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世维会勾结反华势力 编造新疆内幕材料粉饰恐怖行径

世维会勾结反华势力 编造新疆内幕材料粉饰恐怖行径

2019年12月19日 09:34 来源:环球时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世维会”加紧勾结西方反华势力,编造新疆“内幕材料”粉饰自身恐怖行径

  【环球时报驻德国特约记者 郑晨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张寒】编者的话:围绕新疆问题,西方一些媒体和政客不断炒作和抹黑中国正当的反恐去极端化举措,对中方播出的新疆反恐纪录片则选择性沉默。很明显,西方预设了“镜头”。而在这个“镜头”中,“疆独”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简称“世维会”)也扮演着一定角色。上周,国新办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新疆稳定发展的相关情况,“世维会”的一些头目,比如多里坤·艾沙等人随即跳了出来,肆意抹黑新疆。这不奇怪,“世维会”从成立之初就带有涉恐基因,该组织及相关头目拿着西方机构的钱,与一些西方媒体和政客相互勾连,提供所谓涉疆“内幕材料”,挑动民族仇恨和宗教矛盾。

  策划分裂活动的小楼,通缉名单上的“主席”

  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的阿道夫·库尔平大街9号,是一幢小楼。该处靠近火车总站和商业区,处于闹中取静的区域。外表看,该建筑并不起眼,但它却被认为是“疆独”组织在全球的一个心脏,许多“疆独”活动都是在这里策划的。这就是“世维会”的总部。曾经,这幢楼没有门牌号,至少在2009年新疆“七五”暴力犯罪事件后,它才受到德国媒体关注,现在在谷歌地图上也有明确标注。而那场暴恐事件正是这个组织策划、煽动的。

  “七五”事件后,《环球时报》记者曾采访过该组织的几名头目,包括当时还是“秘书长”的多里坤·艾沙、“世维会”青年委员会负责人海域尔·库尔班等。本来说好在总部办公室见面,后来被改在一家咖啡店。采访后,记者在总部外拍照,他们却叫来警察,说怀疑记者是间谍。记者遭德国警察纠缠3小时,在声明要见中国大使馆人员后才被放行。

  《环球时报》记者了解到,“世维会”于2017年11月的第六届特别大会选出了新任“主席”,就是原“秘书长”多里坤·艾沙,在他之前担任“世维会”主席、目前流亡美国的热比娅则成为该组织最高头目。当时,“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对媒体称,此次大会对“世维会”来说非常重要。按照他的说法,会上选出了新的大小头目,以应对“国际秩序的一些变化”。他还说,总部将向分散在世界多国的地方组织放权,还要加强与所谓国际机构及人士的合作。“我们准备付出任何代价!”慕尼黑报纸《南德意志报》报道时曾引用该组织的叫嚣。

  根据媒体披露的信息,多里坤·艾沙来自新疆的阿克苏。还是一名学生时,他就开始参与政治活动。读大学期间,他被学校开除。1994年,多里坤·艾沙逃往土耳其。1995年12月,在安卡拉举行的一次会议上,多里坤·艾沙公开承认:“在和田地区发生的反抗中国暴政的起义,就是由我们组织策划的。”1996年,多里坤·艾沙移居德国。抵达后不久,其妻子和女儿就去旅行了,他在此期间参与成立了“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中国政府公布的首批“东突”恐怖组织之一——编者注)。8年后的2004年4月,“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和分裂组织“东突民族大会”联合成立“世维会”,曾逃亡国外的老“东突”分子艾沙的儿子艾尔肯被选为首任“主席”,之后就是热比娅。

  “世维会”自称在18个国家拥有附属机构,主要是美国、加拿大、土耳其和一些欧洲国家,日本、澳大利亚等国也有。“世维会”常举办示威活动及所谓“文化节”。在慕尼黑,他们在离中国总领事馆120米的地方停放了一辆汽车拖车,写着“世维会”的口号:维吾尔人的自由、人权和民主。“这是一种小挑衅。”《南德意志报》写道。

  现年52岁的多里坤·艾沙曾被捕过多次:1999年在德国法兰克福,2009年在韩国首尔,2017年在意大利罗马……2003年,中国公安部认定多里坤·艾沙为恐怖组织“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的主要骨干。2006年,多里坤·艾沙成为德国公民。2009年,当他在首尔受困时,德国为他提供了帮助。

  “与以前的暴力形象相比,‘世维会’现在有了更多包装”

  “‘世维会’的核心目标一直没变,就是争取新疆‘独立’。”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德国慕尼黑中国少数民族问题学者韦恩斯海姆如是说。

  的确,多年前《环球时报》记者采访“世维会”时,他们就这样明确表示。不过,与以前的暴力形象相比,“世维会”现在有了更多“包装”。韦恩斯海姆说,像多里坤·艾沙,现在在德国媒体面前一改形象,变得更加“温和”,还不断诉说自己的“悲惨”故事,博取同情。

  这掩盖不了多里坤·艾沙和“世维会”的本性。2017年上半年,多里坤·艾沙及“世维会”在北塞浦路斯和柏林召开所谓“战略研讨会”,提出要统合境外“东突”势力,建立武装力量。2019年3月,热比娅在网上发布的一段音频,透露了“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与“东伊运”恐怖组织勾结向叙利亚输送“圣战”分子的事实。此外,“世维会”还联合“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帮助在埃及、马来西亚等国的中国新疆籍恐怖分子向荷兰、土耳其转移,经土耳其输送至叙利亚等地参加“圣战”……

  韦恩斯海姆表示,“世维会”现在的战略,一是加强与德国国内及国际反华机构的合作,比如位于德国哥廷根的“支持被威胁民众协会”(GfbV)。这个协会曾多次邀请热比娅和多里坤·艾沙演讲,披露所谓“中国迫害维吾尔人”的情况。德国绿党、德国议会人权委员会等也是“世维会”的合作伙伴。位于德国的欧洲最大中国研究机构——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其专家不时与“世维会”“你唱我和”。

  去年5月,在联合国非政府组织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中国外交官申请取消“支持被威胁民众协会”在联合国的顾问地位。德国《法兰克福汇报》当时报道称,多里坤·艾沙也隶属该协会,而中国的提议引发两个阵营争吵,一边是德国、欧盟和美国,另一边是中国、俄罗斯、伊朗、古巴和巴基斯坦。

  二是与“藏独”“港独”等组织合流。今年10月1日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日,2日,数百“疆独”“藏独”和“港独”分子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集会。该活动由支持“藏独”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世维会”及“东突”分子创立的“无代表权国家与民族组织”(UNPO)等共同举办,多里坤·艾沙目前也是“UNPO”的副主席。

  三是与西方媒体合作,进行歪曲报道。比如,提供所谓新疆“再教育营”资料等。四是与西方政客一起施压中国,遏制中国崛起。

  这些动作从今年10月22日“世维会”在柏林设分部可见一斑。当天,前往“捧场”的有来自前东德地区、隶属执政党的国会议员马丁·帕策尔特,有来自慕尼黑的绿党议员玛格丽特·鲍斯,有美国驻德使馆代表尼尔森,有台湾当局“驻德代表”谢志伟,还有“支持被威胁民众协会”主席德里乌斯和“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负责人凯·穆勒。此前,即6月4日,美众议长佩洛西、美国民主基金会主席卡尔·戈什曼等人,还为多里坤·艾沙颁发了所谓2019年度“民主贡献奖”。

  值得一提的是,慕尼黑被认为是流亡维吾尔人的政治中心。这里是西方最早的维吾尔人定居的地方。冷战期间对苏联进行广播的美国“自由电台”总部设在这里,并有维吾尔语项目。目前约有700名维吾尔人居住在此,在德国共有约1500名维吾尔人。

  《环球时报》记者从德国联邦移民及难民事务局了解到,2016年有23名维吾尔人到德国寻求庇护,2017年为31人,2018年为68人。而在2019年,到9月底就有125人。这些人大多不是从中国国内而来,而是从其他伊斯兰国家或非洲国家来到德国的。相关人士称,他们担心遭所在国遣返,于是纷纷前往德国。韦恩斯海姆认为,这与近来西方国家频频指责中国新疆政策,而伊斯兰国家支持中国的现状相符合。

  他们相互勾结,无关“人权”

  “我们的经费来自我们的人民。”之前,还是“秘书长”的多里坤·艾沙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这样宣称。实际上,“世维会”的最大金主是美国民主基金会(NED)——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此外,也有一些欧洲基金会及人权机构在背后资助“世维会”。

  在NED的网站上可以看到,“新疆”用的是“XINJIANG/EAST TURKESTAN”。须知,“EAST TURKESTAN”(东突厥斯坦)往往是“疆独”分子和分裂势力对新疆的称呼,NED明目张胆地为他们背书。据统计,2017年度,NED对“世维会”等“东突”组织的资助额为55.6万美元,2018年度为66.9万美元,2019年度为96万美元。

  NED的主要资金来源是美国国会,其组织架构带有浓厚的“官方”色彩。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地缘政治学家威廉·恩道尔曾在加拿大全球化研究中心网站上撰文,提及NED资助“世维会”,赞助在慕尼黑开办、培训“世维会”头目的“领导能力”训练班。他认为,华盛顿干预新疆事务与其所声称的“人权”问题并无关联,而是因为“地处欧亚大陆的新疆,对中国未来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的经济能源合作意义重大”。

  美国作家、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创建者马克斯·布鲁门塔尔去年8月撰文称,随着美中对抗加深,华盛顿企图利用新疆问题讨价还价,对北京进一步施压。他在文中提到与“世维会执行委员会”头目、曾为美国资助的“自由亚洲电台”工作的奥梅尔·卡纳特的一次相遇,后者先是对他声称有超过100万人被关在新疆“再教育营”里,后来又表示“100万”是基于西方媒体的估算。卡纳特告诉他,“世维会”向美国政府和西方媒体提供了很多有关新疆的信息。

  “世维会”还在推动其他计划,多里坤·艾沙11月下旬接受《南德意志报》采访时说漏了嘴。据报道,多里坤·艾沙的第一步是让新疆问题进一步“国际化”,第二步则是要增加对中国的压力,让西方公司撤出新疆。

  韦恩斯海姆说,近期一些德国媒体、政客和人权组织施压德国大众、西门子等在新疆有业务的企业。不久前,德国联邦议院中德议员小组副主席、自民党政客福格尔对德意志电台表示,鉴于中国对国内少数民族的“打压”,在华德企应该承担起应尽的义务。“应该划出一条红线。”福格尔鼓噪道。

  大众在乌鲁木齐的工厂于2013年开工,生产适用于中国市场的桑塔纳小轿车,相关协议在此前一年默克尔总理访华时签署。大众公司称,该公司在新疆工作的所有员工均同上汽大众直接签署了工作合同,“我们相信,这里没有任何一名员工是被强制工作”。在乌鲁木齐开办工厂为增强大众公司在中国西北地区的活力发挥着重要作用。“根据我们的判断,这一地区在未来数年经济地位会继续提升。”该公司称。

【编辑:于晓】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