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工兵团长江汉刚:用生命履行维和使命的中国军人

2010年12月01日 15:28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中新网北京12月1日电 题:工兵团长江汉刚:用生命履行维和使命的中国军人

  作者 罗路云 杨鸿 陶社兰

  离回国还有20多天,中国第七批赴利比里亚维和部队接到联利团请求,希望架设冀河大桥。根据当时的情况和条件,架好这座桥至少需要一个月时间,现地又不适合机械作业。

  按照惯例,这个任务可以不接受。带队的北京军区工兵团团长江汉刚思考后决定,桥不但要架,而且还要拿出最快的速度、最高的质量。结果,仅用15天,他们就架起了一座利比里亚国内最长的单层双排钢结构贝雷桥。

  其实,这只是中国维和工兵在利比里亚创造的又一个“中国速度”。

  地处非洲西部的利比里亚,连绵14年的内战让它变得满目疮痍,经济社会陷于瘫痪,民众生活艰难困苦。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中国自2004年1月开始向利比里亚派遣维和部队。2008年4月至12月,江汉刚带领274名官兵赴利比里亚执行维和任务,任工兵分队队长。这是中国第七批赴利比里亚维和部队。工兵分队主要担负联利团第四战区后勤补给道路的日常维护保障,以及桥梁架设、机场修复和开辟临时道路等任务。维和期间,他们顽强拼搏,攻坚克难,屡创奇迹,有力地保障了利比里亚境内半数以上陆路畅通,为推动当地和平重建做出了突出贡献,是完成任务最为出色的一支工兵分队。

  “参加利比里亚维和的有40多个国家的部队,可以说是能力、作风、意志和形象的国家大擂台,相互之间是不比赛的比赛。在这个特殊战场上,我们每个维和官兵都是印有‘中国’字样的名片,都是展示中国军队形象的窗口。”江汉刚说。

  中国维和工兵分队开展工作的任务区绥德鲁,是利比里亚境内最不发达、最复杂、最困难的地区,被当地人称为“雨季孤岛”。江汉刚和他的工兵分队就是在这里打响了整个维和战役的第一仗。到达任务区的第五天,他们就接到了联利团下达的绥塔道路升级改造任务。适逢雨季,大雨一直下个不停,刚刚修好的路,一转眼又被大雨冲掉了。看着官兵们低落的情绪,江汉刚鼓励大家:办法总比困难多。

  为攻克雨季道路施工这个难题,江汉刚带着课题攻关小组,查阅当地的环境、气候、土质结构等资料,研究雨季施工的特点规律,总结出一整套维护抢修办法。50多天里,他们升级改造路段14处,修复重点路段69处,提前6天完成任务,打赢了维和施工的第一仗,打出了中国工兵的品牌。

  那8个月里,中国工兵分队是唯一一支在洪水泛滥的雨季坚持野外施工作业的部队。利比里亚公共事务部副部长约翰感慨地说:“大雨挡住了其他国家的部队,却挡不住中国工兵前进的步伐。”联利团司令官奥比亚克将军对江汉刚说:“你们使当地人知道,即使在雨季,路也是能通的;即使在夜晚,人也是可以工作的,真是了不起。”

  2008年11月29日,联合国驻利比里亚特派团在中国工兵分队营区举行仪式,向中国维和官兵授予“联合国一级和平勋章”。按照联合国备忘录协议,这意味着维和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20多天里,他们的工作就是做好回国前的轮换准备。

  这时候,当地政府再一次提出合作架设冀河大桥的请求。几年前,这条河上的桥梁坍塌,阻断了国际社会向利比里亚南方运送救援物资的重要通道,严重影响了战后重建和民众生活。利比里亚总统多次致信联利团,希望重新架设一座新桥,尽快恢复交通。但由于施工环境复杂、作业量巨大、物资器材不配套等多种原因,这项任务一直都没有完成。

  江汉刚到现地勘察时发现,河的能进材料的一岸是陡坡悬崖,进出路不到4米宽,不适合机械作业,桥面悬空5米多,下面岩石裸露,水流湍急,人工作业风险也很大。这本是一个额外任务,联利团也明确表示,如果有困难可以不接受,留给下一批工兵分队去完成。江汉刚深知,架桥将是一场硬仗和恶仗,但不架,就意味着中国工兵没有这个能力,履行维和的使命就会大打折扣。

  于是,江汉刚毅然受领任务,带领突击队迅速投入到架桥施工作业中。无论是高温炙烤,还是大雨如注,大家手抬肩扛,白天两班倒,晚上挑灯干,仅用15天,就架起了一座利比里亚国内最长的单层双排钢结构贝雷桥。

  随着最后一块桥板安装完成,围聚在桥头的村民们顿时欢呼起来。随着第一辆载重大货车通过大桥,村民们跑到桥上载歌载舞,大桥成了欢乐的海洋。利比里亚总统瑟利夫女士专程赶到中国大使馆,对中国维和工兵分队在利比里亚和平建设中发挥的作用表示谢意。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江汉刚至今仍掩饰不住地喜悦:“那条河英文名字叫Geeriver,根据这个音译,我把这座桥起名为‘冀河大桥’,因为桥梁的构建是河北省制造的,而我们工兵团驻地也在河北省。中国维和工兵希望利比里亚永远和平。”

  然而,恐怕除了江汉刚自己,没有人能够意识到,其实他的身体状况已到了十分危急的时候。几个月前开始隐隐作痛的胃,这时已疼痛难忍。大把大把地吃药不管用,他便用一条布带勒住胃部止疼。战友们劝他看医生,他以施工任务紧没时间为由一再推托。其实,他想的是,假如真的查出患有重大疾病,按规定必须回国治疗。

  “我是队长,怎么能离开维和岗位?怎么能离开生死相依的战友?”江汉刚说。

  人们难以想象,在回国前的一个月,工兵分队同时受领了修复绥德鲁机场、抢修绥德鲁市区至监狱道路、架设冀河大桥3项重大任务,维和进入攻坚收尾阶段,而江汉刚就是这样拖着病体,以顽强的毅力在3个施工点来回奔波。特别是在冀河大桥会战的15天里,他还和大家一样,一身泥一身水,昼夜奋战。

  终于,江汉刚率领第七批维和官兵出色完成了各项任务,受到联合国官员、维和友军、利比里亚政府和民众的高度赞誉,并且实现了“零事故”、“零伤亡”、“零感染”,把274名官兵活蹦乱跳地带回了家。而他自己,却倒下了。

  回国后不久,江汉刚被确诊为胃癌,切除胃部60%。给他治疗的专家和医生十分惊讶:“像他这样胃部大面积溃烂的人,竟然硬撑着坚持了8个月,难以想象他是怎么挺过来的。江汉刚真是一个‘钢人’。”

  就是这个“钢人”,在以超人般的毅力战胜病魔后,很快又投入到部队建设中。化疗结束后的第39天,他就带领部队参加中蒙维和联合训练,和官兵们悉心钻研战法训法,一起摸爬滚打;化疗结束后的第100天,他就带领部队参加国庆60周年安检,对天安门广场周围17条街道46个场地一个部位一个部位地查,一个点一个点地过,确保了万无一失。身体刚康复,江汉刚就带领部队参加国家交通应急抢险队和国际维和工程兵专业力量预备队建设。

  “入伍24年,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团长,是部队培养了我;身患绝症,能够从死神的魔掌中挣脱出来,奇迹般地康复,又是部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以感恩的心,全力为部队服务。”江汉刚说。(完)

参与互动(0)
【编辑:段红彪】
    ----- 国内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