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中介自述:我是怎么从月薪三四万混成了给公司倒贴钱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5日电(常涛)“老家的一个叔叔告诉我,你再坚持五到十年,肯定能赶上我,但我坚持不了了。”某大型房产中介公司店长刘小猛(化名)向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坦言。

  刘小猛口中的“叔叔”比他早五年进入房产中介这个行当。“我当初就是听了他的建议才来北京的,现在他已经在这儿成家立业,孩子也在北京上学了,前几年卖掉老家县城的房子,在北京买了套大一居,如今涨了近200万元,我是赶不上了。”

  资料图

  “我们也唱衰目前二手房市场”

  2011年,22岁的刘小猛大学刚毕业,只身一人从山东老家来北京闯荡。那时他也曾梦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北京买房、成家。

  1989年出生的刘小猛比同龄人要成熟很多,皮肤黝黑,头发一丝不苟得向后梳着,穿着标准的工作装——白衬衣,黑长裤,配墨绿色领带。六年过去,他现在已经是一名管理着几人小团队的店长了。刘小猛笑称:“刚来的时候我是店里年纪最小的,现在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社会人’了。”

  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记者与刘小猛见面时已是傍晚。彼时,他刚刚结束一次位于南三环的“座谈”,匆匆赶来。

  刘小猛解释,这个“座谈”其实就是挨领导训,他们公司最近实行了新的考核制度,像他这个级别,每周至少要保证带四个客户去看房,也就是至少要有四个看房量,完不成任务,就得去“座谈”。“现在看房的很少,成交量更低。”他补充道,“四五月份,我们负责的这一大片就成交了一套小户型二手房。”

  北京市住建委官网数据显示,5月全月,北京二手住宅共实现10801套网签,环比4月全月下滑36%,创下2015年2月(8672套)以来的最低值。

  刘小猛说,市场的好坏,他们业内人士最清楚。他们也唱衰目前的二手房市场,不建议客户现在买房。“现在行情不好,我们中介也会找房主聊价格,和他们砍价。”他说,虽然成交量很低,但房主来登记售卖信息的数量和之前相比并没有明显减少。

  他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目前二手房价格基本降幅在15%左右,通州、亦庄部分房源降幅差不多超过20%,而且还会再降,但降到什么程度不好说。

  “现在是花以前的积蓄 上月工资负3000”

  “成交量上不去,最着急的还是我们,我已经连着两个月都是负工资了。”刘小猛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他们公司自2015年起进行工资改革,取消了底薪,工资全部来自于业绩,多卖多得。现在二手房交易行情不好,自己也就没钱可挣,甚至还要倒贴钱。“我们员工每个月都要通过网络端口发帖子,吸引客源,这要自己掏钱。”

  刘小猛说,往年春节放假的时候,因为没有业绩,出现负工资很正常,但上月工资负3000多元让他有些焦虑。“因为我是小组长,手底下有几个成员,他们没有业绩也会扣我工资,所以上个月负得比较多,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我现在都是花以前的积蓄。”他透露,以前行情好的时候,一个月挣三、四万元都有可能。

  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入职时间比较长的“老人”还能坚持一下,入职比较晚的“新人”一般坚持不了。“毕竟现在店里一半人都是负工资。”

  他说,去年店里入职了一个30多岁的同事,闺女已经5、6岁,但来了之后没怎么挣钱,前段时间就转到房租租赁部了,他觉得这一步走得非常好,起码每个月稍微有点收入。

  尽管现在工作很清闲,但刘小猛依然每天九点上班,晚上临近十点下班,周末不休息,每周二或周三只休息一天,“干销售,领导不会让你闲着的。”他现在每天都到所负责的小区转悠,给老客户打打电话,用他自己的话说:“还是要好好干,说不定哪天能碰上一单,这月工资基本上就一万起步了,但这得靠天时地利。”

  “做完手里这几单就回老家”

  刘小猛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有好多年轻人本来觉得这个行业是有希望的,很挣钱,但看到现在行情肯定退缩了。去年7月份,店里安排他带一个95后实习生,现在请了两个月的假回学校参加毕业答辩去了,回不回来还不好说。

  “我对这个小徒弟挺无私的,付出也挺多,刚入职时,她什么都不会,我不光教她,还分给她业绩,让她通过考核。90后做事情有自己的思路,但太自私了。” 刘小猛抱怨说。他表示,最近有一波同事离职了,离职的同事大多都去做了贷款业务员。

  行情不好,与领导意见产生分歧也在所难免。有一次,刘小猛和经理有了意见分歧,他对经理说,我就像你的机器一样。“像机器一样,应该是我们这个群体最真实的写照。”

  对于下一步,刘小猛也有自己的打算。他想回老家创业,加盟一家房屋中介,自己当老板,但他目前有顾虑。

  “老家的市场和北京完全不一样,而我一点都不了解,为了保险起见,我决定先给别人打工一段时间。”刘小猛说,“老家一个朋友开了家房屋中介店,想让我去当店长,我们挺聊得来,我打算去,回家多舒服啊!”

  不久前,刘小猛贷款50万元在老家市里买了套房。“2014年的时候我买了第一套房,刚买的是第二套,两套房就隔一条马路。”说起买第一套房的经历,刘小猛有些庆幸。当初他提出在市里买房时,家人不是很理解,大姐夫建议他把钱投到自己的生意上,但刘小猛仍坚持买了房。“当初一冲动买也就买了,如今每平涨了2000多,还是很值的。”

  但他表示,目前还不能辞职回家,因为手里头还有单子,如果不干了,这些提成就都没了,这几个月的辛苦就都白费了。“做完手里这几单再回老家吧。”

  前段时间,因为急事,他坐高铁回了趟老家。他对87岁的奶奶说,今年就回来了。“奶奶问我,回来还能挣这么多吗?我说能,您孙子能干,到哪都行。

  我答应奶奶回家后开着车带她去看火车,她一辈子没见过火车。”

  刘小猛说,他爸妈种大棚供他们姐弟三人上学,一辈子很辛苦,他现在打算把第一套房送给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的二姐。“爸妈希望我们兄妹团结,这样大家就都有房子了,爸妈住着也方便。”刘小猛坦言,家人是他这些年来最大的牵挂。

  链接

  律师:负工资违反《劳动法》

  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保全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微信公众号:jwview)采访时表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只要是员工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便存在劳动关系,员工在保证正常出勤的情况下,拿到手的钱是不能低于所在城市最低工资标准的,负工资的情况是不合法的。目前,有一些企业存在所谓的“有责底薪”和“无责底薪”,员工没有业绩就没有工资,甚至倒扣工资,但无论怎么规定,只要是员工正常上班,拿到手的钱就不能低于最低工 资标准。(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编辑:吴新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