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日本众僧与我的零距离接触

2012年06月25日 09:12  参与互动(0)
日本众僧与我的零距离接触

  大约在18年前,我翻译过日本的佛经《叹异抄》,书是一本很小的册子,一个镰仓时代的僧人写的,但十分绕嘴,其中的内容也挺惊人!比如:佛经说,佛陀是母亲,她最可怜的是众多孩子当中得病得的最严重的那一个,在现实社会里,病危的孩子就是我们见到的犯了错误的人以及犯了罪的人。所以,越是罪恶深重的人越能得到母亲的关怀,所以也就离佛陀越近!

  其实,我当时搬弄佛经也是为了一时的性子,并没有想到后来这部佛经深受已故赵朴初大师的爱戴,并得到了他老人家的书名挥毫。现在想起来,也是我一桩幸运的事情!

  无论佛经说什么,对我而言都是值得好奇的,同时这个好奇也变成了我想了解日本人的愿望。刚到日本的那些年,除了一清早就上鱼市卖鱼挣钱以外,一回到宿舍里,我就读佛经,读好了就能获取一次定力。有时喝点儿小酒,吟唱数句,破碎的嗓音穿过纸贴的窗户被夏天的风传得相当远,最后变成一丝一丝的声响,坠入了空气当中。住在我隔壁的是鱼市上的日本小伙计,圆圆的面孔,眼睛虽小,但瞪起来挺大的样子,他老说我是“装神闹鬼”的北京人。这也难怪他,当时的我或许就是那么一个样子,仅此而已。

  有年春天,我去了一趟佛教真言密宗的圣地,日本高野山的熊野古道。当时是为一个封面摄影,从北京飞来的职业摄影师翟东风先生找到了一个景点让我站过去。赶巧我穿的衣服是红色的,跟日本黑衣僧侣也有一拼,觉得滑稽。

  说到滑稽,更绝的事儿还在后头!我压根儿也没想到,众僧当中的一个人竟然就是当年住在我隔壁的那个日本小伙计。他看我,我看他,大家都笑了,然后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毛兄,这下好了。你不用装神闹鬼了,可我要装一辈子呀!”

  他的笑声很脆,至少比鱼市上的叫卖声要脆得多。后来我收到了他的一封来信,信上说:“因为今年父亲去世,家中吊唁,所以不能像往年一样为你庆贺新年,由此深表歉意。”

  日本人每年送贺年片,因有丧事不能寄的,需在逝者治丧期间告诉对方,以示礼节。

  (来源:日本新华侨报网;作者:毛丹青)

【编辑:王海波】

>华人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