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外报:一天刷手机80次 孩子网瘾严重怎么办?

2017年09月22日 16: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网9月22日电 当前,智能手机在日出生活中无处不在,对此,美国《世界日报》日前刊文援引教育学者观点称,给子女智能手机是一条不归路,赋予子女的这一特权一旦给出去就难回收,“我们这一代当家长,必须认清的一点是:你不是在教养未来的孩子,而是教育未来的成人。”正面迎向数字时代的挑战,家长得打前锋,成为子女能信任依赖的“数字家长”,教育出负责、成熟的未来数字公民。

  文章摘编如下:

  美国儿童心理医师培拉特(Dr. Adam Pletter)认为,智能手机营造了一个没有疆界的“新国度”,在这个奇幻世界里,充满诱惑和陷阱。在这里,数以千万计的家长成了“新移民”,他们懂得比子女少,抓不住子女又怕子女迷失,只有抓狂。而这个国家的原住民:一群1995年之后出生、从小就和智能手机一起成长的“手机世代”(iGen)。

资料图:学生发起的“放下手机,回归生活”活动,活动鼓励市民在餐桌上收起手机,专注于与家人朋友聚餐的快乐。陈骥旻 摄
资料图:学生发起“放下手机,回归生活”活动,鼓励市民专注于与家人朋友聚餐的快乐。陈骥旻 摄

  95后的孩子 iGen原住民

  今年升高中的丹尼尔,从两年前开始,暑假拒绝再参加家人的旅游活动,平日课余,除了吃饭就很少走出房门;他小时参加的乐队、合唱队、球队,到了初中就不肯再去。

  父母为儿子越来越“宅”而担忧,又不想撕破脸,破坏亲子关系,只好望着儿子紧闭的房门发愁,期待“长大就会好”。

  长期受忧郁症困扰的小舟,过去几年对学习失去兴趣,放了学就挂在网上,妈妈怕刺激儿子病情加重,不敢严加管教;爸爸几次看不下去,拔掉网络,阻止他无自制力长时间上网、影响作息与睡眠,结果两人发生冲突,甚至上演“全武行”。

  只爱上网交友 不爱真人互动

  像小舟、丹尼尔都是圣地亚哥加大教授特温吉(Jean Twenge)提到的在智慧手机时代长大的“i世代”,该书长达26个字的副题,点出研究的结论:“为何今日高度与世界连结的孩童,成长过程较不叛逆、容忍度更高、更不快乐,而且,完全没准备当成人。这对我们其他的人有何意义?”

  “i世代”是特温吉十年前首创的新名词,泛指出生于1995年到2005年之间,目前年龄在12岁至22岁的特殊一代;比起前一代“千禧世代”,“i世代”从小就接触社群网站,和各种App一起成长,喜欢上网交朋友更甚于与真人互动。

  “i世代”有共同特征,他们拥有手机的年龄不断下降,普及性不断升高,每天花在滑手机的时间不断增加,平均一天至少得查手机80次。

  根据今年4月公布的一项美国民众智能手机拥有率的调查,76%的受访青少年拥有智能手机,去年同期为69%。

  男生易迷电玩 女生沉溺社交

资料图:正在用手机的儿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资料图:正在用手机的儿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根据特温格这项长达25年、对全美1100万年轻人所做的调查研究,“i世代”上网、沉迷电玩的多是男生,沉溺社交平台的则多是女生,他们比1995年以前出生的“千禧世代”更愿意待在室内,不爱读书、不急着学开车和交异性朋友,“他们是形体上更安全、心智上更晚熟、更易受伤害的一代”。

  特温吉以2011年为一个里程碑指出,这是“i世代”迈入青少年的一年,从这一年开始,超过一半的青少年拥有智能手机,从这一年开始,青少年忧郁症、自杀率也快速飙升。

  在美国大华府明星学区贝赛斯达(Bethesda,MD)开诊已17年的儿童心理医师培拉特,直击iGen的孕育、成形。他主持的培拉特诊所,专攻儿童、青少年心理咨商,失控的iGen、抓狂的父母,是最常见的求助者。

  社交网站待太久 容易患忧郁症

  十年前,当手机拥有率超过五成,包括各种应用软件应运而生后,培拉特注意到智能手机衍生的青少年沉迷网域、患忧郁症、家庭冲突等,随着手机的普及同步上升。

  匹兹堡大学医学院2016年针对19岁至32岁年轻成人的研究所得出一项结论:平日在社交网站查访最频繁的一群,罹患忧郁症的比率比一般人高出2.7倍,青少年情况也是相同。

  当数字化家长 化被动为主动

  “心智未成熟的儿童、青少年,更急切在社交媒体上寻求被肯定、被接受,更容易出现焦虑。”培拉特说,担心子女沉迷网域,甚至掉入网域的陷阱,家长必须化被动为主动,成为跟得上时代的“数字化家长”。

  “我们长大的过程没有这样的经验,这是现代家长的全新挑战。”培拉特说,“没有长辈可咨商学习,放任、被动的家长,只有让子女占上风,交出教养的主控权。”

  拥有一对13岁和9岁子女的培拉特,在9月5日秋季开学前一日,与两个孩子分别安排一对一会谈,完成“换约”,确认哪些手机的应用程序App能全权使用,哪些能在被监控下使用,每日上网时间多少与违规的后果等条款,这样的契约关系,必须针对不同子女,量身订做。

  “家长根据子女的成熟度、自我控制能力、新型手机与App的功能等,阶梯式逐步引导。”培拉特常以过马路为例说,父母携带幼儿过马路,总是从手牵手、耳提面命开始;下一步,放开子女的手,在旁观察是否能自己注意两方来车;接着,站在窗户看着子女独自过马路;这阶段性引导的最终目的,就是让子女能独立而安全出门、闯荡世界。

  签订数字契约 父母贯彻执行

  培拉特说,在他的数字亲子诊疗室内,他通常建议家长“数字化”自我装备的几个步骤:一、家长理解孩童和青少年用智能手机、上网和社交媒体的潜在危险;二,做好安全防护,了解子女使用的数字用品的安全设定功能并善加使用;三、视子女自制力与成熟度,逐步开放权限,放松家长管辖权;四、亲子签约,带领子女做个数字时代下负责任的网民,并设定违约的后果且贯彻执行。

  培拉特不赞成父母以保护为由,高压限制子女上网或禁止拥有手机,因为“这是挡不住的潮流,而且瞬息万变。”

  至于几岁才能拥有智慧手机?培拉特说,并无准则,而且根据调查,目前未成年者拥有手机的平均年龄已降到11岁,且还在持续下降。

  培拉特说,他的诊所常见的抓狂父母,往往因为不熟悉而在数字教养采被动守势,不想后悔、抓狂,只有化被动为主动。

  教育数位公民 家长得打前锋

  给子女智能手机是一条不归路,培拉特说,这赋予子女的特权一旦给出去就难回收,“我们这一代当家长,必须认清的一点是:你不是在教养未来的孩子,而是教育未来的成人。”

  正面迎向数字时代的挑战,家长得打前锋,成为子女能信任依赖的“数字家长”,教育出负责、成熟的未来数字公民。

【编辑:李夏君】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7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