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如何"减副"?学者:官员设置法定化并公开财政(3)——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政府如何"减副"?学者:官员设置法定化并公开财政(3)
2009年04月25日 01:38 来源:央视《新闻1+1》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赵博士带来的分析。

  刚才问,赵博士也谈到了很多,他集中提到了一点,就是我们目前现在副职比较多是由于管的事比较多,我今天也特地到一个省政府的网站查了一下,它一共是有12个省政府的副秘书长,我看了一下,其中有一个秘书长,他的管辖范围很多,他是分管城市建设和生态建设的,负责联系的部门有建设厅、林业厅、森工总局、林业管理局、省人防办、环保局、测绘局、地震局、旅游局、科学院、地质办、森警总队等等,有这么多的事务,那么多的副秘书长,我们感觉好像由于事务这么多,设这么多副秘书长,应该是应该的,这是给我们这样一种比较直观的感觉,您怎么来看待这样一种现象?

  何兵:

  这个要谈两个问题。第一个,政府部门事这么多,是不是有这么多事,是找来的事呢?还是说本来就应该你做的事,实际上很多部门的事是自己给找的。我举个例子,城管,大家都比较关心,城管比较忙的是几个事,一个是怎么对付小摊贩;第二个,怎么对付黑出租;第三,对付小广告。实际上城管很忙,真的很辛苦,一加班能加到超过国家法定时间的5倍,研究过,但实际上管理方式错了。

  小摊贩我说过多少次,你给他合法化,老百姓没有工作了,摆个摊,谋个生活,你不给他不合法化干什么,合法化小摊贩,在城市里面划定一些区域,规范出来,让老百姓摆地摊,给他发牌照,然后成立一个小摊贩协会,让小摊贩们自己进行管理,城管在后面管理这个协会,这一摊事一下子就拿出去了,没有必要天天在大街上撵着小摊贩,撵得鸡飞狗跳的,这是一个。

  黑出租,人家打黑出租,你不想一想,老百姓为什么愿意黑啊,出租车体制有问题啊,垄断出租车司机,垄断出租车市场,一个司机每天要交300到400的份费,每天干12小时的活、10个小时的活,他能受得了吗?他当然就开黑出租了,你放开出租车市场,然后不要让公司去垄断,让他们成立一个出租车协会来管理,比如海淀有海淀区的出租车协会,宣武有宣武区的协会,协会管理,没有黑出租,你打什么黑呀。

  主持人:

  您提到的,如果说我们减副,就是说减掉这个副职,减员,实际上应该减轻政府的负担。

  何兵:

  对呀,你首先把事给减掉。现在的特点是什么?一个部门成立以后,它猛得找事,为什么呢?找事以后显得自己很重要,我有这么多事,你干什么?你给我增加人,增加编制,增加钱,增加车,然后给你汇报,我干了很多事,干了很多事,就是这样的。

  从部门角度来说,我的部门权力不断扩张,不断扩张,我在政府里面的权重越来越大,这就是问题的所在。所以现在要反向思维,这个事到底是说放到社会上去。所以第一,要政府转变职能,为什么国务院一直在谈这个事,为什么中央在一直谈这个事,就是说你要转变职能,只有把职能转变了,让社会自我管理,政府的事少了,官员才可能裁下去,这是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减少事。第二个问题就是副秘书长好像很忙,你刚才说的,他对口对了十几个部门。

  主持人:

  那是一个副秘书长。

  何兵:

  对对对,你觉得好像没有他不行,问题是为什么非要对口呢,还不如说这个局长不敢独立负责了,他有些事必须跟副省长汇报一下,甚至跟省长汇报一下,省长也是这样的,总是不放心,是这样。

  从依法行政角度来说,你既然在这个岗位上,你有这个权力,干就行了。但是我们现在是这样的,因为人民民主没有发育起来,人民监督还是有限的,还没有很好监督,所以我们指望通过上级官僚来监督,我这个副省长,一定把我手下的几个厅局长给管好,天天晚上我恨不得眼睛都盯着他们,我盯不住怎么办?配个副秘书长帮我盯着,就是这么一个机制。

  主持人:

  实际上说到政府的负担,因为它管的事比较多,它的负担也比较重,实际上政府负担比较重,反过来给老百姓的负担也是比较重的,有这样的一种说法,你怎么看?

  何兵:

  我真是赞成这种说法,官就是找事的,官多一定要扰民,当然没有官肯定不行。所以我跟大家推荐,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唐太宗的干部政策》,唐太宗的干部政策第一个原则是务省官员,就是务必减省官员,所以他的大臣们给他定编的时候,一开始当时是2000多的官员,一下子就定到600多,去掉三分之二,第一个就是务省官员。他讲的道理很清楚,官员一多,那就会扰民,就是很简单的一个道理。所以现在要逆向思维。

  主持人:

  您刚才说了很多,因为它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这样一个发展的脉络和过程,从我们现在的情况来看,由于很多方面还没有完全具备,怎么才能够像您所提到的,比如说我们从制度上也好,从方方面面加强监督,使我们现在这个干部制度在目前的情况下更合理?

  何兵:

  刚才说了,首先转变职能,刚才党校的那个博士也说了一些方法,其中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公开财政,你的财政一年养官、养车花了多少钱,你把口袋给扎紧了,事就清楚了。所以现在大家都是非常关心财政公开的问题。比如说县级财政,你一年假如说你有5个亿或者8个亿,你如果养官花掉4个亿,人民群众肯定不答应,为什么养这么多官呢?是这样的。

  刚才说了,人员法定化、机构法定化以后,财政公开化,这个时候老百姓看得非常清楚,现在不知道。

  主持人:

  您刚才提到了一些理论上的做法,比如说法律的角度,比如说从我们现在目前的监督角度,包括从长远的,从纵向的分析,我们横向来比较一下,和国外相比较的话,有哪些可以值得我们借鉴的?

  何兵:

  国外比较清楚的就是日本的法官编制,日本法官编制,全国是2000多人,我们现在是十几万到20万,它的法官编制编了已经几十年了,人口增长基本上编制也不增长,很少有变动的,它是法定化。

  主持人:

  但是它这个人口增长了,事务更多了。

  何兵:

  事务可以放到社会上去……

【编辑:张庆华
    ----- 国内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