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祖孙三代火车司机 60年来见证“中国速度”

2018年09月21日 09: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祖孙三代火车司机见证“中国速度”

  在京沪线南京东机务段,有一户“火车司机世家”。从新中国第一代蒸汽机车到高铁“复兴号”动车组,从时速30公里到350公里,爷爷姜福临、爸爸姜爱舜、孙子瞿俊杰,祖孙三代接力“舞龙头”,亲历了半个多世纪以来江南、江淮铁路的历史变迁,也见证了中国铁路的飞速发展。

  2018年的春运,28岁的瞿俊杰第一次开上了“复兴号”高铁动车组。“我爷爷开火车,我爸爸开火车,我也一直想开火车。”在瞿俊杰看来,开火车自始至终都是他的职业梦想。

  在他的家族里,祖孙三代人的火车情缘延续了60多年。

  1956年,瞿俊杰的爷爷姜福临成为新中国第一代蒸汽机车司机。1984年,爸爸姜爱舜接过爷爷的班,成为一名内燃机、电力机车的司机。如今,90后瞿俊杰又把这个“接力棒”稳稳地握在手心,成为了一名高铁司机。

  驾驶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高铁列车,觉得“开起来像飞一样”的瞿俊杰,始终把父亲的话默默记在心里,“安全是铁路的命根子,保证铁路运行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同样的话,爷爷姜福临也曾对姜爱舜念叨过。

  1934年出生的姜福临,1951年参加铁路工作,刚开始是蒸汽机车上的司炉工。当时,机车的牵引力全靠人不停地将撒过水的煤炭铲起,精准投至大炉烧水,产生水蒸汽,牵引机车运行。

  “一锹湿煤重约5公斤,一趟车要烧掉六七吨煤炭。”姜福临回忆,途中还要配合瞭望信号、拉小水泵上水等工作。尽管环境艰苦,但姜福临从没后悔,从司炉工到副司机再到第一代蒸汽机车司机,这一坚持就是44年。

  从小看着父亲奔走在铁路一线,姜爱舜对火车有着莫名的好感。1983年,姜爱舜参加铁路招工,成为南京东机务段的一名新兵。

  上世纪80年代,京沪铁路沪宁段蒸汽机车逐步退役,机车转型,跨进内燃动力时代。1984年12月,姜福临告别蒸汽机,登上DF4型内燃机车担任学习司机。1991年,顺利考取内燃机车驾照。

  姜福临回忆,内燃机车是个“油耗子”,发动起来噪音大、油味重。狭小的驾驶室里,两名司机讲话基本靠吼,说起话来像是在吵架,但他觉得,跟父亲相比,自己是幸运的。

  2006年7月,沪宁铁路迎来电气化时代,采用的是单司机值乘。司机室配备有信号仪表,装有电风扇,瞭望条件大为改善,“不用再像父辈那样探头窗外瞭望开火车了”。

  从1997年到2007年,中国铁路先后经历6次“大提速”,20世纪末,铁路平均时速仅五六十公里,到第六次提速完成,主要干线开始以时速200公里运行。

  2012年,电力机车再次升级换代,姜爱舜挑起大梁,担任南京至杭州间客运列车司机。在他看来,铁路发展升级了,但“安全大于天”的铁律和责任没有变。开了27年火车的姜爱舜,先后驾驶了7种车型,平安行驶300多万公里。

  “开火车,讲究的是安全、正点和平稳。爷爷、父亲开车一生平安,很了不起!”瞿俊杰说,既然做了火车司机,就要有责任感和担当。

  这个2009年加入南京东机务段、从电力机车货车副司机干起的90后,伴随着铁路时代的升级换代,也在加速成长,2015年凭借过硬的能力脱颖而出,瞿俊杰顺利考上高铁司机。

  第一次独立驾驶沪宁城际动车时,瞿俊杰非常紧张,从南京到上海,时速250公里,全程下来,一双白手套已经完全湿透。现在,他已经熟练掌握了5种不同类型的高铁列车,安全行驶330万公里。

  看着儿子瞿俊杰的每一步成长,姜爱舜深有感触,他觉得自己和儿子都赶上了好时代,在他看来,“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高铁事业更需要一代代铁路人的努力、奋斗和传承,跑出新时代的幸福感”。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李润文 通讯员 马爱民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张燕玲】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