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长沙采用电视辩论公选官员 乡官多次PK成功当选

2010年11月19日 09:03 来源:红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10月17日,长沙市选拔领导干部第二轮竞争大会举行,不少群众当上了群众评委进行了打分。 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殷建军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长沙县开慧乡党委书记吴四龙的官场轨迹,从10月1日至11月10日的短短40天内“突然拐弯”,成为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提名人选。从正科级到正处级,吴四龙以及其他4位竞职者的竞职之旅,虽经媒体全程报道,其间蕴含的意味却耐人咀嚼。

  10月1日,长沙市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公开选拔市管领导,其中包含5名正职。吴四龙原本打算放弃,但长沙县组织部“单位推荐”了他和其他3名官员,希望他们“代表咱们县去展示下”。

  报名“盲人摸象,只能硬着头皮上”

  谁知道,报名时却阴差阳错。吴四龙委托朋友代他报名,目标是长沙先导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一职,可朋友忙中出错,填报的职位变成了长沙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监事会主席。吴四龙戏称当时有些“晕菜”,“盲人摸象,只能硬着头皮上。”

  此时,他未来最主要的竞争对手——湖南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小松已经报完名,等待第一个回合的较量。

  10月11日,长沙市中心医院院长郭塨也鼓起勇气来到市委组织部报名,竞争市卫生局长一职。与吴四龙不同,他选择的是自荐。

  10月8日,市一医院的黎红从先锋潮网站上下载了表格,举荐她心目中的理想人选参加市卫生局局长选拔。她说:“头一次看到可以举荐别人去竞选,而且对举荐人没有资格要求。这样一来,市委选干部也跟我有关了。”

  提名是干部选拔任用的第一环节,谁有权力提名、如何提名一直是党内民主的重要议题,而公众又知之甚少。干部选任工作被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常常引发坊间对干部选拔任用的猜想和小道消息传播。

  长沙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负责人说此次竞争性选拔,正是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陈润儿极力坚持,在提名方式上作了重大改革,采取的是个人自荐、他人举荐、组织推荐三种报名推荐方式。

  把提名权交给干部群众,既按照中央要求推进了提名制度改革,又大大扩展了市委选人用人的视野,吸引了更多的优秀人才参与竞争。

  第一轮pk“千万不要是最后一名”

  10月14日,雨。长沙市会议中心,选拔领导干部第一轮竞争大会会场,118人角逐5个官位。

  离开会还有一个小时,现场长枪短炮早就严阵以待,长视新闻频道、红网等媒体将全程直播。这一次只有卫生局局长、公路管理局局长两个职位的竞职人员需要面对镜头演讲答辩,另三个职位候选人只向评委发放个人资料,由评委们投票。虽然上场者都久经沙场,但面对镜头仍不免紧张,有位竞选者一时口误,将受到表扬说成了批评,惹得众人善意的笑。有些竞职者还出现超时等情况。

  第一次面对直播镜头,来自洞庭湖畔的郭塨努力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稳步走向前台。他从自己在农村的经历谈起,说到基层群众的看病难看病贵。他接受采访时说,市里领导有很多还不认识,这也使得他参加竞争时的心态很复杂。

  这一次,吴四龙和郭小松没有正面交锋。吴四龙涉险过关,竞争该职位的31人中有10人入围,吴并列第7。而他的竞争对手陈小松排名第一。这使得47岁的陈小松信心大增,开始精心准备接下来的PK。

  这时,长沙县委组织部推荐的4名干部就只剩下吴四龙一个人了,这让他备感压力,“个人没选上事小,可不能给县里丢脸。”

  在这轮“多选10”的差额提名投票中,既有市委委员、候补委员,又有市直各单位党政“一把手”,还有40名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无论是市委书记、市长还是其他与会人员,都只有一票,权重没任何分别。

  整个竞争过程,吴四龙都想着,“千万不要是最后一名”。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开始上网恶补轨道交通以及上市公司监事会相关业务知识。他在当当网订购了2本专业书,可直到整个竞争选拔过程结束,书才寄到他手中。

  第二轮PK压缩演讲篇幅,巧妙收尾

  吴四龙印象最深的是第二轮的10进5环节。

  10月17日,周六,长沙天气晴好。当天下午14时,他正在乡镇搞项目建设,突然接到长沙市委组织部紧急通知,“请你下午4点前赶到麓山宾馆集合,准备明天的竞选。”他赶紧联系好司机,回到家抱了套西装就驱车往长沙赶,期间也顾不上打个电话给妻子。看到这一幕的小外甥后来向他妻子告状,“舅舅拿了衣服就走了!不晓得做什么!”

  刚到宾馆,他和其他竞职人员一起被要求手机上交,房间的电话也全部断线,全部被封闭管理。第二天就要竞职演说了——在哪里?什么方式?什么题目?一切都是谜。

  次日早晨6点,吴四龙、陈小松等竞职人员被统一带到高开区管委会,这里将是他们的考场。由于企业岗位的特殊性,这轮PK不进行直播,而改由电视台全程摄录。他们面对的是同一“游戏”规则——提前1小时才被告知演讲题。也就是说,只有1小时时间,竞职者要准备好5分钟的演讲。

  吴四龙生怕出错,可关键时刻还是差点“筐了瓢”。演讲最后15秒提示音响起时,他还有一截话没有讲完。那一瞬间,他几乎崩溃,心跳加速,语速加快。他稍稍定了下神,试图不着痕迹地压缩篇幅,巧妙地收尾。下来后,和同伴们一交流,原来大家都有差不多的经历。

  这一次,幸运女神再次眷顾了他,他以并列第二的成绩进入下一关。这一次,陈小松仍然排名第一。吴四龙的朋友告诉他,“你只怕搞他(陈小松)不赢”。吴四龙笑笑,能进前五已经很意外了。

  这时,郭塨已于一天前顺利拿到了进入下一关的入场券,排名依然是第一。这次,市卫生局局长竞职人员演讲的主题——卫生、民生、人生!市公路局局长竞职人员演讲的主题——公路、思路、出路!郭塨说,拿到题目后,有大约1个小时的准备时间,自己写了960字的草稿,“估计5分钟时间差不多了。”事实证明,他的时间把握得很好,有几位竞职人员出现了超时,按规则这是要扣分的。

  在第二轮PK的专家选择环节,长沙市创造性的引入了群众评委。他们不仅在现场连连提问,而且参与打分。打分权重还占到了40%,专家打分的权重为60%。

  对此,长沙市委组织部公选办负责人唐明解释说,群众评委毕竟没有经过专业培训,而面试的主观性又很强,为了能更真实地体现选手的水平,才考虑到两者权重四六开。

  最后时刻:实现了之前不敢想的跨越

  接下来是市委常委会酝酿提名环节。

  由于这次不需要竞职者本人参与,也没有电视直播。吴四龙感觉自己“可能没戏了”,日常工作让他渐渐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直到11月9日晚,他突然接到市委组织部电话,“祝贺你入围了。请明天下午1点半前赶到长沙市人大常委会议室。”

  记者从长沙市委组织部了解到,这次郭塨仍是第一,而吴四龙和陈小松的票数排名出现了微妙的逆转,吴排名在陈小松之前了。

  11月10日,最后的时刻终于到来。长沙市人大常委会议室,吴四龙与陈小松,又一次会面,这将是一场终极PK。虽然互为对手,两人见面却非常友好,在等待结果的最后时刻,两人还言谈甚欢。陈小松评价他这位对手,“年轻有活力,来自基层,理应得到更多关注。”

  直播前,所有候选人被要求统一着装,“内白外黑”(白衬衣搭黑色西装),发型甚至都差不多,刘海三七分,大多数都戴了眼镜。化妆的同时,还有工作人员给候选人讲解竞选演讲环节以及时间把握、上台后如何敬礼等事项。旁边一个房间,化妆师正在给候选人轮流化妆。随后,竞职人员轮流上台演讲答辩。

  下午5点,工作人员即将宣布第一轮票选结果时,所有的候选人集中坐在靠近会场门口的席位上,他们表情一致的严肃,每个人仿佛都在克制内心的疑问与期待。

  工作人员此时通报每个人得票情况,赞同票、反对票、弃权票一一清晰宣告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几乎所有候选人的表情,都没有明显变化。

  最终结果出来:郭塨、吴四龙胜出。两人起身,和身边的人简单寒暄几句匆匆离开会场。从正科到正处,吴四龙实现了原来想都不敢想的一次跨越。一个县一般有数十个乡镇,乡镇党委书记能够进县级领导班子的很少,一般也就是到县里的科局担任领导。

  虽然意外输给了吴四龙,陈小松却心态轻松。前面两轮PK,他一直稳居第一。他认为,这场竞争中没有输家,到了终极PK环节,选择谁都是合理的。自己47岁还有机会参加这样的竞争性选拔,体现了长沙市委不拘一格选人才的开阔视野。

  吴四龙告诉记者,在做好乡镇工作的同时,他已经开始利用各种机会学习上市公司监事会的流程,“我是门外汉,更加要努力。”

参与互动(0)
【编辑:邓永胜】
    ----- 国内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