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吉林大火目击者:有已逃生工人重返火场救人遇难

2013年06月05日 08:59 来源:京华时报 参与互动(0)

花篮的挽联上写着缅怀母亲大人。京华时报记者谭青摄

    昨天早上,冷库外侧走廊的积水上,漂浮着员工逃生时掉落的一只手套。    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摄

公安设立采血点,将进行DNA鉴定。 京华时报记者谭青摄

    在宝源丰禽业公司大火中,120人遇难。据不少目击者透露,遇难者中,有的本有逃生机会,却重返火场救人,再也没能出来。

    3日晚7点多,在火灾现场的公路旁,一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边哭边盯着被抬出来的每一具遗体。小姑娘叫梁翠茹,父母都在宝源丰禽业公司上班。母亲王桂凤负责包装冻货,工作车间位于厂区西北角;父亲梁亚民在挂鸡台车间上班,工作地点位于厂区的东南角。

    火灾发生时,王桂凤从浓烟里狂奔出来,她第一时间给爱人梁亚民打电话,可怎么也打不通。王桂凤的表妹刘海霞也是死里逃生,她在宝源丰公司负责给包装纸壳箱打印。她说:“一位同事看见了梁亚民,他本来已经从大火里跑了出来,为了救人和扑火,又反身冲入了车间。”

    刘海霞说的目击者名叫李阔,记者在福阳医院找到了他,他与梁亚民同在挂鸡台车间上班。李阔说:“我向外跑的时候看见了梁亚民,如果他全力跑,一定跑得掉,可是他却转身向着火情最严重的走廊方向跑去,目的是想救人。”关于梁亚民等人重返火场的说法,记者在其他目击者那里得到了确认。一刘姓男子说:“的确有一批人冲出火场后又返回去救人了,好像带头的是一位车间主任,可是回去的那几个人,一个都没能出来。”

    寻

    行色匆匆筛医院峰回路转见亲人

    “老公,我看了,没有他俩的名字。”

    “那咱去下个医院。”

    这是一对中年夫妇在看过吉大一院二部烧伤科外墙上贴着的患者名单后的对话。由于两人走得匆忙,记者只记下他们寻找的是侄女王静美和侄女婿徐凯,两个年轻人只有二十出头,结婚不久,都在宝源丰上班,至今没有音信。

    3日中午,失踪人员冯利利的亲属也在该医院寻找她,记者留下亲属联系方式之后,于4日下午给其打电话。他说正在验DNA,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

    4日14时,在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二部。“昨天出事之后,我妈就失踪了。我们去了吉大一院、二院、中日联谊等八九家医院,到处找,也没有找到她。说实话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接到通知说我妈在这家医院呢。”伤者赵淑晶的女儿武佳欢激动地说。

    “我姑姑的工作是卸鸡腿,在宝源丰二车间离门最远的地方工作。”赵淑晶的侄子赵野说,赵淑晶烧伤面积达60%,重度吸入性损伤。“听到她还有意识的消息后,我们全家叫了6辆出租车赶过来。”

    忧

    儿媳破相婆婆闹心心理危机干预启动

    在吉大一院二部烧伤科,电梯口、病房门口聚集了几十位伤者家属。他们坐在简易泡沫垫上等待亲人的消息。一位老人在角落里拭着眼泪,她就是伤者孙玉娟的婆婆。

    “我今年都64岁了,不图别的,就图家人平安。儿媳妇平时跟我关系很好,人长得也漂亮,长头发。可我今天看见她的时候,不知道是烧的还是治疗关系,她变秃了,这以后可怎么过啊。”老人说,自己本来就有心脑血管疾病,一听到儿媳妇出事了,吃不好睡不好的。“我都不敢去看她,医生说她病情比较严重,我跟我儿子都不知道该咋办了。”

    “一个女人脸部烧伤,这个打击谁都承受不了。我们家里条件不好,现在我又必须得放下工作全力照顾她,她还得陆续地植皮。”伤者楚向超的丈夫说。

    针对伤者及家属可能出现的心理波动,长春市启动了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心理危机干预预案,动用两个梯队的专业人员深入到病房。“现在多数伤者情绪反应不是特别突出,在心理学上叫做麻木期,俗话说就是‘还没缓过神来’。”长春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郑晓华表示,再过一两天,他们可能会呈现出焦虑、后悔、自责及对同事、亲人遇难的悲痛心理等,对此专家们配有相应的处理模式。

    忆

    妻子走了,我和儿子相依为命

    离门最近却逃不出来

    每天一早,45岁的王俊波便带着儿子来到吉林宝源丰禽业公司门口等消息。6月3日,这家公司发生火灾,王俊波的妻子、46岁的邵金凤没有能够逃生。

    据王俊波说,得知公司发生事故,他便开始寻妻。“我内弟一天内把长春所有医院跑遍了,都没有找到。”不久,王俊波得知,妻子一班3个人,只跑出一个人。“就几秒钟的事,火就起来了。她应该是被挤在门那儿了,当时门都关着,人根本出不来。”

    王俊波说,妻子已在这家公司工作了3年多,在二车间的流水线工作。她的工位离门最近,遗憾的是,大火发生后,她没有能及时逃生。

    孩子收到学校慰问金

    王俊波告诉记者,再过两天儿子便要高考,他和妻子就盼着儿子能考一所大学。“寻思着先不告诉孩子,等他高考完了再说。”但出事当天,儿子便从网上知道了妈妈所在工厂出事的消息,就和班主任请假赶回家。“我儿子昨天哭了一宿,我也哭了一宿。”

    4日下午,王俊波儿子所在的学校特意开车到宝源丰禽业公司,班主任老师把高考的准考证交给孩子,并带来1000元慰问金,学校希望孩子能坚强地参加高考。

    下午6点多,王俊波带着儿子返回家中,他说今天还会到宝源丰禽业公司门口,继续等消息。

    妻子是全家人的支柱

    据了解,王俊波的妻子邵金凤是这一家人的生活支柱,每个月能挣2000多元,少的时候也有1800多元。

    5年前,王俊波得了肺结核,后来又得了心脏病,看病花了很多钱。“吃那些药把肝都弄坏了,我干不了累的活。”王俊波说。

    今年正月初七,王俊波的妈妈突发脑血栓去世,家里花光了积蓄,还和亲戚借了钱。不到半年时间,王俊波先后失去了两个亲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我家现在就我跟我儿子了,没啥别的亲人了。”

    王俊波说,妻子的脾气相当好,“我干一点累活,她回家就审我,她说你要那么干,我惦记你”。“我们结婚19年了,这几年主要就是她在外面跑,供着儿子上学。”每天早上4点20分,妻子出门上班。“冬天时候得晚上9点多才能回,有时候能到10点。平常七八点钟就回来。”

    本版据央视、新华社京华时报记者朱文强

【编辑:王安宁】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