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哈雷骑士交会在黑山——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华人新闻

与哈雷骑士交会在黑山

2010年09月21日 15:02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下了落矶山脉,在科罗拉多州25公路北向中,一辆哈雷机车从我们车旁呼啸而过。起初我不以为意,等到更多的哈雷机车蜂拥似地在我们的前后左右风驰电掣,我开始忐忑不安。那从黑皮背心下裸露的肥壮膀臂和触目惊心的刺青,漆黑的墨镜下粗犷的髯须,或是一块黑皮罩眼的独眼龙,以及在风中猛烈颤动的bandana头巾,令人联想到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党的机车队,又好似奔赴梁山的群枭们。

  我们的车被一辆辆接“踵”而至的哈雷远远抛在背后,阳光下有闪闪发光的电镀金属,眩目的烤漆,高手把的、装设天线的、男女共乘的、来自德州的北卡的,甚至远从天之涯的阿拉斯加州和地之角的夏威夷州的都有,真不知道他们千里迢迢所为何来?

  离开州际高速公路,向东行至南达卡达州,在荒郊的加油站,两个着黑长靴、黑皮夹克的男子正绕着机车品头论足。一个,黑皮夹克上钉了许多银色金属钉,透着粗犷冷峻,另一个,夹克下缘流苏飘摇,显得放荡不羁,夹克背后还有象征美国的飞鹰。然后两人各自上了自己的坐骑,发动震耳欲聋的引擎,分道扬镳。那没有消音器的轰隆,像是一种昭示:至尊至上的我,来了。二人显然是萍水相逢,虽然他们年纪有六十好几了,但我看到了动力燃烧和个性张扬。

  东行路上哈雷们如影随形,直到总统巨石像风景区,那儿甚至有停车场专门留给机车。去访客中心询问才知,原来是每年的八月初第一或第二周是机车骑士的聚集(rally),来自全球五十万辆机车遍布Black Hill一带,他们喝酒唱歌跳舞、打靶、看展览、赛车撞车、选哈雷美女、听乐团演出、应有尽有,再不,就是与陌生人分享对哈雷的激情。那一带所有大小城市的会议中心、公园、酒吧沙龙、高速公路出口处旁的空地,通通地尽其用。最重要的是,一如至麦加朝圣般,骑士们一定要去这个聚集的发源地,南达卡达州Sturgis小镇绕骑一圈,才算完成壮举。

  在不绝于耳的黑靴轻叩声中,仰首,四位总统正俯瞰着不同年龄、背景各异的人群,有年轻粗犷猛男与打扮火辣的美女,有战后退伍老军,有小女孩和爷奶,男男女女,都穿着时尚哈雷装。一百零七年了,历经世界大战、经济衰退和日产机车的冲击,以两位始创人的姓氏命名的“哈雷戴维森”继续奔腾。当哈雷的庞大拥护者,也就是出生在婴儿潮时代的人,逐渐老去,哈雷为抓住年轻族群,应变潮流,从车身稳阔的传统款式,瘦身为流畅俊帅型。她不放弃骑士们,骑士们对之也忠贞不移,她是自由与原始、美好过去与希望未来的代名词。

  暮色中闭园降旗时,“星条旗”乐声响起,往停车场移动的人潮不约而同地驻足,有不少骑士把右手放在左胸前,第一次在观光地区看到了众人一心的爱国情操。

  离开风景区,我们去Rapid投宿,但整个小城都被哈雷族“攻陷”了,夹道两排的机车和人潮令人叹为观止,后来我才知道,若想得到别人对自己机车赞赏的眼光,就上街绕圈子。我们也在绕街,因我们找不到有空房的旅馆,旁人对我们的大休旅车投来非我族类的眼光,我们只好继续东行至北达卡达州的“恶地国家公园”,想不到,那先到先得的营地也是一片银亮晃晃。

  我们找了个营地搭帐篷,邻居罗勃脚着火焰图样的黑短靴,他的机车牌写着明州。以哈雷会员为荣的他认为人一生一定要拥有过哈雷,而全世界的哈雷各有千秋。他的哈雷右侧有一体成型的拖车,里面有小冰桶可以存放冰镇的食物,还有炊具帐篷睡袋。早年淘金人驾着牛车西征,梦寻黄金,后有豪华拖车把厨房浴室双人床带着跑,而我眼前的机车也可以是个移动的家,轻骑飞车,旷野寄情去。罗勃的女伴顶着一头银灰色长发,身着黑T恤和包覆式皮裤包裹牛仔裤,她仰灌一口啤酒说:“哈雷骑士像巧克力雪糕,外表又硬又黑又骇人,但里头又软又白又甜蜜。”我不知道她指的是她的老伴还是所有的骑士,但我仍同意,我心里想的是,在帐篷边望去的“恶地”虽是嶙峋干旱,充满死亡险恶,但它为缤纷忙碌的世界提供一份鲜少人青睐而带来的清明与宁静。

  隔天向晚带着在恶地游走后的疲惫,我们一家西行往黄石公园去,沿途的骑士依旧是风景。接下来,我们一家也成就了壮举,那就是开了六个小时,早已驶离黑山,但仍投宿无门。因为多年长途汽车旅游国家公园间,为了不受赶路限制,我们越来越随兴,走到哪睡到哪。这一路北上,在科罗拉多的三个国家公园中露营都没有事先预定营位,想不到出了这个意外。沿着90号公路旁大城小镇的旅馆,不论档次豪华与否均被骑士占据,公路两旁的山野里,机车、帐篷和拖车满坑满谷。绝望下,我们来到怀俄明州中北部的一Motel 6也已客满,遂请掌柜的替我们电询附近汽车旅馆,最终得在远离高速公路的漆黑乡间落脚,时已凌晨一时许,两辆哈雷、一辆山叶早已在红砖中庭酣睡。

  经过这个意外,我不再对哈雷奇特的装束心存畏惧,因为此行曾和一位从加州飞来、在当地租机车的骑士聊天,他向我们坦承他唇上的八字胡是黏上去的,除去骑士行头的武装,原来是个本本分分的大学教授。他回忆年轻时的机车集会非常狂野,是一种放浪形骇的文化,现今他引以为傲的是,这个次文化已经过蜕变,脱离以自我为中心,也追求家庭、社会与和平。不变的是,一百多年来,这个伟大的族群始终和倨傲的美国白头鹰一样,喜爱探索,追求自由,巡弋世界。(摘自美国《世界日报》 郑信 寄自加州)

参与互动(0)
【编辑:陆春艳】
    ----- 华人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