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华报|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地方| 新媒体| 供稿

“互联网+”深入浙江:信息化助制造强省再次腾飞

2016年01月28日 19:47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网杭州1月28日电(见习记者 李苑露 钟新)“以饮料行业为例,在智能化乳品制造生产线领域,乳品行业无菌化数字示范车间减少乳品加工环节的原料及成品损耗约15%,节省加工过程中的能源消耗约20%,降低消毒液用量约70%……”浙江省政协委员、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宗馥莉对这些数字如数家珍。

  这些“节省”的数字是“互联网+”与浙江传统行业碰撞的火花。改革开放以来,敢为天下先的浙商异军突起,使浙江经济有了“地位”。在内外部经济环境严峻的情况下,浙江另辟蹊径,辞旧迎新,以互联网、信息化为助力,为经济的“逆袭”催生驱动。两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召开,更是对浙江的认定。

  如今,信息化与工业化的高层次深度融合在浙江已屡见不鲜。“互联网+”、“工业机器人”、“智造”……这些在几年前还相对陌生的词汇,现撒满浙江大地。今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加快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制定实施工业机器人行动计划。

  在浙江“十三五”发展中,也将“加快建设信息经济强省和制造强省”,“实施浙江‘互联网+’行动计划和中国制造2025浙江行动纲要”列为其主要目标任务。

  浙江省省长李强表示,要加快建立现代产业体系,重点抓好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经济,逐步形成以现代农业为基础、信息经济为龙头、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的产业结构。

  2016年浙江两会,“互联网+”、信息化与工业化的融合(简称两化融合)再一次引燃代表委员们的热情,成为热议的话题。

  辞旧:“互联网+”下的浙江转型风

  “互联网+”一词如今在中国人眼中并不陌生,然而对于浙江来说,它却有着别样的意义。

  “我们公司主要的产品是装饰材料,这类产品的消费主力军已开始转向80、90后。”浙江省人大代表、德华集团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经济师丁鸿敏认为,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和生活习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传统企业必须尽快适应市场的变化。

  由此,丁鸿敏所在的企业经过2年多的电商探索实践,于去年收购了一家互联网电商代运营服务企业,进一步推进电子商务工作,实现“互联网+”下的转型升级。“这个时代,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已成必须面对的问题。”丁鸿敏认为,一种新的技术出现,短期可能会对一些企业造成冲击,但长期一定会对企业的进步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现在我们企业产品通过网络交易,比过去还减少了费用。”浙江省人大代表、今飞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葛炳灶很有感触,该集团主营汽车、摩托车和电瓶车轮毂。

  葛炳灶的感触不仅在于网络交易,在生产过程中,他也尝到了“互联网+”带来的“甜头”。他介绍,在推行“机器换人”以后,企业的生产效率大大提高。2013年,还研发生产了“机加工柔性生产线”,全面实现生产自动化,以年产100万件轮毂生产线为例,用工从原先的500人减少至150人。

  “跨界融合带给了我们机会。”列席浙江省十二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浙江森马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光和表示,“互联网+”、电子商务不仅可以去库存,还可以与消费者进行交流。

  如今,“互联网+”的理念已深入浙江的企业家心中。作为制造大省,从传统的“桎梏”中跳出,搭乘新理念的快车,浙江的成绩为“互联网+制造”诠释出了完美的内涵。

  “这是一个自然而然的产物,到了一定的历史发展阶段,到了这个地方,要有竞争力一定要有两化融合。要走在制造业的前列,这是一个自然的选择。”浙江省人大代表、中策橡胶集团董事长、总经理沈金荣表示,这几年企业投入最大的就是两化融合。

  种种现象表明,为生活带来便利的互联网,在浙江的诠释下已成为传统行业的一种“出路”,也成为浙江新型工业腾飞的助力。浙江力争到2020年,在役工业机器人超过10万台。

  迎新:传统新兴产业并举

  在互联网如火如荼地“侵入”传统行业下,企业纷纷转向风口,辞别旧模式,迎来新动力。

  浙江省人大代表、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技术官王坚表示,互联网将对制造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他认为,中国的制造业搭乘了互联网的东风,将迎来一次新的转型升级机会,有机会超越国际先进水平。而信息经济不仅能帮助浙江经济迎来腾飞,也能帮助浙江摆脱长期以来的资源瓶颈,迎来可持续发展的“升级版”经济。

  然而,新动力、新模式该如何把握?代表委员们认为,在新的内涵中,传统制造业将与“互联网+”并重,和谐相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基础的传统制造业,哪来的互联网模式和创新。”丁鸿敏认为,目前的互联网企业很大一部分是为传统产业服务,或者对传统产业进行创新和升级,没有传统产业,互联网就是“空中楼阁”。

  丁鸿敏同样看好新兴产业,“这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也有引领作用,能不断刺激传统产业的变革和创新,但不会完全替代传统产业,某些方面也替代不了。”

  葛炳灶也认为,对于制造企业,互联网并没有形成冲击,反而是一种助力。他表示,正是依托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对整个生产系统进行整合,才能真正强力推动企业转型升级。

  相较企业家们关于“互联网+”对传统工业的“冲击”持乐观态度,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委员、浙江省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谈月明则更担忧传统工业。

  “要更加注重传统工业的提升发展。”他说,“传统工业是我们工业的老祖宗。浙江走在前列,传统工业的贡献不可磨灭。”他表示,如今,随着市场发展变化,传统工业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同样要加快新兴工业的发展,这是必然的。”他举例,浙江杭州入列中国大陆10个“万亿GDP城市”,新兴工业起着很大的作用,“但是也不能把传统工业丢了,要加强对传统工业体制改造的力度。”他表示,近年来,浙江有些地区还未迎“新”,而“旧”的改造也不注重,所以出现了工业的大滑坡,“要一手要抓新兴工业化,一手抓传统工业。”

  热议:两化融合留人难

  有一句业界流行语:“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起来。”顺势而为,信息化工业化相融,浙江的“互联网+”实践已经燎原。

  在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过程中,也有不少人提出了担忧和建议。“如今传统企业面临员工的瓶颈问题,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想进入真正的制造业,而年龄大的人面临退休。”丁鸿敏坦言,这确实值得关注。

  丁鸿敏认为,这也是中国传统制造业在国际上缺乏竞争力,没落的原因之一,“制造业比较发达的,比如日本和德国,他们技术创新能力也很强,自动化、机械化程度很高。他们的很多年轻人都具有技术操作能力和创新能力,愿意在最基层的岗位上工作。”

  宗馥莉表示,人才是制造业两化融合成功与否的重要影响因素,“新经济常态下,很多企业高度认可创新驱动发展,并在两化融合的硬件建设上加大投入,但由于缺乏熟悉信息技术和生产管理的复合型专门人才,信息管理软件不能很好地和企业硬件相协同,使得融合的协同效应很难发挥,两化融合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她认为,而由于高校培养出来的人才缺乏明确的市场导向,不能很好地担当起两化融合的重任。而企业中掌握两化融合相关理论与技术的人员少且流动率较高,很难长时间在一个企业中长期工作,不利于两化融合长期稳定推进。同时,也欠缺高水平的两化融合服务咨询机构。

  宗馥莉建议,进一步加大两化融合人才引进、培育和留人机制,并出台配套政策。

  除了“留人难”问题,在谈明月看来,还需要让大数据成为浙江民营企业转型升级的动力引擎。“我们浙江不仅有像阿里这样巨型电商集团,也有义乌这样电商铺天盖地的地区。以前,我们对消费者的理解是模糊的,但互联网时代,我们的消费者可以立体化。”他说。

  “有了大数据,我们的民企就可以降低成本,转型也有了依据。”他认为,浙江敢为天下先,在大数据的管理利用方面,也应该先人一步,在立法上也应该快人一步。(完)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