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远征军将领沈昌之女忆父抗战路:抢修滇越铁路

2016年02月21日 17:5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原标题:远征军将领沈昌之女忆父抗战路:抢修滇越铁路 穿越野人山

  中新社昆明2月21日电 (记者 胡远航)“1942年6月,衣衫褴褛、不成人形的父亲爬出了野人山,回到昆明。可还没好好休整,他又马不停蹄去视察滇越铁路。中元节那天,父亲终于回来了,在庆祝全家团聚的晚宴上,他说了句眼睛疼,就倒了下去……”

  21日,来云南寻访父亲遗迹的旅美华侨沈蓓,向中新社记者讲述她的父亲——中国远征军将领沈昌的抗战故事。此行,她将重走父亲的“远征”之路。

  “父亲的足迹,也演绎着整个国家历史的变迁。我想追寻更多的记忆。”沈蓓说。

  在昆明郊区的小石坝,沈蓓将国家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献给父亲。这里是沈昌抗战之路的开端,也是其安息的地方——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时任北宁铁路局局长的沈昌紧急受命,出任川滇铁路公司总经理,兼叙昆铁路工程局长和滇越铁路线区司令部筹备组主任,负责滇越铁路军事运输和铁路抢修工作。

  “接到调命后,父亲只身从南京到昆明任职。随后,我和母亲也搬了过来。”沈蓓回忆说,“住在小石坝的时光,躲日军空袭警报是生活的常态,父亲忙于公事,母亲为方便带我躲空袭,给我做了件像被子一样的棉衣。”

  1940年9月,日军侵占越南。为防止日军利用滇越铁路进犯云南,中方对铁路实施军事化管理,成立了随军铁路特派员公署,沈昌被任命为特派员。1942年,沈昌以远征军中将司令的身份,前往缅甸前线,负责军运。

  1942年4月,远征军首次入缅甸因为盟军配合不力,战斗失利,沈昌受命带领重要物资、工程人员撤离,选择了一条无比凶险的回归之路——穿越野人山原始森林进入国境。密林、毒虫、瘴气……最终,3万多远征军倒在了野人山。

  “和父亲同期活着走出来的仅三百余人,衣不蔽体、不成人形。”沈蓓转述父亲的回忆说,“撤离时,为防日军狼犬跟踪,只能晚上在水里、密林行军。走在水淋淋的小径上,无数的蚂蝗从草上、树叶上爬到身上吮血。还有一种毒蚊子,叮咬后伤口无法愈合,只能溃烂至死。”

  这趟“远征”之行,沈昌从150斤左右暴瘦到80余斤。还没好好休整,又马不停蹄赶往重庆汇报战况、视察滇越铁路。

  “中元节那天,父亲终于要回来了,母亲做了一大桌子菜。按惯例,父亲回家吃晚餐是我们一家的快乐时光,可还没来得及听父亲分享故事,他说了句眼睛疼,就倒了下去。”沈蓓告诉记者,那年,父亲年仅38岁,她才6岁。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沈蓓称,此次回昆,看见还有人为其父扫墓时,心里感动不已。

  “抗战这段历史不能忘记,民族救亡图存的精神不能忘记。”沈蓓说。(完)

>华人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