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追念钱学森是对这个时代腐朽气息的批判——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评论:追念钱学森是对这个时代腐朽气息的批判
2009年11月05日 13:16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声明:此文版权属《国际先驱导报》,任何媒体若需转载,务必经该报许可。)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但凡一个人的离世能引起全社会的普遍回应,那么触发这种反应的就不再是这个人本身,而是与这个人相联系的一种现象。钱学森先生即是这样的一个例子。

  在网络上涌现对钱先生的人品学问、音容笑貌的追思中,有几人真切地感受过他的人格,有几人能理解他毕生研究的力学理论?那么大家在追忆在感动的是什么呢?笔者认为,这是与三十年来主流表述所不同的对知识与政治的关系和知识分子与人民的关系的另一种阐发。

  很多人说起钱学森,首先想到的是他于上世纪50年代中冲破重重阻力、放弃在美国优越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毅然回国。这种举动在今天看来依然是稀缺的,是逆潮流的,因其少见所以珍贵。

  有一句话流传广泛,即“科学没有国界”,但科学家是活生生的人,有国籍,有民族认同。“两弹一星”对这个国家的现实意义自不必重复,更重要的是,它让一个被欺压了许久的民族挺直了腰板,于是钱学森的贡献就远超越了科学的边界而有了更深远的意义。

  钱先生有一句名言:我姓钱,但我不爱钱。从媒体上,我们可以看到他拒绝各种头衔、荣誉,捐献稿费、奖金的故事,知道他一直住在一百平米左右的房子里。人们多因此而赞扬钱先生淡泊名利,但这种从个人品格着眼的观点不足以解释他一贯的行为举止,也不足以解释为何他还顶着另一个今天看来已经不那么光亮的光环:人民科学家。我们要理解那一代许多知识分子,就必须知道另外一种关于知识的哲学思想。

  “当知识和权力的关系被发现后,一切学问都成了政治学。”这是一位朋友写在书中的话,笔者经常引用。我们对培根的一句名言都耳熟能详——知识就是力量(Knowledge is power)。但这句话至少还可以做另外一种理解,知识就是权力。这二者的关系是西方社会学研究的一个重要的主题。对于权力,最重要问题的是为谁所用。若干年来,我们都习惯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说法,接受了专利保护的概念,认同了掌握了知识就可以换取利益当个人上人的事实。与此同时,另一种对知识的哲学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那是一种对作为权力的知识的完全不同的认知:这种权力不能被一部分人所垄断,它应该服从更大的政治,为更广大的人民群众所掌握,为他们的利益服务。

  钱学森就是持这种哲学观念的知识分子当中的一个,也许称得上是其中的代表。于是,他不去考虑自己的理论能注册多少项专利,转让的话能卖多少钱,他想的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怎么能为国家、为人民做更多的事。只有从这个角度,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他认为科学与政治一定要结合;为什么他会在晚年说,他很自豪成为了劳动人民的一分子,而且和劳动人民中最优秀的分子连在了一起;为什么他对一生的总结是:我只是在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教导和领导下,做了一点对人民对国家有利的事。这不是愚昧,这是一种如今已难以被理解的深刻。

  钱学森先生是中科院力学研究所的创始人。如今,当知识分子长袖善舞跟资本与权贵钩肩搭背,当知识的生产和传播跟普通人越来越没有关系,我们对98岁高龄仙逝的钱先生的追念,其实是对一段燃情岁月的怀旧,以及对这个时代腐朽气息的批判。

  【作者】李北方

    ----- 国内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