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专家研究蝙蝠交配活动 获颁搞笑诺贝尔奖——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中国专家研究蝙蝠交配活动 获颁搞笑诺贝尔奖

2010年10月17日 04:37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张礼标等人的研究对象就是犬蝠。资料图片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今年的“搞笑诺贝尔奖”出现了两个不同寻常的突破:一是荷兰物理学家盖姆成为首位“双料诺奖得主”,既拿过正经诺贝尔,又得过搞笑诺贝尔;一是中国大陆的科研人员正式登陆该奖项。由广东昆虫研究所副研究员张礼标领导的一项关于犬蝠交配活动的研究获得搞笑诺贝尔生物学奖。此前,来自台北医学大学和日本北里大学的中国科学家曾于2008年和2009年入选这一奖项,但他们均非获奖研究的主要负责人。

  研究成果 开始时没那么“另类”

  为什么科学家要研究果蝠的交配活动呢?张礼标表示,自己是2006年到广东省昆虫研究所工作的,因为硕士、博士期间一直做的就是蝙蝠研究,所以他参加工作后也准备继续做这方面。“刚开始的时候是打算观察果蝠类动物犬蝠(Cynopterus sphinx)的筑巢行为,偶然间发现了交配行为,然后才专门设计实验来研究犬蝠的交配行为的。等到做完实验之后,在统计分析时才发现,犬蝠在交配过程中口部辅助行为较常见。”也就是说,开始时的“筑巢研究”很常规,后来变成了同样比较常规的“动物行为研究”,而“另类”的结果完全是意外。

  记者在《PLoS ONE》的网站上查阅到这篇题为“果蝠的口交延长交配时间”的论文。记者发现,在论文中,作者使用了很多与性有关的词的正式表达。在描述口部辅助动作时,作者甚至使用了罕见的fellatio一词。

  张礼标对此解释说:“我们一开始写稿件的时候用的是licking,后英国合作伙伴在帮我们修改论文的时候,提议用fellatio”,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算得上是相当古奥了。

  Ig诺贝尔 说它“搞笑”也无妨

  国内媒体通常把“Ig诺贝尔奖”译成“搞笑诺贝尔奖”。这种翻译可能会让人误以为评奖者在讽刺获奖者。其实,“Ig诺贝尔奖”的获奖者大多是在严肃的科学杂志上正式发表论文的研究者。他们的研究成果听上去很有喜感,但其研究方法和一般的科学论文并无二致,研究成果也常常具有重要价值。

  “Ig诺贝尔奖”是由双月刊《不可思议的研究实录》(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评选的。该奖设立于1991年,在诺贝尔奖获奖名单公布的前夕颁发。获奖者大多是进行了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研究的科学家和学者。既然“Ig诺贝尔”旨在幽默,把它翻成“搞笑诺贝尔奖”倒也无妨。这次获奖的中国科学家张礼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时候,也把这个奖称为“搞笑诺贝尔奖”。

  事实上,每年都会有很多科研人员向“Ig诺贝尔奖”推荐自己的研究。不过,最终奖项大多还是发给了评奖委员会自主发现的研究。因为事先没有提名,所以很多获奖者都会感到意外。张礼标说,他们的论文首先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杂志上。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是张礼标的硕士研究生谭敏,他本人则是通讯作者。Ig诺贝尔奖评委会也正是通过这本杂志看到了这一研究。

  张礼标说:“此前我们的英国合作伙伴琼斯(Gareth Jones)就说,有可能获得搞笑诺贝尔奖。之后我们一直在期待,奖项宣布后,看到获奖名单才证实了此消息。”后来琼斯去领了奖,张礼标说“非常感谢他”。不过,张礼标和参与该项目的其他中国研究者并未前去领奖,因为路费需要自付。获奖证书则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邮寄给他们。

  论文解读 因为很严肃,所以有喜感

  犬蝠会为植物传播花粉和种子,对生态系统有很大的价值。在野外,一只雄犬蝠和多只雌犬蝠住在由叶子做成的“帐篷”里,雄犬蝠会以它为堡垒保护自己的妻子。此前,高普库马和巴拉辛格(Gopukumar & Balasingh)曾经讨论过犬蝠建造帐篷的机制。一些研究表明,“无妻室”的雄蝠也会被雌蝠“征召”来建造“帐篷”,并由此获得了繁殖的机会。“所以我们想要了解犬蝠的交配习性。”张礼标说。

  他们在2007年1月开始设计实验,又在广州越秀公园里捕捉犬蝠。为了提高交配成功率,他们放走了未成熟的蝙蝠、怀孕和哺乳期的蝙蝠。最终有30只雄性犬蝠和30只雌性犬蝠“参加”实验。研究者分别在给雄性蝙蝠的左翼和雌性蝙蝠的右翼上制作标记。随后它们被随机配对,放在铁丝笼子中,喂食添加了维生素的香蕉和水。

  研究者借助数字摄像头来观察蝙蝠的行为。从入夜开始,他们每隔5分钟录一次像,并记录交配行为的频度和时间。在研究过程中,他们共记录下不同犬蝠伴侣之间的20次成功交配。他们在论文中写道:“我们用正态法研究了这些数据,使用了参量分析(皮尔森相关)和线性回归法来确定交配过程中雌蝠舔舐的总时间是否和它们交配的总时间有关。”

  虽然很有喜感,但这确实是一个很严肃正规的学术研究。值得一提的是,作者通过“伦理学声明”强调,实验完全遵循广东昆虫研究所的实验室动物福利规程。

  获奖感言 它不会影响未来研究

  张礼标本人如何看待自己的研究获“Ig诺贝尔奖”这件事呢?他说:“证实获奖之后,我们当然很开心,因为不管如何,这个奖的初衷也是让大家幽默、娱乐一下。不过,是否获奖,对我们的研究工作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我们目前仍然也在继续做这方面的研究”。

  相对来说,关于蝙蝠交配行为的研究还是比较常规的,其口部辅助动作的发现只是一个意外。中国似乎缺少像“可乐是否能够杀死精子”这样的,刚听到标题就让人感觉很古怪的项目。中国的科学家根本就不会去做那些“古怪”或者“有趣”的研究项目吗?对于记者这个问题,张礼标回答说:“古怪的、有趣的研究项目,如果可行性可以,还是有希望获得立项的”。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刘铮

参与互动(0)
【编辑:吴翔】
    ----- 国内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