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司法拘留、信用惩戒、网络查控 全国法院掀执行风暴

2018年06月14日 07:18 来源:人民日报 参与互动 

视频:“老赖”手机尾号99999 依法拍出48万元  来源:安徽卫视

  依法拘留、信用惩戒、网络查控,更多被执行人主动履行义务

  全国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

  核心阅读

  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战之年。全国法院依法惩治拒执犯罪、强化信用惩戒,运用网络查控、网络拍卖等信息化手段,充分提高了执行效率和威慑力。越来越多的老赖从“花招百出”逃避执行转向自觉履行,“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取得明显成效。

  13日,最高法新闻局、执行局、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举办第五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从9时至12时,3小时不间断直播,全程穿插执行知识解答,1100万网友实时观看了一堂生动的执行行动普法公开课。

  今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决战之年,全国法院掀起“执行风暴”,加大执行力度,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制约法院执行的体制机制障碍。

  “从2015年1月至今年4月份,全国法院对拒执罪被告人共判处刑罚8687人。”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在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日前,最高法还发布了十起人民法院依法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典型案例,进一步指导各地法院准确高效地打击拒执犯罪。老赖真的赖不下去了。

  昔:表面装穷,暗自挥霍,耍赖花招多

  今:司法拘留、信用惩戒,老赖主动还钱

  过去,对失信被执行人,较少以拒执罪追究刑事责任,司法拘留也不常用。在“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中,各地法院对一批符合法定条件的老赖依法启动刑事追责或司法拘留,有力震慑了老赖。不少失信多年的被执行人很畏惧,“现在欠钱不还也会坐牢。” 一些老赖听说被拘留,“负翁”立刻变“富翁”,还没被送到拘留所,便把所欠多年的债务清偿了。

  近日,福建省邵武市人民法院依法对拒不履行环保处罚并辱骂执行法官的被执行人徐某某采取司法拘留15天、罚款2000元的强制惩戒措施。徐某某慑于强制措施的威力,主动缴纳了市环保局对其作出的污染环境罚款39000元。2016年以来,邵武法院共司法拘留46名情节恶劣的老赖,有力打击了失信被执行人抗拒执行的气焰。

  近年来,最高法建立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制度,推动建立联合信用惩戒机制,让失信被执行人寸步难行。近日,在民间借贷纠纷中长期拒不还款的林某被福建省惠安县人民法院列入黑名单,法院发现,林某一面装穷,一面送自己的两名子女就读高收费的私立学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惠安法院向该学校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禁止被执行人的子女在该校就读,建议将其转入公立学校。

  不得坐飞机、乘高铁、住豪华酒店,不得贷款、新办公司,不得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随着信用惩戒的不断收紧,越来越多的失信被执行人选择主动联系法院,履行早该履行的义务。

  昔:两个法官一台车,查人找物难又慢

  今:轻点鼠标网络查控,快速冻结老赖存款

  “执行难”,曾经难在找人查物。不少老赖通过“跑路”、转移财产等方式与法院“躲猫猫”。而要找人查物,靠过去“两个法官一台车四处找”的方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执行的需要了。

  从2013年起,最高法逐步建成了从最高法到基层法院4级联动的执行网络查控平台,通过与人民银行、公安部等联网与数据共享,实现对老赖行踪和财产的即时查询。法官足不出户轻点鼠标,便可冻结甚至扣划老赖存款。

  李某是一名电商从业人员,其支付宝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资金往来,可她却是一名背负140多万元银行贷款债务的失信被执行人。5月8日,福建省南平市延平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对李某名下财产进行网络查询时,发现李某名下的支付宝账户上有一笔40余万元的资金。延平法院立即向位于杭州的支付宝(中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出《协助冻结通知书》,对方收悉后,依法冻结了李某的支付宝账户。

  支付宝账户被冻结,电商业务告急,李某顿时犹如热锅上的蚂蚁。6月1日,她主动联系申请执行人南平农村商业银行峡阳支行到延平法院清还债务,并申请“解冻”其支付宝账户。

  网络查控大大提高了执行效率,数据显示,现在,一名法官一年通过网络查控执行到位的财产相当于过去十年的总和。

  昔:司法拍卖溢价率低,容易暗箱操作

  今:大数据助力拍卖评估,汽车房产也可快速变现

  成功查扣被执行人房屋、车辆,意味着执行有了着落。但是,申请执行人最终拿到钱款,还得经过评估、拍卖环节。过去,司法拍卖周期长、溢价率低、佣金高,而且容易滋生暗箱操作的腐败,受到诟病。2013年以来,最高法大力推动网络司法拍卖,用“互联网+”的思路解决了困扰多年的难题。

  前不久,刘先生申请了强制执行,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查封了被执行人名下的一辆别克轿车,并拟对该车进行司法拍卖。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委托京东公司利用大数据评估平台进行现场评估。

  5月10日,京东公司工作人员录入车辆信息等基本数据后不到一分钟即给出车辆评估价格,并以此作为起拍价,迅速启动司法拍卖程序。

  朝阳区法院执行二庭法官侯世永说:“传统的司法拍卖,需要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价格评估,因涉及摇号、寄送材料、评估、送达报告等流程,仅在财产评估环节就需要至少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将大数据引入评估定价环节,大大提升执行效率,降低评估成本,使财产尽快变现,切实高效实现申请人合法权益。”

  5月17日,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整体处置一处烂尾楼盘。拍卖过程中,经过19回合竞价,14次网络出价延时,最终以9.77亿余元成交,刷新该院司法网拍成交纪录,创下司法网拍单笔成交最高额。

  据统计,自开展网络司法拍卖以来,巴南法院共进行网拍185次,成交价累计11.29亿元,全球参与、阳光透明、零佣金、高溢价率的网络司法拍卖已经成为处置被执行人财产的重要途径。

【编辑:唐云云】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