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火神山医院洗消分队分队长:每次洗消都是对战友负责

火神山医院洗消分队分队长:每次洗消都是对战友负责

2020年04月09日 04:36 来源:法制日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交一份不扣分的答卷

图为张鹏飞近照。 王皓宇 摄

  □ 本报记者  廉颖婷

  □ 本报通讯员 王均波 权东

  “01,我是02,我已到达指定位置。”

  “01,我是03,我已做好消杀准备。”

  战“疫”中的每个早晨,都是二级军士长、火神山医院洗消分队分队长张鹏飞最忙碌的时刻,他要快速安排队员进入战位。

  在火神山医院,有一个用高科技、智能化技术打造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高地,大家用智能清扫机器人、履带式防疫消杀机器人、猛士卫生防疫车和人工喷雾器等装备,保障数万平方米营区和病区的安全,交上一份不扣分的答卷。

  每次洗消都是对战友的负责

  “所有门把手、传递窗按照流程由前至后、由上至下,再人工擦拭消毒一次。”

  “队长,咱们的智能消杀机器人已经全覆盖洗消了一遍,怎么还要人工洗消?”

  在张鹏飞眼里,虽然机器人能做到洗消全覆盖,但门把手、传递窗这些部位是医护人员经常触碰的地方,更是病毒容易残留的地方。多洗消一遍,医护人员被感染的风险就会降低一分。

  中午时分,经过一上午洗消作业的张鹏飞已经非常疲惫,但他仍带着队员邢录震,将3条200多米长的医护人员通道手工洗消一遍,才放心地走出医疗区。

  “这条南北走向的医务通道有210米长,还有东西走向的医务通道,上下两层加起来得有400多米,是所有医护人员出入病区的唯一通道,环境洗消极其重要。”感染控制科医师李顺飞说。

  “医生确保打胜仗,我们确保零感染。”张鹏飞带领队员,每天对医务通道进行两次以上卫生清理和洗消作业。

  据不完全统计,每消杀作业一次,洗消人员手臂上下挥动消杀设备的次数都在2600次以上。张鹏飞和队员对医务通道累计清扫和消杀280余次,累计消杀量达120万立方米以上。

  “感控工作只有100分和0分,认真做好1万次,哪怕有一次疏忽,所有努力都将白费,医院的感控成绩就是0分。”医院领导如此评价洗消工作。

  每次冲锋都是对部属的爱护

  “从上至下、从左至右,Z字型、打点扫面结合。”每次进入“红区”前,干过3年防化兵的张鹏飞都会不厌其烦地提醒队员,要严格按照操作规程组织消杀,他深知病毒的厉害。

  医务部助理员曲晨龙说,大家都知道医务人员治病救人,却很少有人知道洗消分队。他们是医院感控的第一道防线,只有经过严格洗消,患者才能进入病房。

  火神山医院组建之初,医院领导发现张鹏飞曾在防化、炮兵、侦察等11个岗位工作,又参加过多次维和、救灾等急难险重任务,便任命他为洗消分队分队长。

  张鹏飞走马上任后发现,分给自己的队员没有洗消专业的,甚至有的队员连洗消专业都没听过。

  为尽快展开洗消工作,并确保部属安全,张鹏飞发挥当过防化兵和军事教员的优势,连夜展开培训,手把手教大家洗消作业流程、消毒剂配制和个人防护,很快就把一群门外汉训练成专业洗消员。

  张鹏飞将负责的区域划分为1个洗消站、2个消杀岗、3个消杀区、21个洗消点,再把自己和9名队员编成5个战“疫”小组,轮流到“红区”“黄区”和“绿区”,每天对300余台车、1000余人次进行严格洗消。

  每次受领任务,张鹏飞都冲在最前面,近距离洗消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带头洗消接送患者的救护车、将太平间的每个角落都洗消干净。

  护理专业出身的汤文泽谈及这段洗消经历时说:“跟着队长我逐渐变得强大,我们共同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洗消任务,特别有成就感。”

  每个动作都是对生命的敬畏

  “洗消组,我是指挥组,今天要收治病人421人,请把车辆和人员洗消后依令引导到各病区”。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接受命令后,张鹏飞分配好兵力,背上30公斤重的消杀设备,率先冲进接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的通道。

  不少人认为洗消工作比较轻松,就是喷洒消毒剂,但队员陈小龙曾亲身经历后,才感受到其中的艰辛。

  2月10日那天,火神山医院收治新冠肺炎确诊患者421人,洗消分队全体队员都铆足劲。那天,洗消分队一直战斗到凌晨2点,才将最后一批患者接收完毕。

  “大家都知道‘红区’病房里的热,有谁知道红色洗消区的冷。那天天气不是太好,一大早队长带着我们在‘红区’来回奔波,衣服很快湿透了,防护服、隔离衣一点也不保暖,一阵风吹来大家冻得直哆嗦。患者一拨接着一拨转运过来,想回房间暖一暖都来不及。”陈小龙说。

  “时间就是生命。我们一直洗消到凌晨,腿都软了,每个人肩膀都被洗消设备压出紫印。”谈及那次接收病人的情形,其他几名队员记忆深刻。

  3月8日,张鹏飞正在洗消作业,医护人员从救护车上抬下一名80多岁的患者。老人不断咳嗽,胸部剧烈起伏,眼神露出无助。

  张鹏飞耐心细致地为他洗消,并上前安慰老人:“您到了解放军的医院就安心养病,一定会好起来的。”

  十几天后老人康复出院,满含泪水地向医护人员致谢。突然,他指着正为出院患者洗消的张鹏飞说:“这个名字我记得,刚来的时候,就是你拿着药水给我喷,让我安心到病房接受治疗,谢谢你。”

  站在隔离区外的老人儿女得知情况后,向张鹏飞深鞠一躬,以示谢意。

  张鹏飞没想到,自己不经意的一次洗消,竟给老人留下如此深刻印象,感到特别自豪。

  目送老人与一批批康复病人出院,张鹏飞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想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即将胜利,他提醒自己和队员,一定要对洗消工作更加警惕,确保从火神山医院出院的每名康复患者健康回归社会。

【编辑:张楷欣】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