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应与仁爱一路同行 阻止选美泛商业化——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生活新闻

美丽应与仁爱一路同行 阻止选美泛商业化

2010年08月06日 16:5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五月初,一年一度的世界小姐大赛又将在中国拉开帷幕,不知又将有多少佳丽为了惟一一张通往华沙总决赛的入场券去兼修内外。“眼球经济”又将掀起新的浪潮。当美丽成为一种商业运作,漂亮的面孔成为一种商品,选美就如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无论是喝彩,还是冷静地否定,带给人们的都是很深刻的思考。

  “在许多人类遭受苦难的地方,美丽作为一种关爱和力量就应该出现在那里,在那里,我们看到了美丽与仁爱一路同行。”——世界小姐组织主席莫利夫人解释世界小姐大赛口号,“有目的的美丽”的意义。

  选美泛滥:乱花渐欲迷人眼?

  世界小姐、环球小姐、国际小姐、中华小姐、中国小姐……名头一个比一个大的“选美秀”走进内地;新丝路、超模、职模、精英、概念九八……此起彼伏。还有以选拔影视新星、主持人、演艺人才为名的“准选美”,以及干脆以啤酒小姐、汽车小姐、楼盘小姐、游戏小姐、内衣小姐、城市小姐、旅游形象小姐等各种“形象大使”的选美竞选……美丽的资本被最大化。

  选美活动泛滥,看者眼花缭乱。“眼花”后,能弄清楚这场“选美”那场“选美”的不多,真心喝彩的更不多。尽管今天的人们已经学会以平常心面对“选美”,但是,眼下灼人的“选美”热浪,还是惹出了纷纷议论。

  在西部某省举办的一次全国规模的选美比赛中,主办者请来心理咨询师对参赛美女一一进行“心理辅导”。辅导是为了成全一个极其荒唐的要求——这次选美比赛其中一个程序,是要求选手们在聚光灯下脱光。灯光亮了,经过“心理辅导”后的美女们按既定的要求现身舞台,让衣冠楚楚的评委们品评、让冷冰冰的摄像机们品评。走下舞台,一些参赛的选手哭了。眼泪,迫不及待地流淌着。有评论说:“我相信她们哭泣的日子还在后头,我相信那些影像将跟那场选美比赛的新闻一样流传出去……”

  也是在一次“选美”中,举办者示意参赛选手:交1万元,确保进入前三名。某选手颇受“蛊惑”,交了1万元钱。转念,又意图“买”得花魁,便与举办者商量:增加6000元,冠军归她,如何?举办者应允了。“选美”终于到了水落石出的时刻,这个“志在必得”的选手大大地意外了、愤怒了。冠军竟然不是她!6000元打水漂了!原来,为了避嫌,双方的交易是通过第三者进行的,第二笔6000元钱被第三者吞进了自己的腰包。而这个不知就里的选手,在失望愤怒中竟纠集他人绑架了评委……

  美女既然与经济相关,“选美”就成为一种经济活动,而过浓的商业操作往往干扰了“选美”应有的公正性。比如,某地在举行首次世界小姐中国总决赛的同时,还有一场模特大赛在进行中。据报道,重复参加两个总决赛的选手竟然高达9名之多。而按照国际“选美”惯例,每位女子一年只能参加一项选美比赛。

  在“选美”活动繁荣的背后,太过商业化的操作,使美丽风暴不仅大打折扣,更因一些“黑色交易”而蒙上了丑恶和阴影。选美赛事的公信力越来越低,参赛选手的外在美和内在素质大幅度下降,选美不再是选美,而成了在“矮子中挑高个子”的纯商业活动。选美,已经不再是让我们炫目、景仰的一种盛事,而不过是一场极富娱乐性的充满诡异色彩的闹剧。

  流于低俗:剥离文化品位的可怕嬗变

  选美就是选脸蛋。选美真的是把女孩儿变成一个个绣花枕头,成为胸大无脑、腹内草莽的人?

  一些社会学家认为,“选美”过分强调女性外表的美丽、性感,使两性之间的差异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被强化了,不利于女性追求与男性平等的社会地位和社会分工。事实上,附着在“选美”活动中的奖金、名誉等等,不言而喻地对美女构成了诱惑。这样貌似动人的诱惑,其实是对女性的一种“软暴力”。

  审视目前国内层次较低、太过泛滥的各类选美活动,其过分强化对女性外表美丽、性感的价值,女性会变成赚钱的手段和工具。选美如果无视传播过程的文化品位,必然会走向极端化。商家如果只知道打“美女”牌,而在文化品位和经济上无所作为,选美必然成为企业的“美丽陷阱”。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选美”的含义日益固定和模式化,它更多地与外表俏丽、体形优美、“三围”标准的成年女性相联系。尽管近来在“选美”活动中加入了一些考核个人修养和知识素养的内容,但绝大多数“选美”活动仍不能摆脱重外表的倾向,这就决定了外貌在各类“选美”比赛中仍是最基本的标准。在这一过程中,美女们通过自身的天然资源和外在条件,成为刺激眼球的道具、商业促销的手段和吸引注意力的工具。她们已经很难被视为文艺人才,成为精神文化产品的一部分被公众所接受。

  尤其让人担忧的是,选美的模式和标准,从某种程度上影响着我们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观。在中国的很多选美大赛上,我们发现当参赛选手穿着同样的服装出场时,她们往往相似得让人难分彼此。审美标准及审美意识的单一化,使美丽失去了个性和灵性,也折射出赛事在文化品位上的缺失。

  18岁的湖南女孩徐雅菲以全省文科最高分被北大新闻系录取后,又报名参加了当地电视台组织的“星姐”选美比赛,角逐高达百万元的大奖。“我相信自己能当上高考状元,也能在选美中发挥到最好!”徐雅菲体现的精神气质正是目前很多选美赛事所缺乏的。

  选美比赛本应赋予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文化精神和社会意义上的胜利也是评判选美赛事成功的重要标杆。它将为参与者和赛事本身增添道德上的魅力。而一些剥离文化品位的选美却让参与者缺乏自重,成为商业利益的牺牲品。

参与互动(0)
【编辑:陈薇伊】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