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干部面对地方债心态各异 部分官员过年像过鬼门关 查看下一页

2014年08月18日 09:08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0)

  基层干部“地方债风险”心态录

  举债还是不举债,欠了债该怎么还,面对地方债务,基层干部有着各种不同的心态

  举债融资已成为地方政府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和城市发展的常规模式,近年来因“路不正、风险多、难持续”引发关注。

  在一些地方债务风险突出的地方,基层干部深切感受到被“逼债”的压力。房地产市场的风吹草动,牵动着一些依赖土地财政、靠地化债的地方干部的心绪。《瞭望》新闻周刊调研发现,对于如何化解政府性债务,基层干部也抱有各种各样的心态。

  “超常规发展就需要超常规举债”

  南方某市市长长期关注国内一些城市的发展模式,他对近些年发展最快的城市进行分析后认为,如果抛开质量仅说增长速度,这些城市都是通过大量的政府举债得到了超常规的发展。

  这位市长对重庆、深圳两地过去20年的发展进行对比后发现,一个城市要发展,不举债是不可能的,超常规的发展就需要超常规的举债。他说:“1992年时,重庆的发展远赶不上深圳,当时两市财力的差距最大时超过100亿元,但是从2012年开始,重庆财政总收入开始超过深圳。”在这一过程中,重庆市的八大融资平台起了重要作用。

  广西一位干部认为,举债发展,只要能掌握好现金流在时间段上的平衡,就能促进地方跨越式发展,也不会出大问题。他说:“我们开发一个新区,以前把土地整理出来,建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都是砸钱进去,现在慢慢才有一些房地产。在投资当时看成本很高,负债也较高,随着土地的升值,价值有十几倍的增长,不仅能偿还债务,也能推动地区发展。”

  除了“政绩冲动”外,现实的发展需要也是地方政府举债的重要原因。内蒙古的一位财政部门干部认为,有些民生项目,不允许政府“量力而行”,而是“砸锅卖铁”也要去做。他说:“例如,我们这里农业人口占绝大多数,新农合政策普及之后,农民的看病意识提高。但当地医院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每天爆满,很多人住在走廊里,政府只好咬紧牙举债重建医院。”

  “我们错过了举债发展的黄金期”

  “我们胆子小,错过了2008年以来举债发展的黄金期”,西部地区一位干部说。采访中,多有基层干部对于当地近几年没能大规模举债发展而感到遗憾。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财政局副局长张显刚等人认为,湘西的负债率在全省最低,并不能说明湘西金融风险控制得好,反而说明湘西在运用政府投融资渠道方面“后知后觉”。

  湘西干部们介绍,以交通建设投融资为例,湖南多地以百亿元计算,湘西才刚刚搭起平台。别人的很多项目已经建成,湘西刚上来却遭遇到国家踩刹车。当地有人议论,没赶上地方融资的“末班车”,反而踩到了收口子、控风险的“蛇尾巴”。

  湖南省长沙市一位干部表示,自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出现了举债建设方式以来,相关金融政策时紧时松,存在“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现象。政策的摇摆,催生了地方干部一种心理:抓住机遇赶紧贷款,搞得早是经验、成绩,搞得晚是问题、要被查处。所以一旦政策松动,就纷纷“抢机遇”、“求发展”。

  湖南省一位地级市副市长说:“我们去年搞城市多系统提质改造,光是道路建设项目就有207条路同时开工。说实在的,真是扰民。城区一度汽车无法通行,周边城市的摩的司机都跑到我们这里来拉人。幸好那半年多久旱无雨,老百姓虽怨声载道,但还是可以忍受。”半年之后,大部分项目竣工,城市面貌焕然一新,市民纷纷叫好。在一些网络论坛上,上半年的骂声和下半年的赞扬声形成鲜明对比。

  他说:“这么干,不得已啊。政策变化大,抓不住机遇,一等又不知道要多少年。”

  “前任借钱,后任借更多的钱”

  “地方政府举债,大多数会想到还;有的本来想还,但后面形势变化了,还不起了;也确实有的压根不想还。”南方一地级市市长说,比如一届市长任期5年,刚来时借钱用,等钱用完了,城市发展了,没等还钱,就调走了,新一届市长又来了。

  他说,没有哪一任市长会想“我不干别的事,赶紧把钱还了”,因为上一任市长借钱搞了街道、广场,升迁了,新来的市长也得干点事,所以也去借钱……到后面第四任、第五任,已经“债多不愁”了。

  多位受访基层干部对无节制举债表示担忧,中部省份的一位干部说:“有限任期的官员,不会对长远负责。前任借钱,后任借更多钱。借钱越多,摊子越大,表面上越繁荣。如果再不管住地方官员乱借钱、乱投钱的手,风险将继续累积。”

  今年以来,我国开始尝试把政府性债务纳入干部考核体系中,防止“前任借钱,后任借更多钱”恶性循环。对此,受访基层干部也提出自己的见解。

  广西一位城投公司负责人认为,把债务纳入考核,操作起来有难度。首先,要确定债务是谁任上搞出来的,从到任开始算起还是连历史债务一起算?其次,消化债务,地方上最主要的来源是靠土地出让,这在无形之中也会推高地价、房价,形成经济泡沫。

【编辑:王浩成】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