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海外华文报摘

百衲被

2011年05月30日 16:52 来源:中新网-华文报摘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从小,我就对色彩图形特有兴趣,这启蒙肯定就是得百衲被子所赐。躺在床上,我会慢慢一块一块花布找来看,这块怎样?那块又怎样?

  我幼时有过多幅百衲被。

  祖父有位婶母,一直住在家里,我懂事时她已经很老很老了,祖父离世后她还在,我们广东人是叫阿太的,阿太就曾经给我做过两幅百衲被。

  又有一位老女人,是我三姑姐奶妈,她住在当时算是路途十分遥远的军港山芭,但每年都会在端午节给我做祛邪香囊,也曾经给我做过百衲被子。她的工夫,其实更整洁,被子也更厚,但我嫌她被子总有一股去不了的据说是避邪用的八角气味,而我偏巧就是五月初五生,说不好真是精怪托世,总有点回避。不像阿太的被子那样,花布的头头尾尾全是随手拈来,非常得我钟爱。

  而我是个很黏被子的人。

  会认自己气味,会认自己所有贴身之物。就跟查理布朗漫画里那个一定要抓住自己毛巾才能过活的人差不多。

  从小,我就对色彩图形特有兴趣,这启蒙肯定就是得百衲被子所赐。躺在床上,我会慢慢一块一块花布找来看,这块怎样?那块又怎样?假如两块配在一起又会怎样?色彩感觉,图形暗示,常常就是我入睡前小脑袋瓜里一直想的。我又特别喜欢阿太的百衲配搭,没章法,没拘束,黑撞红,青搭褐,甚至绿色配紫色,人人都说“绿配紫一坨屎”,可这我也喜欢,也就是我学前的色彩启蒙。

  百衲被又是一种奇怪的被。要温暖,盖的时候将百衲碎花布向上,通常里子都用特厚的棉布,贴在身上很快就暖烘烘。

  但假如天太热,那就反过来盖。里子反在上面,让百衲碎花布贴身。这些贴身碎布,有棉质、绸缎质、丝质、尼龙质、掺掺杂杂,缝接处又有因为布质不同所产生的空隙,虽然盖上身但其实颇为凉快。这反盖法,到清晨气温最低时,稍稍用它覆盖住下肢,感觉又异常舒服。

  记得有一幅百衲被,我从小二就一直盖到中三,初时整幅被子足以覆盖我,但我越长越大,被子就显得越来越小了,以前的被子怎能再盖住现在的我?最后它就只能盖住我屁屁。

  洗百衲被?大件事喽。坦白说,很多被惯坏的小孩都会不愿意的。拿我味道最习惯的东西去洗?洗到干干净净焕然一新?不行不行。习惯就是上瘾,上瘾就是舒服。你说我麻痹也无所谓。我就是很难接受天天已经习惯到就像空气一样的东西出现任何改变。

  当然,后来我渐渐长大也就明白。被子不仅要常洗,更要常常消毒,不时检查。因为有些螨虫、细菌或寄生虫会当它是个安乐窝,长居于彼,不洗它还真舍不得出来。洗百衲被,还有一个好处,仔细检查看哪里有破洞?有就快点补。

  最叫人毛孔悚然是,假如不是因为一个小小破洞而把整张被子翻开来,还真的看不出叠好折好的部分原来已经那么陈旧那么蛀蚀。

  没有每次的侦察,检视,替换破旧布块,缝补上新的布块,那么这张大被就会理所当然地照样盖下去的。而那么一切就将被继续盖住了,外面能看到的,只是在被子上面那些看来依旧美丽的花纹图案而已。

  (摘编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文/吴韦材)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丁文蕾】
害虫的原贴:
柴老板离开央视,是否也能算作一个时代结束?一个毫无畏惧的,用心做采访的时代结束,而下一个这样的时代,恐怕很久才会来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