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健康新闻

中国现代儿科学先驱周华康去世 遗体捐献(图)

2011年08月24日 10:4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中国现代儿科学先驱周华康去世遗体捐献(图)
周华康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在北京协和医院的大楼里,一个老人去世的消息被人们低声地说起。

  8月23日,在住院楼地下二层的遗体告别厅里,年轻或年长的医护工作者静悄悄地站在这里,等待着为这位名叫周华康的97岁老人献上一枝白色或黄色的花。

  一个1984年出生的年轻医生从进入协和儿科那天起就知道,这位高瘦老医生的历史“就是协和儿科的历史”。那些红着眼圈的老者,是周华康曾经的同事和学生,他们在此作别中国现代儿科学的先驱,1949年协和医院儿科的重建者,中国医学科学院儿科研究所的主持重建者。

  穿着一身白大褂躺在鲜花中的老人,终究没有等到他最盼望的日子。再过24天,这座他自1940年开始就服务其中的医院,即将迎来自己90岁的生日。

  在刚刚过去的7月里,几年来一直卧床的老人还想要再次扼住命运的喉咙。“90周年我一定要回去,从今天就开始练习走路。”

  从他住的长满爬山虎的红砖房子到协和医院,只需要步行5分钟。但对他来说,即便是走路如此简单的动作,也已经很难完成了。两个人搀扶着老人,勉强在屋子里来回蹭上二三十步,再走下去,“腿就软得像面条一样,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这个倔强的老人终究不能再走回那条曾千万次走过的路了。1940年,周华康在协和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并在协和医院内科任住院医师。那时,这所医院就和这个爱打篮球的博士一样年轻,它由美国石油大王洛克菲勒的基金资助建成,并以美国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为标杆,在上个世纪20年代即提出“要按照国际最好的标准来办学”,将现代西方医学介绍到古老的中国,并迅速成为中国的医学中心。

  1942年,日本侵华战争迫使协和医院关门。后来,周华康获得赴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儿科进修的机会。抗战胜利后,他便受聘恢复、重建协和儿科并出任主任,直到1987年退休。

  如今已很难找到与这位老教授同时期的协和人了,甚至就连他的研究生魏珉,今年也已66岁。在魏珉看来,周华康“最最认真,最最爱护病人”。在儿科病房里,这位瘦高的主任总要帮着护士做些琐碎工作,清晨给生病的孩子们换尿布,或是挨个儿喂饭、测体温。

  一个河北农家孩子曾因多发性神经炎引起呼吸肌麻痹,送进医院时,呼吸已经停止。那时,协和全院只有一台呼吸器。这位儿科主任立即动手,仅仅用了半个小时,就用胶皮囊制成了一个“土人工呼吸器”。这是一个太简陋的呼吸器,它需要大夫、护士换班捏,昼夜24小时不停,1分钟要捏30多次。周华康和其他医护人员一起,轮换坚持着捏了30多天,才最终使几乎失去希望的孩子恢复了呼吸。

  那时,周华康在协和医院那栋“绿瓦顶、白栏杆”的老楼里工作。人们还记得,这个大个子医生总是匆匆忙忙的。从1959年便与其成为同事的籍孝诚回忆起,自己甚至“没见过他和人开玩笑,一点不会客套”。

  他恪守的规则不容打破。曾经的同事想起,一位部级领导不想排队看诊,带着生病的孩子就往诊室里冲,却被周华康拦在外面。

  “不是急病就得排队。”他毫不客气地告诉领导。

  这套规则也同样适用于他自己。有一年,他上小学的孙子要看牙,这位老医生便亲自早起去协和口腔科排队挂号。

  很多有关这位老人的回忆文章里都记述着同一个故事。1976年,一个农民的孩子患败血症住院,初步治疗后,病情稍见好转,父亲就要求带孩子出院。这或许是大多贫穷家庭面对的窘境,只要在医院多住一天,这个家就会一天没有收入。

  周华康急了,他对那个焦虑的父亲承诺:“孩子的病情绝对不允许出院,如果信得过我,就把孩子交给我,你回去工作照顾家里的人,我会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对待。”

  从那天起,这个素昧平生的孩子得到的,不仅是一个教授每天的检查、治疗;还有探视时间里,周医生提着的糖果和小人书,以及一个善意的谎言:“都是你爸爸买给你的”。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姚培硕】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