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海外华文报摘

去海南看那蓝蓝的海

2011年09月14日 16:18 来源:中新网-华文报摘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去海南岛,去那里看蓝蓝的天、蓝蓝的海、白白的云,去领略海南的椰风海韵,是我心中一个蕴藏了许久的梦。

  在某年的12月,我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来到了海南。一下开往海口的船,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时,北方已是白雪皑皑、冰封千里,就连我居住的中原地区——襄阳,也已经下了一场大雪,怕冷的人们早已穿上了厚厚的棉袄。而海南岛上,北回归线上炽热的太阳却灼得人的皮肤生疼。

  我穿着泳裤,坐在三亚大东海的沙滩上,沙柔柔的、白白的,海浪轻轻地从遥远的天尽头摇过来,摇过来,轻舐着我的双脚。大海似乎在和我对话,又似乎在向我述说,我似乎已走入那个梦境,海天一色,海和梦境包围着我。

  这个梦境很真实,我干脆躺下来,让海浪轻舐着我的全身。我细瞇起眼睛,望向蓝蓝的天。云低低的、白白的,飞快地飘过来,太阳在云层中急速穿梭,快要钻出云层时,在云的边缘幻化出迷人的七色光,让云彩变得五彩缤纷,我不由得想起生命的灿烂与生命的短暂。生命该怎样去生?该怎样去死?该怎样让有限的生命保持它应有的活力?活出生命的质量与力度?我又望向岸边,远处的椰子树摇曳着,如同婀娜的少女翩翩起舞,眼帘里到处是绿树、红花,和跃动的勃勃生机,让人感受到生命的美好。是的,海南的生命如同燃烧的赤碳!生命是不怕开败的花朵,秋天枯萎,春天再开;生命是涌向岸边的海浪,摔碎了,又接着涌过来。生命可以停止,生命可以毁灭,但生命不可以开败。如同海明威说的那样:“你尽可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在海南,眼前的一切,让我思绪如流。

  在天涯海角、在日月湾、在牙龙湾,湛蓝的海水、银白的沙滩、嬉戏的人们、戏水的少年,让人懂得了生命的质量。生命的质量是甚么。泰戈尔有诗:“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该是对生命的质量最好的诠释吧。还有椰林上跳动的旭日,落在槟榔树上的一弯新月,在树下行走的南国少女,让人知道了生命应有的浪漫……

  海南,竟会让我产生如此多的关于生命的联想,关于美、灿烂的联想。

  是的,人生太短暂,青春更是太匆忙,那些年少轻狂,被放大,被夸张的梦很快就被琐碎的实际的生活所淹没,让我们变得麻木、机械,无所适从,而现在,我知道,自己心中的青春梦还没有完全消失,我对生命的畅想才刚刚开始。在海南,我找到了梦的去处,更找到了生命如此灿烂开放的理由……

  在三亚大东海的海滨浴场,一位领着小孙子在海中游泳的老人对我说:“活着真好!”我想,这是他人生沧桑后对生命的感叹吧,尤其在海南这勃勃生机,生命盎然的土地上,最容易发出这样的感叹。

  椰风吹拂着我,我静静地坐在海边,静静地读海,静静地读海中升起的旭日,静静地读海边读海的人群,静静地读整个海南,静静地读海南岛上如此灿烂的生命。这个在我国陆地面积最小,海洋面积最大的省份,激起了我心中最美好的情思与无穷的幻想。站在海南的土地上,我怎么也读不够它……

  海南,我与你短暂相识,但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你,我还能踏上你的土地,深情地读你吗?!

  (摘编自香港《文汇报》 文/蒲继刚)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丁文蕾】
    ----- 海外华文报摘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