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省城故事:车童的后代见证中国“城市快跑”

2012年09月21日 09:25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中新社石家庄9月21日电 题:车童的后代见证中国“城市快跑”

  中新社记者 鲁达 黄芳

  临近中秋,石家庄新客站施工现场,工人们正在对内部功能区做最后的完善。年底前,拥有百年历史的石家庄火车站将整体搬迁,时速350公里的京广高铁也将在此停靠。在“发展”这个词汇使用频率日高的年代,“火车拉来的城市”不断变幻背景,作为土生土长的石家庄人,房艳娥也感到目眩。

  现年53岁的房艳娥出生于铁路世家,爷爷是石家庄铁路出现后的第一代“车童”(乘务员的前身)。那是在20世纪初,由法国和比利时修建的京汉铁路(今京广铁路)与正太铁路(今石太铁路)交汇于此,石家庄因站而兴,一个面积不足0.1平方公里、仅有600余口人的村庄开始面对“跳跃”而来的城市。

  房艳娥的火车

  “车童的工作就是打扫车厢,生炉子,烧开水。那时车厢没有车梯,车童要一手扛着梯子,一手提着马灯挂在车边。还得随身带着木制的道钉用来当插销。”房艳娥这样形容爷爷的工作,还用“像做梦一样”形容这座城市的生活变迁。

  房艳娥是新中国第一批铁道兵的女儿,她本人在石家庄客运段工作了30余年,也是一位“老铁路”。

  她清楚地记得,小时候沿着铁路线上学,总能见到父辈们纯手工地扳道岔,拿着电话不断重复调度令。机务工人在树上挂着半截钢轨,火车临进站时“咣咣”敲打,指示火车放行。

  1980年,房艳娥参加工作,当乘务员。彼时,石家庄仍像一个“扩大的农村”:老车站是不足200平米的两层小楼,站前街只有一个小旅馆,放眼望去,灰尘漫天,到处是平房、胡同。整个客运段只有12对绿皮车,时速不过七八十公里。“火车晃晃悠悠地在铁轨上跑,眼巴巴地看着公路上国产的上海轿车绝尘而去。”

  绿皮车,黄皮车,蓝皮车,动车,高铁……房艳娥的30年几乎赶上了中国铁路的全部变化。“1996年7月1日,第一趟黄皮车(旅游列车)从石家庄开往秦皇岛,绿皮车逐渐退出历史舞台;1998年7月1日,蓝皮车(城际列车)开通;最大的变化发生在2007年4月18日,石家庄客运段第一组动车开通,时速250公里,石家庄市与京津形成两小时生活圈。”

  石家庄客运段首位女队长,动车组第一任队长……房艳娥和中国列车一起成长,感受着车里车外的世界。她感慨动车方便残障人士的无障碍设施,还有感应的洗手间、烘干机。随着列车垃圾收集装置的改进和乘客文明意识的提高,曾经在铁道沿线堆满餐盒和垃圾袋的两条“白色污染”带,如今已消失不见。

  会“跳”的城市

  随着火车颜色、速度的变化,石家庄也从村庄“跳跃”发展为全国特大城市之一。目前,石家庄为铁路、高铁枢纽城市,市区城市人口规模已达到286.2万,同时是全国重要的医药、纺织工业中心城市,重要的现代服务业和生物产业基地之一,华北重要商埠。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石家庄南北贸易枢纽的优势显现。房艳娥还记得,“石德线上,操着南方口音的商人们拎着塞满了服装、鞋袜的蛇皮袋来到石家庄;沿着石太铁路过来的山西、内蒙古乃至前苏联商人再把货拉回去。”闻名全国的南三条小商品市场、新华集贸市场围着火车站生根发芽、枝繁叶茂。

  房艳娥说,最近这十年,石家庄越来越像一个国际城市。让她感触最深的是,动车开通后,搭乘火车购物、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一到周末人们拎着小包简装出行,去北京、天津购物,“双城生活”也开始涌现。

  2012年,石家庄站在新的历史起点。年底前,京广高铁(京石客运专线、石武客运专线)将全线通车,石家庄全面并入高铁时代。不久前,《石家庄市城市轨道交通建设规划(2012~2020)》在国家获批,标志着这座城市也将步入“地铁时代”。

  火车承载了一个家族的记忆,更承载了这座城市梦想。现在,更多的人怀揣希望来到石家庄。房艳娥26岁的女儿韩芳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也成了一名铁路职工。(完)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