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华人新闻

美华人移民故事:浪子回头获特赦 用心诠释"改变"

2011年04月04日 15:2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中新网4月4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华人青年欧阳凯文(Kevin Auyeung),少年移民赴美国时不懂英文,经常被人欺负,他认定只有“以暴制暴”才能解决问题,最后沦落为问题少年,1995年因参与抢劫华埠一家发廊,17岁的他被判一级抢劫罪。在监狱里,他发奋读书重新做人。但坐了6年监狱,为自己犯过的罪行付出代价后,由于有递解令在身,他随时都有可能再次被关进移民拘押所。去年底,纽约州长授予他特赦令,他才终于结束了长期以来幽灵般的生活。这是一段浪子回头改过自新的人生故事,也是欧阳找回自己的成长历程。

  少年赴美 近墨者黑

  欧阳凯文14岁随父母从广州移民美国,17岁因参与一起持械抢劫案,被控一级抢劫罪,判刑4至8年。从1996年起在纽约州监狱服了5年刑,随后又在移民局监狱关了9个月,直到2001年12月才被释放。他原来持有绿卡,但因为犯了刑事罪,1997年移民法官给他下了递解令,这样即使出狱了,随时都有可能被递解出境。

  当初欧阳全家移民美国后,父母忙于打工赚钱,做着低层次但很辛苦的工作,没有时间管教他,他在学校里没有一个朋友,经常逃学,被黑人小孩欺负、抢钱,后来又跟一些不良少年混在一起。欧阳说,那时候他动不动就发脾气,因为听不懂英文,不知道人家在说他什么,一不爽就打人。他记得抢劫案发生之前,他已决定改邪归正,很少逃课,在华埠发廊当学徒,但阴差阳错卷入抢劫中。

  他给记者讲起那桩抢劫案:1995年万圣节那天,两个朋友叫他帮忙开车,因为只有他有驾照。到了现场,他看到朋友掏出枪,才意识到他们要去打劫。欧阳说自己“糊里糊涂”跟他们进入华埠一家按摩院打劫,有人报警,他被警察抓住。他说,虽然枪不在他手里,但因为是持械抢劫,因此罪行加重,他那年17岁,被当作成年人受审。

  高墙之内发奋读书

  1996年到2001年这段时间,欧阳被关在纽约上州一所专门关押青少年犯的监狱。他说前半年是“度日如年”,日子过得非常慢。一个大房间里,摆着50张便床,没有隐私,夜里还要警惕别人袭击你。

  这些青少年犯有的因抢劫入狱,有的因杀人被判终身监禁。因为年纪小,他们经常感情用事,缺乏理性的自我约束,动不动就打架。监狱里充斥着暴力。刚进去时,一个黑人狱友吿诉他,没有人会帮你,你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

  欧阳说,父亲每个月至少会上去看他一次,每次都带食物给他,父亲还把早餐省下来的钱给他买了电脑书。21岁生日那天,父亲赠给他一句话:“凡事三思而后行”。这句话他一直铭刻在心。欧阳发现,在监狱里,要赢得尊重有两个办法,一是暴力,二是知识。如果你是个有知识的人,别人也会尊重你。于是从1998年起,他发奋读书,不想在监狱里浪费时间,每天上4节课程,从早上到晚上,时间安排得满满的。他在监狱里完成了高中的同等学历,当上校长助理,校长很赏识他,借给他很多书,他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学会英文的。

  移民拘押所 陷入绝望

  2001年3月,欧阳服完刑期后直接被转到移民局。当时的移民局拘押所是在地方的郡监狱租用地方。地方监狱关着一些还没判刑的囚犯,欧阳就和这些人关到了一起。他说,移民监狱环境很差,他的鼻子对花粉过敏,但监狱不给他提供药物。更让他绝望的是,移民监狱的关押是遥遥无期的。欧阳的所有家人都在美国,并已入了美国籍,他在中国一个亲人也没有,所以移民局一直未能取得他的旅行证。

  2001年5月,知名的移民案“移民局Vs. St. Cyr”有了结果,第二巡回法庭法官判St.Cyr胜诉,此判决给此后的类似案件提供了范例:移民局如果在近期内无法为被拘押者取得回国旅行证,不得无限期关押,必须释放。这件事间接地改变了欧阳的命运,再次让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欧阳终于感到出狱有了希望。关进移民监后,每3个月,被拘押者有一次心理评估,评估你是否对社会构成危险,是否可以把你释放。6月份,欧阳有一次评估机会,他把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信件交上去,并附上其他证明他改过自新的资料。但天有不测风云,接着突发“9·11”恐怖袭击,移民局改组为国土安全部属下的一个部门,又等了几个月,10月份,他才有了再一次评估的机会。他被带去见心理医生。心理医生问他,出狱后有什么打算。欧阳说,他想上大学,孝敬父母,父母亲从来没有放弃过他,他要好好报答他们……心理医生吿诉他,移民局准备释放他。还说,经他评估的人90%多都放走了。欧阳听了很高兴,充满期待地回到拘押所,等待着获得自由的那一天。一个星期后,跟他同去做心理评估的人被放走了。他觉得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但时间过了一个月,6个星期,什么消息也没有。他感到从天堂跌到地狱。

  离开拘押所 柳暗花明

  有天中午,欧阳凯文听到广播喊他的名字:“凯文,到移民局来。”他知道自己终于要回家了。他记得那天是12月15日,周五,他的账户里还剩下大约200元,但会计已经下班了,要等到下星期一才回来,但他一天也不想再等了,于是身无分文地离开了拘押所。

  欧阳说,走出监狱时,他什么都不认识,看着周围发呆,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他从来没想过还可以走在美国的大街上。他穿着一套紫色运动服,手上拖着一个大麻袋,里面装着自己案件的资料。手里只有父亲给他的一张电话卡,他打父亲的手机,不巧那天父亲做心脏手术,手机关机,他弟弟从医院接了父亲后,在家里上网,忘了接上电话线,家里电话一直打不通。最后辗转通过朋友的家人,终于联络到弟弟。

  他需要从当地巴士站坐车到附近一个城市,那里才有开往纽约的灰狗巴士。一个黑人给了他6块钱买车票,还有一个白人给了他5块钱买东西吃。弟弟到纽约的灰狗车站为他付款,拿到一个密码,然后欧阳凭密码到宾州他所在的灰狗车站取票。凌晨1点,他坐上灰狗,第二天清晨4、5点,终于到了纽约,走出车站,他看到弟弟站在门口,两人拥抱在一起,然后弟弟开车带他回家。

  母亲在家门口摆了一个烧着纸钱的火盆,让他从上面跨过,按照广东人的习俗,他又用柚叶冲澡,表示去除秽气。他记得家人给他煮了牛肉面,味道非常好。因为学过电脑编程,欧阳出来后第三天,就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准备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

  但是,2006年4月,欧阳凯文再次被关进移民拘押所,这次给他的打击太大,他变得有些自暴自弃,因为对他来说,“已经不可能有更糟糕的事情了”。欧阳终于没有被遣送回国,9月,他被放了出来。

  获州长特赦 云开见日

  但在获得州长特赦前,欧阳一直过着幽灵般的生活,要定期去移民局报到,也说不定自己哪天又会被关起来。2009年,他的命运再次出现转机。有一天,他父亲高兴地拿着一份报纸给他看,那是华人伍清洪获得州长特赦的新闻。欧阳觉得自己的遭遇跟伍清洪几乎一样,心想,既然他可以获特赦,也许我也行。

  欧阳的父亲于是到联成公所求助,这类请愿如果有社区支持会有很大帮助。欧阳给纽约州假释部门(NYS Division of Parole)主管行政赦免(clemency)的官员去信并附上资料证明自己已经改过自新,请求州长颁发他行政特赦令。

  去年12月初,欧阳终于如愿获得特赦。他解释说,当初移民法官是因为他犯了罪判他递解出境,现在案底消除了,递解令也就不成立了。但在手续上仍需要消除递解令,现在他正聘请律师提出上诉,上诉法庭可以直接消除递解令,或把案件打回地方法庭,律师认为成功几率很大,预计数月内会有结果。

  回忆起在监狱的日子,欧阳说自己“活该!”不过他也因祸得福,如果没有进监狱,自己现在可能仍然不懂英文,在唐人街做底层的工作。这些年在监狱里过着自律的生活,他已经养成了习惯,他打算以后也许去参军,因为他喜欢那种自律的、引导人往积极方向走的生活。“人如果真心想改变,好事最终会发生在你身上。”他说。(林菁)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陆春艳】
    ----- 华人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