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记者手记:初识“雪龙”号上的三类中国“南极人”

2018年11月25日 18:45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 

  记者手记:初识“雪龙”号上的三类中国“南极人”

  新华社“雪龙”号11月25日电 记者手记:初识“雪龙”号上的三类中国“南极人”

  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11月25日,“雪龙”号航行在南大洋浮冰区。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中国第35次南极科学考察队25日搭乘“雪龙”号极地科考船驶入南大洋浮冰区,继续向南极中山站进发。随船采访将近一个月,船上的三类“南极人”给人印象深刻。他们分别是登顶过南极冰盖之巅冰穹A的科考队员、在中山站度过一年以上的越冬队员、以及多次前往南极科考的“老南极”。

  冰穹A位于南纬80度以南,是南极冰盖的最高区域,海拔超过4000米,高寒缺氧,被称为“生命禁区”、南极科学研究的制高点。建在这里的中国昆仑站,是目前人类在南极内陆海拔4000米以上地区建立的唯一科考站。

  挺进冰盖之巅绝非易事。从位于南纬69度22分的中山站前往昆仑站,需要经过1200多公里的冰雪路,会遇到冰裂隙、白化天、地吹雪等致命路况和天气。本次科考队副领队魏福海曾9次赴南极执行任务并担任过昆仑站站长,他引用古人话语说道:“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固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每秒50米的大风、50多天伸手不见五指的极夜……在遥远的南极大陆度过漫长的越冬期,需要耐住无尽的寂寞与酸楚。

11月25日,“雪龙”号航行在南大洋浮冰区。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研究极区高空大气物理的胡红桥曾经两次在中山站越冬,每次超过500天。这次考察,他将第三次在中山站越冬。在他看来,除了难免的思念、孤独之外,留下的多半是快乐越冬、和谐越冬、收获越冬。

  “中山站是难得的极光观测之地。把南极的工作当成事业的追求和难得的人生经历,会另有一番天地。”胡红桥说。

  “雪龙”号上多次到过南极的科考队员并不少。本次科考队安全督导员吴林,曾经参加1984年中国首次南极考察,参与过中国首个南极考察站长城站的建设。这回他将要第22次在南极过春节了。

  “雪龙”号航行期间,吴林带领水手和木匠每天检查货物的绑扎情况,排除安全隐患。对于即将在中山站进行的卸货作业,经验丰富的他也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很多船员和我一样,错过许多与家人团聚的时间,”吴林说,“但是我们并不后悔,极地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

  11月25日拍摄的浮冰与帝企鹅。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采访多了,发现这三类“南极人”有着一些共同特点,比如都更加沉稳内敛,说起南极甚至有些轻描淡写。

  “等到了南极,更多地走进科考队员的内心世界,触碰到他们最柔软处和激情澎湃处,你便能更好地感知他们对南极深深的情感和复杂的感受。”多次登上南极冰盖之巅的本次科考队领队孙波说。

  再过几天,“雪龙”号将驶入南极圈,抵达中山站。届时,记者将与科考队员们一道在南极工作和生活数月,迎着南极的狂风暴雪,聆听他们内心的声音,见证他们在这块冰雪大陆上的默默奉献。

【编辑:左盛丹】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