 李敏

参与互动(0)
【编辑:吴博】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