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黑龙江矿难瞒报追踪:地方政府曾调查4天无收获

2011年05月01日 23:34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5月1日,黑龙江省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证实,4月26日发生在鸡西市滴道区的“矿难瞒报”传言确为事实,矿主初步交代有9人遇难,至此,笼罩在鸡西市的“矿难谜团”终于拨云见日。

  到底谁在瞒报矿难?瞒报的目的是什么?4月26日傍晚,接到群众举报鸡西市滴道区发生矿难后,“新华视点”记者即连夜赶赴现场采访。采访过程中发现的种种疑点,或许能揭开矿难瞒报事件真相的冰山一角。

  群众言之凿凿 政府部门却称没发现矿难迹象

  经过一夜奔波,4月27日清晨,记者赶到鸡西市滴道区采访。种种征兆表明,这里发生了矿难。

  在距矿区很近的河北社区,部分群众对矿难的发生言之凿凿。一位知情人士说,4月26日凌晨,区里的一个名为“暴发井”的煤矿发生爆炸,约有10人遇难。由于瓦斯浓度高,不知是否有人仍然被困。矿主绰号叫“高老三”,目前正在与死者家属“私了”。

  一位居民说,这里确实发生了矿难。滴道区的一位妇女是矿里看水泵的,也在矿难中遇难了。这位居民指着山路说,26日有许多车从这里开过,好像是处理矿难和运尸体的。

  在群众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发生矿难的桂发煤矿。矿里有几个不名身份的人在谈论“赔偿”的事。在距煤矿主井不远的浴池里,满屋是被水冲洗过的痕迹,浴柜上挂着几条湿漉漉的毛巾。在一个没上锁的浴柜里,散落着一些衣物,里面有一个钱包和名为“崔志富”的身份证。

  在距桂发煤矿主井不远处,记者发现了一个可疑的煤井。这个煤井大门紧锁,记者跳进去发现矿口巷道被崭新的泥土封堵。井外一栋平房里,几个房门都钉上了钉子。记者拔掉钉子进屋,发现这里明显有人住过的痕迹,日历正翻到4月26日,一个热水瓶里的水还是暖的。

  27日上午,记者来到滴道区安全生产监督和煤炭管理局核实矿难一事,该局煤炭行业党总支书记陈刚说,27日早晨他们领导班子碰了一下头,都没听说有矿难。记者当即提出要见桂发煤矿的驻矿监察员,并请陈刚帮着联系矿主和区煤管局局长刘崇和。陈刚表示,驻矿监察员请假了不在家。没有矿主的联系方式,也不知矿主“高老三”具体叫名字。记者按着陈提供的方式拨打刘崇和的电话,对方已关机。

  这天下午,滴道区副区长韩树国告诉记者,接到媒体的消息后,区里组成了13个小组检查煤矿,没发现发生矿难的迹象。28日上午,滴道区区长李敬堂说,他确实在26日上午听到了煤矿爆炸的传言,有关领导也问情况,他派人在26日和27日查了两遍,都没发现,“发生事故的可能性不大。”

  省联合调查组当晚查实 地方政府4天调查竟无收获

  4月30日下午,黑龙江省有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进驻鸡西市。经连夜工作,矿主初步交代发生了矿难的事实,并交代有9人遇难。省联合调查组一夜破案,为何鸡西市和滴道区的调查组经过4天的调查仍然未果?

  记者采访中发现,鸡西市有关方面的调查多是针对记者的疑问,一些现象令人不解。

  记者27日提出,传言有矿难发生,为何矿主不见?区煤管局长的手机也关机?驻矿监察员也“请假”?有关部门是否对此进行调查?直到29日,滴道区区长李敬堂才告诉记者,矿主“高老三”在外地,身体不好。驻矿监察员也没找到。30日,记者仍然无法联系到区煤管局长刘崇和。

  4月28日,记者在距鸡西市20多公里的鸡东县殡仪馆,查到了“刘国山”的火化证明。虽然其家属称其死于矿难,但该证明上的死因却为“心脏病”,并印有“鸡西市公安局滴道区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大队”的印章。

  记者请派出所民警一同找到了刘国山的家。但刘国山家与其母亲家的房门均紧锁着。

  有家属证明“刘国山”死于矿难并有火化证明,煤矿浴室里还发现“崔志富”留下的衣物和身份证,另有人在谈论一个关于遇难者“陈忠全”的赔偿问题,这些是不是矿难发生的特征?

  对这些疑点,鸡西市和有关部门给记者进行了“答疑解惑”。鸡西市政府调查组副组长、市公安局副局长盛连俊29日晚对记者说,对刘国山的情况,现在死因还不明,因为没找到他的家属。鸡东县殡仪馆发现的死亡证明,也不一定是公安部门出的。矿上的两个人,否认了刘国山是矿工。另外,也没查明滴道区的刘国山和鸡东县殡仪馆火化的是否为同一人(此前记者调查发现刘国山身份证号码与殡仪馆死者的身份证号码相同)。

  盛连俊介绍,媒体在矿里发现了崔志富的身份证,经核实确为桂发煤矿矿工。经调查,这个人前几天和矿友打架后就失踪了。

  黑龙江煤矿安全监察局哈南监察分局监察专员刘振平说,确实有人举报发生矿难,还提供了一个“陈忠全”的名字,但鸡西市查无此人,留下的几个亲属的联系电话,对方也都否认。

  当记者带着滴道区副区长韩树国查看桂发煤矿附近那个可疑的小煤井时,韩树国竟然不知道这个井是什么煤矿,后来又说是龙煤集团的一个废弃井。

  有关部门除了回答记者的疑问,具体调查工作是如何开展的呢?27日下午,滴道区副区长韩树国向记者介绍,接到媒体的消息后,区里组成了13个小组检查煤矿。但记者在鸡西市采访,一直不知道调查组是如何进行调查的。直到4月30日下午,记者才得到了一份鸡西市政府《关于举报滴道区煤矿事故调查的进展情况》,一共不到250字的文字材料,证明对矿难的调查没有任何进展。

  瞒报矿难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5月1日16时许,鸡西市有关部门给记者发来材料称,发生矿难的煤矿确为桂发煤矿。而记者调查证实,这是一个未经验收不允许生产的煤矿。滴道区的材料显示:桂发煤矿建井于1986年,核定生产能力为4万吨。2007年与鸡西市宏鑫源煤矿进行资源整合,桂发煤矿为整合主体矿井。

  记者27日在滴道区煤管局提供的矿井分布图上,发现在桂发煤矿不远处就是宏鑫源煤矿,正好与记者发现的桂发煤矿附近那个可疑的煤井地点相吻合,事实上这就是桂发煤矿的另一个井口。

  记者还发现,在国家安监总局的2007年关闭矿井名单中,黑龙江鸡西市宏鑫源煤矿赫然在列。如果是这个矿发生了矿难,则说明一个已被关闭多年且正在被整合不允许生产的煤矿仍被盗采,并发生了矿难。

  记者看到,在一个网站上2011年3月6日收录的企业中,鸡西市宏鑫源煤矿仍然在列。“欢迎各界人士联系合作,共谋发展”,这个已经被关闭的煤矿再登网站寻求合作的内容耐人寻味。

  记者在鸡西市采访,滴道区有关人员不止一次提醒记者:“今年是地方政府换届年,出了事故不好办,请你关照一下。”

  矿难刚刚被证实,有关部门的调查仍将进一步深入。希望滴道区矿难的谜团能被一一揭开。(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程子龙)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段红彪】
    ----- 国内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