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乡镇党委书记的酸甜苦辣:如何才能得民心?(2)——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国乡镇党委书记的酸甜苦辣:如何才能得民心?(2)

2010年09月28日 08:56 来源:人民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1.

  农民增收有局限  调整结构有学问

  湖北省咸宁市咸安区双溪桥镇有5.6万人,在当地属于大镇,过去办乡镇企业小有名气。该镇党委书记兼镇长田海湖此前在一个小乡镇工作4年,去年6月来到这里任职。

  双溪桥镇共有耕地8万亩。“我们不缺耕地,愁的是怎样促进农民增收。”田海湖说。近些年国家惠农政策多,农民种田积极性提高。但是,粮食增产潜力有限,惠农补贴不可能继续大幅增加,打工收入是死数字。农民收入连续六七年较大幅度增加,基数很高了。因此,促进农民增收的渠道和空间十分有限。

  就是这些地、这些人,如何发掘新的“刺激”促进增收呢?田海湖说,8万亩耕地中有6万亩属于基本农田,其余是低丘改造的。只能在稳定粮食生产基础上,调整种植结构,提高每一亩的产出。

  过去个别地方调结构靠行政推动,张书记说种瓜,李书记让种豆,最后没市场。群众大骂,政府尴尬,留下很多笑话。对此,田海湖微微一笑:“我出身农家,了解农民。他们对干部推动的调结构天生反感,他们喜欢看别人怎么做,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

  邻县嘉鱼是蔬菜大县,主要品种是大白菜等大路菜。菜园四季不闲,每亩收入是单一稻谷的几倍。双溪桥镇杨堡村等有种辣椒的传统,“辣”得很有名气。镇里派人外出考察得出结论,辣椒属于精细菜、调味菜,各地一年四季都吃,市场很大。

  “调结构不能强行推动,要示范带动。”田海湖说,“我们先扶持大户,让他们发财,然后带动更多农户。”广东惠州人郑俊华今年40岁,他是杨仁村的女婿。2008年他到该村发展,听说当地人善种辣椒,不缺技术和土地,他于是种了12亩。当年亩产优质辣椒1万斤,每亩净收入1万元左右。郑俊华乐开了花,去年10月他一下子扩大到200亩。镇里把他列为示范户,新修两条生产路,完善灌溉沟渠。郑俊华说:这些基础设施耗资100多万元,是区里、镇里解决的。田海湖反复对他说:你种辣椒发财,我高兴。更主要的目的是,希望你带动更多农户一起发财。

  如今郑俊华的辣椒基地已经带动了周边6个村湾共86个农户,每户种有2亩至26亩。杨仁村的樊亚梅种了5亩辣椒,“辣椒卖钱多,明年要接着种。”

  目前双溪桥镇已经建起3片共1000多亩蔬菜示范基地,发展辣椒等精细菜,计划发展到1万亩。镇农技站和示范户为散户提供技术服务,组织经纪人收购蔬菜,确保销路。

  田海湖说:“调结构要因地制宜,最关键的是市场,不能局限于一县一省,要放眼全国。市场千变万化,这是最大的挑战。我们最怕调出来的农产品卖不动,农民抱怨,无颜面对啊!”

  2.

  招商引资不容易  农民利益别忘记

  中部县域发展愿望迫切,是沿海产业转移的主要目的地,一些乡镇当然摩拳擦掌,希望发展工业,带动城镇化,拉动服务业。

  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让嘉鱼县簰洲湾一夜间名声大振。12年过去了,簰洲湾镇党委书记兼镇长余忠东说:水对簰洲湾来说是优势,也是忧事。

  簰洲湾镇2000年合并前仅有5个村,其中4个属于“工业村”,一些企业很红火,但大多是低端的建材企业,逐渐被市场淘汰。余忠东说:不搞工业不行,又不能再走小而散的老路。这里没有特色资源;三面环水,防汛压力大;区位优势不明显。“每次招商谈判都像过火焰山!”

  古代簰洲湾商船云集,号称“小汉口”,靠的就是水。余忠东说:我们要化害为利,围绕水来做文章,以商招商。去年底,余忠东从嘉鱼籍客商徐先生那里得知,三木集团计划在湖北布点,需建专用码头。簰洲湾有50多公里优良岸线,他们赶紧与三木电话联系。对方不太相信,余忠东让人把一些关键地点拍摄图片,发给对方看,并邀请实地考察。三木集团看了实景图,两次派人考察,今年2月决定落户。由此形成产业聚集效应,其上下游关联企业10多家,主动开始与簰洲湾接触洽谈。

  相比之下,通山县大路乡招商引资遇到的是“别样的烦恼”。

  大路乡一些村子离县城仅几分钟车程,2006年县里规划建设的开发区大部分位于该乡。近水楼台先得月,目前引进的83个项目有60个落户大路乡。该乡主持工作的党委副书记金大德说:我们这里招商形势还好,麻烦的是征地拆迁、项目建设等引发的纠纷。

  今年4月,一家医疗器械厂落户该乡一个小村,村里几个“狠人”给涉及征地的农户发放补贴,以此为交换,由他们独揽该厂附属工程建设,拿了好处的村民不得参与。一时闹得乌烟瘴气,影响项目建设,不少村民居然默认。乡里得知后,由金大德带人三次到该村做工作,对涉及征地的农户,除依法补偿外,还为一些困难户区别情况办理低保、救助等,免除其后顾之忧,最终平息风波。

  大路乡还创新对征地补偿政策,征地同时按一定比例返还一些土地,由村集体支配,为村民造福。西岗村6组被征地后,预留了40亩“造血田”。该村地处城郊,不愁开发。一些村民说:“这等于给我们留了一个福利小银行。”

  3.

  水利设施老化退化  长远大计谁来管

  长江、汉江两大河流经湖北,境内湖泊塘堰众多。然而,多个乡镇党委书记都为水利工程,尤其是老旧的农田水利设施发愁。

  如今,许多簰洲湾人仍对1998年7月底的长江溃口记忆犹新,湾内几万人的家园变成泽国。1999年以来,国家投入巨资对41.5公里的民堤进行加固,处理险工险段16处,大大提高簰洲湾民堤的防洪能力。俗话说:簰洲弯一弯,武汉水落三尺三。簰洲湾民堤实际上发挥着干堤的作用,对湾内居民以及武汉的安全至关重要,但民堤等级低、基础差,防汛能力有限。今年夏天,簰洲湾遭受历史罕见强降雨,内涝严重,全镇8万多亩农田受灾,大片水稻、玉米、芝麻等半腰泡在水里,一些南瓜漂浮水面,不少鱼塘漫水,农业生产损失严重。

  余忠东说:一个乡镇兴修水利的能力有限,我们四处奔走争取政策和资金。今年4月、7月和9月,湖北省省长李鸿忠三次到簰洲湾调研灾情和灾后生产,有关部门正在规划,将对一些水利工程进行提档升级。

  问起小水利建设,咸安区双溪桥镇党委书记田海湖的眉毛拧成了一团。他说,现在农村的水利设施严重老化,70%的设施功能退化或丧失,在用设施中仅能发挥设计能力的30%。遇到高温要抗旱,遇到大雨就防涝。对小水利建设,村集体没有能力,农户干不了,也不愿投入。“说是分级负责,乡镇没有财力,能负什么责?”田海湖说,“农民对此意见最多,小水利老化已成为制约农业发展的大障碍。”

  对此,通山县大路乡党委副书记金大德也是忧心如焚,“农村许多塘堰沟渠、泵站急需维修,可乡里没有钱,农民不愿投工投劳。”今年7月14日当地下大雨,仰狮村附近一条河发洪水,将一段水泥路淘空。乡政府只好四处化缘,这边“讨”点水泥,那边争取几千元,把路修好。“这种应急修护,难以治本。”(记者 张志峰)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国内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