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海外华文报摘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2011年10月08日 15:28 来源:中新网-华文报摘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中国是礼仪之邦,照我的理解,我们常以“礼仪之邦”自称,有其文化传统方面的因素。中国人非常注重起迎身送,形式要与内容一致,什么样的人物就要有什么样的规格接待,而且总要竭尽全力给客人留下最好的印象,如果轻慢客人,就会上升到道德层面。

  如果你为了接待客人,即使打肿面孔充胖子,也不会被人笑话,即使是自欺欺人,甚至劳命伤财,也很少有人会去指责,这真是一种让人非常奇怪的价值观。

  以前我在内地一家国营工厂工作,每有上级机构来参观,职工们提前一天会接到命令清扫道路,从厂区一直扫到马路上。各个车间的机器、场地也要清扫干净,车间主任还会交代职员们换上干净的工作服……领导来了之后,厂区参观的路线也是精心安排过的,避开有碍观瞻的地方,将厂区最好的、最干净的一面展示给领导,这已成为一种“潜规则”。

  我的一位亲戚曾在一个地级市里做过一段政府公务接待工作,他负责外宾接待。他说,外宾参观的地点是严格规定的,这十年只增加了两个,每当外宾造访,就是让外宾看一看城里最繁华的地方。不少外宾看过之后,总是惊叹中国内地的发展速度。事实上,他们只看了城里最拿得出手的东西。

  这种做法,我们很少去质疑。把自己丑陋的东西藏起来,把美好的东西呈现出来,当这成为一种集体无意识时,那么外界人就会产生误判,最终受伤的恰恰是自己。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没有乡镇工厂,也没有经济作物,农民最主要的收入是养些家禽。我家的零花钱基本上靠母鸡下蛋,一只蛋卖到供销社有八分钱。在那个年代,农民家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招待客人,待客之道就是杀鸡宰鸭,如果对方是贵客,杀鸡不足以表示尊敬了,那得杀猪。我刚上学那阵,家里养了十多只母鸡,母鸡们每天都会生一个蛋,这可是咱家的“活银行”。但住在杭州城里的奶奶经常回农村,奶奶一封信来,说要回农村了,我家就要损失一只鸡。有一年,奶奶来了五趟,结果五只母鸡遭了殃。母亲那个心痛啊,但也只能疼在心里,嘴里没法说,就是盼望着奶奶别再来了。

  当时奶奶不知道我家的状况,以为母亲杀的不是下蛋的母鸡,事实上,如果那年奶奶再来的话,母鸡杀光了,我们三姐弟的学费交不上了,油盐酱醋买不来了,全家就得“破产”了。

  在社交场合,真诚是最大的武器。真诚是以真实、自信为前提的,穷且益坚,反而会让人刮目相看,反之,则会被人认为懦弱和虚伪。

  深圳办大运会,此前深圳警方宣布,为确保大运会期间外国客人们的人身安全,将八万名“治安高危分子”清出这座城市。这样的举动,不仅让国人纳闷,而且也让外国人震惊:“他们还不是罪犯,怎能以威胁安全为由,将这些享有人权的人驱逐出深圳呢?”

  用这种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方法招待客人的事层出不穷。

  不卑不亢,乃是有自信、修养之人。凡以热面孔贴人家的冷屁股,或以牺牲国民基本权利的待客,定然是不自信的流露。而以这种花架子、讨好的形式赢取别人的尊重,这怎么可能呢?只有你把自己的日子过好,你口袋里有钱,你坦诚公布,别人才会尊重你。即使你是一个穷人。

  (摘自香港《大公报》 文/流沙)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程涛】
花玉喜的原贴:
一男子跳楼,经查为60岁死者陈利丹,曾任广西贺州市长、自治区民政厅长,广西人大外事华侨委员会主任委员。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