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江苏多家合作社违规吸储放贷 制造假象应对检查

2014年01月24日 09:06 来源:中国广播网 参与互动(0)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播出了《江苏盐城多家农民资金合作社人去钱空 涉资金数亿》的相关报道。

  采访中,合作社的业务主管部门表示,已经试点了十年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属于新生事物,没经验、没人才、没人手,最终导致了监管缺位。那么,这些违规经营的合作社究竟是如何运转的,难以监管的背后是否还有其他的原因呢?

  据盐城市亭湖区民政局核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记载,亭湖区内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业务范围是“吸纳社员基础股金、互助金;向社员投放互助金;经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部门批准的其他业务。”合作社服务的人群限定在本区域内的合作社社员。

  调查采访中,东城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储户薛女士告诉记者,2011年至今,自己共存入东城合作社42万多元,但她并不是农民。

  薛女士:我是居民户口,但他吸储员不讲别的,就是说你存吧,反正给你一定的分红,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要这样做。

  薛女士所说的吸储员就是帮助合作社吸纳存款并从中提取佣金的人,他们大多有自己的工作,不需要在合作社上班,在当地人脉甚广。陈先生就先后在盐城市盐东和新洋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做吸储员,合作社根据业绩发工资。

  陈先生:一个就是基本工资,吸储在100万以内的,一个月是500块钱。然后再加上奖励的工资,根据吸储的多少来考核,每上升1万,奖励98块钱。

  据了解,东城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现任负责人徐建权同时也是盐城市某担保公司的负责人。夏存彬在徐建权旗下的担保公司和东城合作社两边上班,其中一项工作内容就是接送重要储户到合作社存款。

  夏存彬:社员的钱,只能再社员当中放贷,不能放给其他任何人,放贷的时候不能超过5万,超过5万就是违规。这一点,整个公司里面一点都没做到。

  既然合作社存在违规经营问题,做为业务主管部门的亭湖区委农村工作办公室为什么没能及时发现?

  办公室主任虞龙壮认为,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属于新生事物,没经验、没人才、没人手最终导致了监管缺位。据介绍,2004年前后,根据中央文件精神,盐城市在全国率先试点“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至今已经试点了10年。

  夏存彬告诉记者,为了应对检查、制造储户和贷款人都是本区域社员的假象,东城合作社专门购买了数百张电话号码卡并把电话呼叫转移到内部员工的手机上,夏存彬更像个演员。

  夏存彬:都是假电话。

  记者:这些电话的身份是什么呢?

  夏存彬:是社员的身份。

  记者:实际上呢?

  夏存彬:实际上没这个人。他放钱出去以后,他搞了一套假的,每个人都是编了一个名字,编了一个假的电话号码,通过呼叫转移,全部呼叫到一个电话上面。

  记者:呼叫转移到谁身上呢?

  夏存彬:当时在我身上,为什么我知道这个事情啊?

  记者:那你是要负责接这个电话?

  夏存彬:我专门负责接男的电话,还有一个是女的,是专门负责接女的电话。电话就全部打到我们这边,一来检查就通知我们,我们就接电话,我就扮演这个角色。

  夏存彬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个工作日记本,日记本中记录着从2011年11月9日至今的相关工作内容。其中,2011年12月10日,夏存彬写下了这样几个字:

  “吸储”,“不公开”,“陈”......这是什么意思?

  夏存彬:吸储不公开就是我当时在圣泰担保公司的时候,法人代表是徐建权,东城合作社的法人代表和圣泰担保公司的法人代表都是他。两个公司都是一个人的。这个陈叫陈标,他的身份是盐城市民政局社会保障处的一个处长,他在那边做我们的总经理,他就是开会的时候来跟我们谈这个事情。他说既然吸储了,就不要公开对外面说。

  夏存彬说,吸储不公开的背后是东城合作社违规甚至是违法的经营活动。

  夏存彬:东城公司在那边放贷的时候走正规帐,他放贷的时候只能放给社员,但是担保公司可以放给任何人。但是钱从哪来呢?一个是从东城公司调钱过来,把那边的资金抽倒,这是违规的。二,叫我们在东城公司向社会吸储,储户的钱不落东城的帐,都落到徐建全的个人借记卡上,钱就出去了。

  夏存彬:我在那边办了几张卡,就给他洗钱,东转一个,西转一个,都用自己的名义,自己的名义再交给他,卡都在公司里面。

  夏存彬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该担保公司的内部通讯录,其中,总经理室一栏内写有陈标的名字。现任盐城市民政局老龄委主任陈标对夏存彬的说法予以了否认,他表示,自己和东城合作社负责人徐建权只是比较要好的朋友。

  陈标:我跟他是比较要好的朋友,我不是帮他做事,我是就是说他人员的上下班,人员的管理,就等于说给他建立建立规章制度,我不是他的总经理,我真的没有讲过那样的话,我从来不管他那个。

  东城合作社吸储员吴新凯:我们就是陈标介绍过去的,我就帮他介绍存款。

  记者:陈标在东城合作社做什么事情呢?

  吴新凯:他去的时候做办公室主任。

  东城合作社会计宋爱玲证实,陈标曾在合作社报销过车费。

  宋爱玲:有的时候是报销一个车费,汽油费,因为他有时候过来,徐总就是象征性的,他拿着票到我们这边报销。

  东城合作社柜台营业员孙芝橙证实,陈标曾在会议上参与意见。

  孙芝橙:陈标啊,有时候过来,比如说管理一下,他有时候会议会参与意见。

  与此同时,亭湖区委、区政府已成立专案组,对相关合作社法人采取针对性措施,督促兑付。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关于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在“坚持社员制、封闭性原则,在不对外吸储放贷、不支付固定回报的前提下,推动社区性农村资金互助组织发展。”

  面对现状,做为在全国率先试点“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的江苏盐城将如何应对?数千名储户的巨额存款能追回吗?盐城“农民资金互助合作社”是否还存在其他隐忧?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记者 白宇)

【编辑:王浩成】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