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华人新闻

利益纠葛致童话婚姻梦碎 旅西侨胞或遇“被分手”

2011年01月22日 10:5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中新网1月22日电 据西班牙欧浪网报道,对于他们来说,身上拴着那些半死不活的婚姻,几乎都成了一种种折磨,这些年下来,时间已经证明了另一个人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他们很迷惑,他们的伴侣到底为了什么和自己在一起……

  不能把妻子申请出来,眼看着就要“被离婚”

  “2009年年初我回中国和妻子晓莹结婚,现在还在申请她的家庭团聚,之前已经被拒绝过两次了,现在又重新送了进去申请,我也不知道结果如何,她告诉我,如果这一次再申请不出来,她就和我离婚了。”回中国结了一个婚,原以为可以早点把配偶申请出来,没想到在申请的过程中一波三折,也使得旅西多年的阿树相当地头疼,由于签证频频被拒,两个人对于这段感情也开始心灰意冷。

  “几次申请被拒,我妻子的家人也开始怨声载道,以为我是回去骗婚的,没有想把晓莹带出来。”阿树说,太太没能如期地申请出来,自己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妻子的家人对自己的误解,也让阿树觉得不堪其烦。“我有时候在想,晓莹是不是因为我是华侨而和我在一起,现在她不能出来,我也很着急,我回国结婚又不是闹着玩的,她现在把自己结婚和出国等同在一起,也让我怀疑这桩婚姻的企图。”在采访中阿树告诉记者,自己为了妻子的事情终日在奔波,可是却没有人能够考虑过自己的感受。

  “晓莹是我的网友,我当时回中国和她结婚时,我的父母就反对的,所以一开始就不被双方的亲友所看好,但我们还是执意在一起了。”阿树介绍说,自己当时回国和晓莹结婚之前,其朋友也给自己在国外介绍了一个长相相当普通的女孩,但相比之下,阿树还是被晓莹的年轻貌美所吸引。“我跟那个女孩也没有多大的感情,只是吃过两次饭,但那个时候,晓莹却已经和我谈了两年的恋爱了。”对于两个完全截然不同的女人,阿树还是坚定了自己的选择,回中国不顾家人的反对和晓莹去领了结婚证。而婚后没多久,阿树也便回到了西班牙。为了上足保险,阿树每个月还被餐馆扣去了数百块钱,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阿树依然每个月坚持给妻子汇钱回去。

  同年年底,阿树的妹妹因为生病住院的原因,在没办法的情况下,阿树也只得暂停给妻子汇钱回去。“我要拿那些钱救妹妹的命,所以我没再寄钱回去,而那个时候,刚好家庭团聚申请在这边被拒了,所以两件事加上一起,晓莹和家人对我的误会更大了,认为我没有照顾好晓莹,在电话里都是冷冷淡淡的。”这样一来,也让远在国外的阿树感到格外地难受,为证明自己申请妻子的诚意,去年上半年,准备好各种材料的阿树再次把申请递交了进去,没想到经过了几年月的等待之后,依然不幸地换来了签证被拒的消息。

  “现在我已经是第三次放进去申请了,如果还是申请不下来,她一定要和我离婚,我也没有办法。”阿树说,结婚都已经两年了,这两年下来,两人分居两地,自己一个人在国外,又要负担家用,又要申请妻子,一笔笔的钱花下来,已经不计其数了,自己有妻子也相当于没有妻子,即便付出了再多,也是吃力不讨好。“有钱寄回去的时候,她的心情会好点,没钱寄回去的时候,她连电话都不接,即便是夫妻,我也感觉到人情冷淡、世态炎凉。”在这几年的感情生活中,终日为家庭团聚奔波劳累的阿树也觉得很辛苦,甚至有时候还在怀疑妻子是不是对自己另有企图。“现在和她的婚姻就像鸡肋一样,把婚离掉不是,不在一起也不是,反正我也只有尽自己的努力,尽量申请她了,要是申请不出来,我也没有办法,如果早知道有这么一天,当初真应该选择在这里结婚。”尽管现在很后悔,但阿树还是只得在这段前途未卜的婚姻里跌跌撞撞地走下去。

  从开店到打工,老婆愤然离家出走

  “我们有一个孩子现在送回中国了,我老婆现在也离开了我。”提起自己的老婆,来西班十余年的阿成也气得不得了。据阿成告诉记者,自己当年是偷渡的,后来在大赦里拿到了居留。“那个时候,我还比较年轻,也不懂事,天天打老虎机,所以也没有什么积蓄。”正因为这样,到了而立之年,阿成仍没能找到适应的对象。

  看到阿成终日游手好闲,阿成旅西的亲戚忧心得不得了,也频繁地给阿成介绍女友,希望阿成能够早日成家立业,但在几次的相亲过程中,阿成并没有遇上自己中意的女孩子。直到五年前,阿灵的出现,才彻底打动了阿成的心。为了追求阿灵,阿成几乎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由于当时的阿灵是打工的,为了吸引对方,阿成不仅痛改前非,改掉了恶习,还向亲戚借了一大笔钱过来开店。

  开店没多久,阿成和阿灵也就以夫妻的名义住到了一起,一年后,两人有了一个孩子。由于店开起来后,生意也不怎么好,只赚工资钱,加上开店时基本都是向亲戚借的,所以有了一点钱之后,阿成打算先还掉亲戚借给他的债,没想到为了这些事情,阿灵没和他少吵过架,当然,那个时候,亲戚也不急着让阿成还钱,所以,那个时候,赚来的钱,几乎都用在了生活开支上。而据阿成称,自己的老婆阿灵是个很喜欢玩和购物的女孩子,今天要学车,明天要去滑雪,后天要吃下馆子吃海鲜,而且还隔三岔五地跑到商场去买珠宝首饰,一年下来,几乎赚来的钱都被她挥霍了一空,而且她还经常借故回中国,这样一来,在头几年,阿成开店赚来的钱,也几乎都是入不敷出的。

  而时间长了,阿成的亲戚也看不过去了,催着阿成还债,这也让阿成感到很是难堪,几年下来所欠下的钱并没有能够还掉多少。“本来开一个小店,只够守业付付房租,混点饭吃,没想到阿灵却因为开店而乱花费,在亲友看来是我们不是拿他们的钱去开店的,而是拿他们的钱去享受的,所以很多亲戚时间久了,也对我们借钱而感到相当的反感。”阿成说,当初所有开店的钱都是自己出面的借的,照理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但一旦借款到了阿灵手里,就变成了死债。阿灵说什么也不肯把赚来的钱,先还给自己的亲戚。

  “到了后来,店里赚来的钱,还不够一个人打工所赚的,所以我那时就萌生了卖店打工的想法,但均被阿灵找各种借口给拒绝了,她总是找借口说,自己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如果不开店,根本不知道能做什么,根本不愿意再去打工。”为了防止阿灵继续挥霍,2008年,在万般无奈之下,阿成选择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国内,就这样逼着老婆阿灵去打工。但是让阿成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这一边刚把店给卖掉还债了,另一边阿灵也跟着人间蒸发了。“我知道从老板娘从新变成了打工妹, 落差太大,她有点不甘心,也不愿意,总叫我再去借钱过来重新开大的店,但我欠着亲戚的人情,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借钱了。”

  阿灵走了之后,阿成也重新回到了打工族的生活。“这些年,她都和我分居在两地,她没有结婚,我也没有再娶,两个人之间谁都没有再提起离婚的事,她告诉我,要是想两个人在一起,必须得重新再开店。”阿成说自己的心里很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老婆要的是什么,但对于未来的开店的计划,阿成也很是谨慎。“毕竟自己也曾经开过店有失败的经验,现在又是经常危机,即便是可以从亲戚那里借到到本钱,我也不想冒险了,毕竟借亲戚的钱,终究要还的,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老婆志在开店。”阿成说,阿灵这样和自己分开,自己也没有遗憾,毕竟两个也应了那句话“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自己的老婆也只能和自己共富贵,不能和自己共贫穷。

  离婚容易再婚难,情人的心总是猜不透

  “我为了搭铺的情人阿芬,都弄到离婚的下场了,现在等我净身出户时,她才和我说不愿意和我结婚。”来西班牙几年的时间,33岁的阿鹏从来没有平息过这场势均力敌的感情争夺战。据阿鹏告诉自己,自己于四年前认识了搭铺情人阿芬,两个人在一起时,还渐渐有了感情。

  “阿芬和我在一起时,她才24岁,当时她是知道我有老婆的,但她一点都不介意,我们当时就像夫妻一样生活到了一起,阿芬拿走了我一半的收入,同时也替我管着国外这个临时的家庭。”阿鹏说,阿芬比自己小很多岁,刚开始时,大家都说好是搭铺的,以后好聚好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阿芬却三番四次地干涉自己的妻子的婚姻,为了不伤害到无辜的妻儿,阿鹏只得无奈地和国内的妻子提出了离婚。

  “我的妻子很贤惠,这些年,她在国内任劳任怨,丝毫也没有因为我不申请她出国而责怪过我,但是当时我像是鬼迷心窍似的,执意要和她离婚,一方面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另一方面我也确实摆脱不了阿芬的的纠缠,而为了离婚,我几乎弄到了众叛亲离的下场。”阿鹏说,当时的阿芬根本不是真心和自己在一起的,除了要钱以外,可能还出于争夺的一种快感。“以前刚和阿芬同居时,我每天还可以给妻儿打打电话的,为此阿芬也很不高兴,为了顾及阿芬的感受,我当时把电话改成了一周一次,到了最后一个月一次,甚至是几个月一次。”纵然自己为情人付出了这么多,阿芬也没有丝毫的感动,但阿鹏对阿芬的爱却越来越深,甚至还想到了为她离异重娶。

  “我选择她,必须先舍弃我原来的婚姻,所付的代价是很大的,但当时为了她,我还是狠下心来和国内的妻子离婚了,国内的财产和孩子也都归了前妻所有,离婚后我只剩下一个人空着手来到阿芬的身边,但此时的阿芬却再也不把我当一回事了。”由于离婚,阿鹏还间接得罪了国外几个有钱的亲戚,他们甚至扬言只要阿鹏离了元配,以后休想向他们借一分钱开店。“在我最没钱的时候,连唯一的情人阿芬也离开我了,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塌下来了。”阿鹏说,阿芬离开之后,自己也落得终日借酒消愁的下场。(记者/南峰 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参与互动(0)
【编辑:陆春艳】
    ----- 华人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