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归侨女作家陈慧瑛:祖国和文学是我心中挚爱

2016年03月30日 09:26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归侨女作家陈慧瑛:祖国和文学是我心中挚爱
图为归侨女作家陈慧瑛29日下午在北京接受媒体专访。 张晓曦 摄

  中新网北京3月30日电 (张晓曦)“人生的苦辣酸甜、得失悲欢,都会随着时光消逝,永不磨灭的,只有攥在手心里的——祖国之恋。”

  1946年出生于新加坡三代华侨世家的陈慧瑛,祖籍福建厦门,十几岁时随母亲返回祖国故乡。她的外祖父是新加坡知名爱国华侨、富商洪镜湖,父亲是与当时侨居新加坡的作家郁达夫为知交的诗人陈文旌。

  陈慧瑛29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回忆,“幼年,母亲教给我的第一个词,是写在手心里的‘中国’两字;外祖父教给我的第一首诗,是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长辈的教育和他们对故土的眷恋,在陈慧瑛的心里埋下深深的种子。

  离开新加坡前,外祖父将珍藏多年的晚清画作《墨梅》交给陈慧瑛,并嘱咐她:“我们的根在中国,我送你回去,希望你学有所成,报效国家;希望你不论身处何种境遇,都要具备梅花的秉性。”

  1967年,陈慧瑛以优异成绩从厦门大学中文系毕业,当时只有20岁出头的陈慧瑛,被从厦门岛发配到太行山,当教师、做农民,从优越的富豪之家进入完全不同的生活环境。

  “在人生的起步阶段,经历这样的生活落差,这种苦涩是旁人无法想象的,”陈慧瑛说。在太行山生活的6年时间,不断有海外的亲友劝陈慧瑛出国,“世界那么大,何处不可留,为什么非把自己禁锢山中?”

  可陈慧瑛相信,人生没有过不完的严冬。况且,既然自己学无所用,又何必过于执着?在危难的岁月里,也要坚定地与祖国同在。

  陈慧瑛从苦难的生活中发现了转机。偶然的一次经历,让她发现了太行山藏了整整一窑洞的书。就是利用这段期间,陈慧瑛通读了诸子百家、唐诗宋词、《资治通鉴》、《周易》等传统名著,“是深邃古老的中华传统文化,陪伴我度过了那段离群索居、寂寞困顿的艰难岁月。”陈慧瑛说。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陈慧瑛也迎来了自己人生的春天。回到厦门的陈慧瑛,先后在教育系统、《厦门日报》工作,并出版《梅花魂》、《无名的星》、《展翅的白鹭》等多部文学作品,获得多个国家级奖项。

  作为先进归侨知识分子,陈慧瑛后又从事侨务工作,连续四届担任厦门市人大侨台外事委员会主任,并兼任厦门市作家协会主席、文联副主席。

  “我是怀着一颗赤子之心,为故乡、为故乡的人民付出,爱他们所爱,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陈慧瑛说:“作为归侨,我非常理解海外侨胞对祖国的感情和奉献,所以,我努力依法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几十年如一日身体力行地去为他们服务。”

  如今已经退休的陈慧瑛,仍然坚持文学创作,并到各地采风。今年1月,厦门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她的最新散文集《有一种爱叫永远》,30万字的内容,跨度30年的时间,收集整合了陈慧瑛描写故乡厦门的山川、人物,特别是侨、港、澳、台同胞对祖国、对厦门特区的贡献、故事。今年五月又将出版另一部新书《心若菩提》

  “《有一种爱叫永远》这本书写的是乡缘、乡魂、乡愁,”陈慧瑛说:“这种对故土、对祖国的爱,是永恒的、是血浓于水的情感。”(完)

>华人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