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德音孔昭,示我周行——记屠呦呦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2017年01月09日 10:1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资料图:屠呦呦。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揭晓 赵忠贤屠呦呦获奖  来源:央视新闻

  中新网北京1月9日电 题:德音孔昭,示我周行——记屠呦呦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中新网记者 张素

  86岁的屠呦呦9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接过证书,成为首位获得中国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女性科学家。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屠呦呦并不陌生。2015年,她以“从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青蒿素,开创疟疾治疗新方法”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经过报道,人们不仅“解密”了屠呦呦其人,还重温了《诗经•小雅》名句“呦呦鹿鸣,食野之蒿”,认为这预言了屠呦呦与青蒿的渊源。

  而对屠呦呦身边的人来说,这首诗另有寓意。诗中言“德音孔昭”是指她品德高尚,“示我周行”是指大伙遵照着这条“大道”向前行。

  屠呦呦现任中国中医科学院青蒿素研究中心主任。自1971年改变青蒿传统提取工艺,率先提取得到对疟原虫抑制率达100%的青蒿抗疟有效部位“醚中干”以来,她始终在这个领域深耕。“要让青蒿素物尽其用。”她说。

  “一说起青蒿素,她的眼睛就发亮。”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曹洪欣模仿着屠呦呦急得拍桌子的模样,“她说‘青蒿素不可滥用,院长你能不能给点资金,让我做些青蒿素适应性研究’”。

  1995年加入屠呦呦课题组的杨岚深有感触。彼时,青蒿素的研究热潮早已散去,申请经费也有难度,“但屠老师从未放弃”。基于这份坚持,他们发现青蒿素对于抗肿瘤、治疗免疫抑制性疾病等有一定的作用,近期计划在获批后开展临床试验。

  廖福龙是屠呦呦研究团队的成员。在他看来,科学家从事研究往往是好奇心驱使,“屠老师的原动力除了有好奇心,更有责任心。她常说‘国家培养了我,我一定要给国家做些事情’”。

  目前,中国中医科学院已将青蒿素系列研究列入“十三五”时期重点任务。廖福龙介绍说,青蒿素进入患者体内,为何会在被疟原虫感染的红细胞内浓度最高;经过人体代谢,又如何变成药效更强的双氢青蒿素。这些课题都等着他们去攻克。

  “当前形势大好,党和国家倡导创新、鼓励创业,科研环境非常好,年轻人可以自主选择。”屠呦呦欣慰地说,“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科学家不会只是我一个人”。

  曾陪同屠呦呦到瑞典领取诺贝尔奖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更懂老友的心思。他说,奖项只是一个光环,能够挽救成千上百万人的生命才是伟大的事业,屠呦呦贵在“褪去光环、回归本真”。

  由于年事已高,近年来屠呦呦深居简出。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她在母校北京大学医学部和任职单位中国中医科学院分别设立用于资助年轻人的“屠呦呦医药人才奖励基金”。

  更多时候,屠呦呦总是想办法婉拒媒体采访和社会活动。“不要用我的名字,我已经够张扬的了。”她说。曹洪欣也学着屠呦呦的口吻:“院长,可以了吧,赶紧停下来吧。我不太愿意搞这些场合上的事情,还是让我谈科研项目吧”。

  令屠呦呦等中医药行业科技工作者倍感振奋的是,2016年底,中国官方发布首部《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也已获得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将于2017年7月1日正式施行,体现出社会对于中医药行业的认可。

  “德音孔昭,示我周行。”北京大学医学部原主任韩启德曾以一幅手书赠予屠呦呦86岁寿辰,呼吁更多人传承其科学精神、传承其科学事业。在中国中医药高速发展的今天,屠呦呦继续领路前行。(完)

【编辑:李季】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