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航空弹药销毁实录:剧烈冲击波让官兵抬不起头

2012年01月06日 09:39 来源:人民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成功完成销毁后,官兵们露出欣慰的笑容。谭超摄
成功完成销毁后,官兵们露出欣慰的笑容。谭超摄

  这是一个特殊职业,被人称为“与死神打交道”的行当

  这是一群特殊战士,默默地行走在没有战争的战场中

  这是一份特殊使命,为祖国减少隐患为人民增添安宁

  初冬,皖东大山深处,一道火光闪过,晴天“霹雳”,近百米高的蘑菇云腾空而起,剧烈的爆炸冲击波,让官兵们在掩体里抬不起头。

  十几分钟后,现场一片沸腾。空军装备研究某所退役航弹处理站站长杨玉春和官兵们一道欢呼——这次野外烧炸毁任务的完成,创造了处理站组建34年来,安全接受销毁退役航空弹药6万余吨、成功排除未爆危险炮炸弹数百万枚的历史新纪录。

  不是战争,弹片却随时从头顶飞过;不是战场,硝烟却不时在身边弥漫。在与“魔鬼”上千次的决斗中,处理站官兵用忠诚、勇敢与智慧书写了“平日不打仗、天天上战场”的人生传奇。

  1.“战友们说我是胆大包天,我说没啥,就是和死神开了个玩笑”

  走进一个弹药仓库,一箱箱弹药码放得比人还高,一眼望不到边。工程师刘秀介绍,这里储存着炸弹、炮弹、火箭弹等几千吨、数百万发(颗)弹药。一旦发生危险,将波及方圆十几公里。一番话令记者不寒而栗。

  “航空炸弹不同于普通地面炸弹,它当量大、拆除复杂、危险性高,从搬运、拆弹、倒药到最后销毁,有十几道工序,每个环节都在与死神过招!”副站长林常海谈起对雷霆脾气的航弹“剖腹掏心”时仍心有余悸。

  有一次,他组织拆除100公斤未爆航明弹。当他习惯性地拧开一枚锈蚀的弹底端盖时,不经意间发现弹底多出一根钢丝绳,吓了他一大跳,额头冷飕飕地直冒汗。原来,这是一枚进口弹,外形和国产弹相同,但内置引信方式不同,一旦拉动钢丝,弹体会迅即引爆,后果将不堪设想。

  39岁的退役四期士官王志辉(现为非现役文职),说自己已经“死”过两次了。20年前,他第一次参加排弹差点被炸死,是战友用自己的命救了他。10年后,他的拆弹台上一发装箱的枪弹头曳光管突发自燃,恰巧旁边摆放着几十公斤发射药,身后又是刚入库的十几吨退役弹药。万一处置不当,方圆数里地将瞬间夷为平地。

  在这生死时刻,王志辉冲向前去,一把将箱盖扣上,拼命将箱子推下站台。由于处置得当,让20名战友“死里逃生”。“事后战友们说我是‘胆大包天’,我说没啥,就是和死神开了个玩笑!”

  危险无处不在,死亡如影相随。一次野外销毁作业,操作员按下起爆按钮,堆满弹药的销毁坑仍毫无动静。焦急地等待30分钟后,现场总指挥丁军穿上防爆服,只身前往排故。

  100米、50米、30米……丁军一步步靠近炸弹,身边的空气也随之凝固。突然,一股浓烟从弹药堆冒起。“快跑!”战友们呼喊未落,丁军感觉不妙,转身猛跑几十米后急忙扑倒。刹那间,一声巨雷响起,无数弹片从他头顶呼啸飞过……

  没排除过“哑炮”的人算不上真正的排弹专家。这是一次生与死的抗争。在空军某靶场进行某型航弹替代装药性能试验中,首次出现数千公斤大口径未爆弹。面对这个从未接触的“巨无霸”,工程师王代进这位走到哪响到哪的专家,此时心里直打鼓。他把自己关在房间,悄悄地给妻女留下一封遗书……

  王代进穿上行头,把战友们“赶”到安全区后,一步步向沉睡的“老虎”逼近。他俨然考古学家挖掘稀世珍宝一样从容不迫、小心翼翼。战友们远远地看着他趴在弹坑边,用手轻轻地把松动的沙土移走、移走……在7个小时的艰难挖掘中,身上的迷彩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额角的盐霜伴着汗水咂得他眼睛生疼、泪水涟涟。但他始终咬牙坚持,终于在地下4.7米处,“巨无霸”全部现出原形。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沉睡的“老虎”瞬间灰飞烟灭,剧烈的冲击波被当地有关部门监测为三级地震。当战友们从泥土里把他扶起时,王代进才知道自己又闯过了一次鬼门关……

[次页标题= 导航短标题=]
销毁炸弹前的准备。谭超摄
销毁炸弹前的准备。谭超摄

  2.“我的选择是留在现场与战友同生死共患难”

  现场静得似乎能听到针掉地的声音,还有彼此“咚咚咚”的心跳声。

  时间一秒秒过去,渐渐地,一股黄色TNT液体终于从倒药口流出……现场一片欢呼。

  第一次蒸倒退役航空炸弹试验的情景,原站长邓振礼记忆犹新。

  面对上千吨大口径废旧航空炸弹处理难题,能不能找到一种既经济又安全的方法?有一天,邓振礼听说兄弟单位采用蒸汽倒药销毁弹药,他立刻带人前往取经。

  接下来,他和原总工丁军带领销毁室的同志,日夜攻关,终于研制出一种全新的蒸气倒药设备。

  但面对这些存放时间比自己年龄还长的退役弹药,大家担心炸药与壳体之间发生反应,以至在拆卸和加热倒药过程中引发意外爆炸。这时,兄弟单位在拆卸弹药时,恰巧发生了爆炸事故。

  课题组顶着巨大的压力,进行第一次蒸倒退役航空炸弹试验。为以防万一,当时现场只留几个负责人。时任政委程正鑫闻讯后赶来,说:“我必须留在现场与战友同生死共患难。”

  “蒸倒成功了!”这一创举结束了我军以往单纯烧毁、炸毁废旧航空弹药的历史,实现了航空弹药由烧炸到拆倒到回收利用。

  “处理站历经4次编制调整,每一次都是新跨越。”所政委周文军介绍。近年来,随着弹药装备的更新换代,处理站每年销毁弹药的数量、型号都在刷新纪录。

  弹药处废,是个世界公认的难题,各国都在探索既科学安全,又经济简便的方法。早些年,处理站对退役航空弹药普遍采用引爆的方法集中销毁,这种方法虽然安全省事,但资源得不到回收,浪费很大。后来,他们采取人工拆卸方法,但工效低,易发事故。

  显然,传统的处废方法已经落伍。所长乔治军带领攻关组,瞄准世界弹药处理发展的潮流和趋势,决心设计一套高效安全的拆卸弹设备。

  没有图纸,没有资料,一切都从零开始。正课时间,他们蹲到车间,分解一枚枚航弹,构思工艺流程;业余时间,他们到工厂求教,到安徽、江苏、石家庄等军地院校求教。很多人自学了计算机应用、模糊数学、可靠性工程等专业知识。

  经过3年多的刻苦攻关,他们终于成功研制了某型航空炮弹引信拆卸系统。为检验其性能,课题组成员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上机操作试验。经检测,这种机器比手工操作提高效能十多倍,并彻底避免了因意外爆炸而导致的危险,被誉为“弹药处废行业走向机械化、智能化的一个标志”,获全军科技进步二等奖。

  3.“我不后悔,这里需要我,我也需要这里”

  处理站周围山高林密,官兵们分驻12个执勤点,营区积放着密密麻麻的各式退役危险炮(炸)弹和炸药。面对危险艰苦环境,自建站以来,先后有2500多名官兵在这里坚守。

  原总工程师丁军,两次入伍、19年与未爆弹、哑弹打交道,一生挚爱销毁事业。

  1993年8月,在西北某基地排除未爆航弹时,他累得几次吐血倒地,战友们赶紧把他送进医院。第二天,他坚持要去靶区,战友们怕累坏了他,就把他反锁在屋里。丁军见状急得打开窗子大声喊道:“再不放我出去,我就跳下去了!”大家拗不过他,只好把门打开。

  那年底,沿海某滩涂有未爆航弹。丁军不顾身体虚弱请缨带队前往。他们钻芦苇、走泥滩、趴沙窝,历经5天,查找出147枚未爆弹。由于长时间受海水浸泡,他的感冒复发,不得不再次住进医院。孰料,这竟成了这位排弹专家的最后一次出征。

  “肺癌晚期!”噩耗传来,他愧疚地向组织汇报:“没有意识到我得了这样的绝症,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在接受化疗期间,丁军仍在研究排弹方案。他对前去看望的领导说:“我有两个愿望:一是把海滩上的那147颗航弹排出来,那样我们就具备了在各种条件下的排弹经验;二是把自己这些年积累的排弹经验写出来,给大家留点资料……”

  生如夏花,灿若星河。这位与死神较量过无数次的排弹老兵,没有倒在硝烟的战场,却被无情的疾病悄然带走。

  工程师刘秀,坚守销毁一线33年,把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大山。

  单位组建时,刘秀是第一批建设者。没有房子,他们自己烧砖砌墙;没有饮水,他们开山凿井;为改变面貌,他们开荒植树。他先后送走了5任站长,一直舍不得离开心爱的岗位。经他栽种的数万株树苗,已经长成参天大树,昔日的荒山土岭如今已满目苍翠。

  “你后悔吗?”记者问他。

  “我不后悔,这里需要我,我也需要这里。”刘秀朴实的回答背后却是沉重的现实:

  长年累月工作在潮湿的环境中,他患了严重的关节炎,每逢阴雨天全身关节疼痛难耐;长时间接触弹药中的汞等有害物质,他时常恶心、头疼、吃不下饭。然而,面对一次次紧急任务,他却总是说:“现在销毁任务重,我是老同志,经验多,能多干一点是一点。”

  退役四期士官王志辉,从事弹药销毁17年,保持了70多场次安全销毁无差错,为军地排除危险弹药80多颗(枚),参与编写了10余万字的弹药销毁处理培训教材。2006年转业到地方,没呆几天又回到部队,现在是一名没有军衔的拆弹兵。其间,多家地方高校和爆破公司的优厚待遇都没让他心动。

  王志辉坦言:“在排弹的危险时刻,是部队战友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要用最美好的青春回报部队!”(冯春梅 王晓豪 李良泰)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王金志】
    ----- 国内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