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掀“打黑除恶”风暴 肃清政法队伍“内鬼”——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重庆掀“打黑除恶”风暴 肃清政法队伍“内鬼”
2009年08月26日 15:16 来源:半月谈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重庆打黑:一张撒向“黑老大”和“保护伞”的天罗地网

  记者 王晓磊 黄豁

  近来,重庆掀起一场“打黑除恶”风暴:一方面向涉枪、涉毒、涉赌等黑恶势力发起猛烈攻击,让众多横行已久的黑恶团伙呈雪崩式瓦解,一方面在政法队伍中展开肃清“内鬼”的行动,多名涉嫌充当“保护伞”的人员被调查。

  一张天罗地网已在重庆撒下。

  一个“红顶黑老大”的覆灭

  在重庆市中心解放碑步行街入口处的大世界酒店,有一个云梦阁夜总会。这里除了长期进行组织、容留卖淫及吸毒活动外,还是重庆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明亮的活动据点。他的团伙平时就在这里议事和吃喝玩乐。

  检察机关披露,这个头顶“渝中区人大代表”等光环的“民营企业家”,实质上是个组织和领导黑社会性质犯罪团伙的“大佬”。自2001年以来,陈明亮以创办经济实体为掩护,通过开设夜总会、洗码公司、放高利贷等手段疯狂敛财,共计数亿元人民币。

  2006年,陈明亮等人合资1200万元到澳门赌场开户洗码,组织大批重庆老板到澳门赌钱。这些老板大多掉进陈明亮设下的陷阱,输得一塌糊涂。这时陈明亮就以暴力手段收债。2008年10月,一位名列重庆“私营企业50强”的老板去澳门赌博欠账,陈明亮立即安排手下将其押回重庆,看押在酒店达4天之久,逼其还钱。该老板被迫先后支付了所欠赌债及3个月的利息共150万元。此外,陈明亮的团伙还以哄抬土地竞拍价格,借机收取“推出费”等方式,牟取暴利。

  为了巩固自己的“江湖地位”,陈明亮采用报复杀人、故意伤害等暴力手段为组织造势,先后在重庆大渡口区、九龙坡区、渝中区、渝北区等地,疯狂制造故意杀人案件,致2人死亡、2人重伤、1人轻伤。2002年5月4日凌晨,团伙成员黎忠明等5人携带刀、枪等凶器在渝中区彩虹酒廊消费,仅仅因与王某等人发生口角,便在该酒廊将王某杀死。2005年7月18日,陈明亮团伙成员王勇等人因与胡某有矛盾,遂持两支仿“六四式”手枪、一支单管猎枪追杀胡某,将其劫持到郊外,逼迫其写下5万元的欠条。

  陈明亮的落马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今年6月3日,重庆江北区爱丁堡小区发生一起枪击案,警方全力侦破。当了解到大世界酒店有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后,警方策划了一次突然袭击,当场将在酒店房间内聚众赌博、吸毒的陈明亮抓获,并从他及其随从所在客房和使用车辆内搜出毒品和大量现金、管制刀具。这个横行霸道多年的黑道“大佬”就此落马。

  陈明亮只是被打掉的“黑老大”之一。根据警方最近一次情况通报,目前已有岳村、陈坤志、龚刚模、黎强等67名涉黑涉恶团伙首犯及骨干人员被执行逮捕,1544名涉黑犯罪嫌疑人被抓获,469名逃犯被境内外追捕;收缴枪支48支、子弹877发;查封、冻结、扣押涉案资产15.3亿元。

  犯罪猖獗引发“天罗地网”式围捕

  重庆警方将“打黑除恶”的侦查过程从秘密转为公开,缘于重庆江北区爱丁堡小区发生的枪击案。今年6月3日凌晨,在重庆江北区爱丁堡小区大门前,44岁的重庆渝中区人李明航被人近距离连击两枪致死,行凶者从容不迫地乘车离开现场。

  这一案件充分暴露出重庆黑恶势力的猖獗。在警方全力侦破下,3名犯罪嫌疑人被迅速抓获。经查,这是一起“黑吃黑”案件,受害者李明航有吸毒、贩毒和放高利贷的经历。他之所以被杀,是因为7年前收了他人购买毒品的6万元毒资,却一直没有供货,遭到报复。

  在犯罪嫌疑人家属的家中,警方搜出了“五六式”冲锋枪2支、猎枪1支、德国PP手枪1支、仿制手枪1支、手雷1枚、手铐1副、各类子弹共439发。这些枪支的品质之高让人震惊——“五六式”冲锋枪系国产仿苏联步枪AK-47的优秀作品,德国PP手枪以及犯罪嫌疑人作案使用的捷克制手枪均为世界名枪,前者还是“007”系列电影中人物詹姆斯·邦德的常备武器。

  为了震慑猖獗的黑恶势力犯罪,重庆警方公开掀起“打黑除恶”风暴,向社会公布已掌握的涉黑涉恶团伙数达104个。当时有人担心这会打草惊蛇,对此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王云生说,警方只透露了黑恶团伙的数量,并没有明指张三李四。“谁作恶多端,谁就心里有数,他们必将受到毁灭性打击。至于受到打击的时间,我想不会太久。”果然在随后的两个多月中,这些涉黑涉恶团伙如雪崩般被摧毁。 

  在“打黑除恶”中,重庆多部门密切协作。检察机关公诉部门提前介入每一件已批捕的黑恶势力犯罪案件,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完善证据,提高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诉讼效率和质量。市高院要求各级法院在准确适用法律的前提下,严格控制减刑和假释,其中对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犯,一律不予假释,对组织者、领导者一律不予减刑。

  重庆各地对“打黑除恶”也不吝投入。垫江县划拨10万元“打黑除恶”工作专项办案经费,对破获重大涉黑涉恶案件的专案组,一次性奖励5万元;大足县拨款50万元,添置警械装备,提高了公安机关的后勤保障能力。

  政法队伍掀肃清“内鬼”风暴

  除打击黑恶团伙外,重庆政法队伍内部正在掀起一场肃清“内鬼”的风暴,其标志性事件就是重庆市司法局局长文强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

  此前,文强曾当了16年的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在1992年震惊全国的重庆警匪枪战、1994年中国第一盗案、2000年重庆抢劫运钞车案以及抓捕悍匪张君案中表现勇猛,一度被视作警界英雄。他主办的多个要案也曾被公安部记一等功。

  在文强被“双规”前一段时间,关于他“落马”的传闻从未中断。在传闻最盛时,有人在重庆市司法局办公地附近打出标语,表示支持文强“落马”。文强本人还曾对这些传闻公开进行调侃。在被“双规”前不久,记者在一些公开会议上看到,文强精神饱满,讲话声音洪亮,不时有“精彩”的脱稿发言,要求加强法律援助工作,帮助更多的困难群众打官司,看不出有政治生命走到尽头的迹象。

  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周波说,文强被“双规”充分证明了重庆市委、市政府打黑除恶的决心是坚定的,不管背景有多深,关系有多复杂,经济实力有多大,只要侵害了人民的利益,都将一查到底,绝不手软。

  除文强外,还有多名涉嫌包庇黑恶势力的党政干部和政法干警被调查,包括多个区县公安分局的局长、副局长,其中一些人也曾被冠以“英雄”“模范”等称号。这种自清门户的勇气赢得了一片叫好声。

  一些政法干警甘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在于双方结成了紧密的利益关系。“黑老大”或缴纳保护费,或在其盘踞的行业、企业让“保护伞”入股分红。不久前刚刚宣判的重庆南岸区“银河列车电玩城械斗杀人案”,揭开了这层利益关系的冰山一角。原重庆南岸区公安分局巡警支队长曾道建,原重庆南坪派出所副所长陈震、曾宪良,原重庆市南岸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民警雷达等人,收取未取得工商营业执照、非法经营的“银河列车电玩城”的保护费,包庇其长期经营赌博机,最终酿成5人死亡的血案。经法院审理,这几名充当“保护伞”的民警分别获刑。

  “城市的天空像被大雨洗过一样”

  “打黑除恶”风暴对重庆社会治安的作用正在逐渐显现。

  “城市的天空像被大雨洗过一样,真是有‘平安重庆’的感觉了!”重庆出租车司机老田说,以前他曾3次在开车时被成伙歹徒持刀抢劫,其中有一次是被人以打车为名,骗到距主城区60多公里的永川区,钱财被劫掠一空。

  老田说:“‘打黑除恶’以来,以前半夜三更常出来的小混混们不见了,托我们找娱乐场所的也少了,我们晚上的生意清淡了很多,但社会治安明显变好了,今年以来我从没被抢过。这么看来,我宁愿生意差些。”

  然而,“打黑除恶”在让群众拍手称快的同时,也引起人们担忧:黑恶势力何以发展到今天这样大的规模?一些黑恶犯罪头目甚至披上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光环,加紧向党政领域渗透,寻求“政治庇护”,危害执政基础。

  此次落马的“黑老大”中,许多是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除陈明亮是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外,在公路客运、房地产开发等领域“以黑养商”的黎强是重庆市人大代表,垄断重庆猪肉市场的王天伦是重庆大渡口区政协委员。一些人士指出,这些“黑老大”横行霸道已久,群众对他们的举报不断,但他们仍然可以一面横行霸道,一面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政治地位不断提升,这说明代表、委员的“入口关”在一定程度上失守了。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周泽认为,对黑恶势力,应在其还没有形成气候时出手,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对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应把好“入口关”,加强对公权力的监督,用制度堵死黑恶势力向党政领域渗透的缝隙。

【编辑:朱鹏英
    ----- 国内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