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English| 图片| 视频| 访谈|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织物湿了颜色变深?英媒科学解析十大生活谜团

2016年03月24日 13:22 来源:参考消息网 参与互动 

  参考消息网3月24日报道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3月21日刊登《生活中那些琐碎谜团的真相》一文,作者为劳拉·米尔斯。

  文章称,如果你曾经想弄明白为什么咖啡那么容易溢出来,面包片那么容易烤煳,或者你的脑子为什么会离题万里地操心这一类事情,科学可以回答你。

  专家们通过一些怪异的实验,涉及烤煳的面包,还有测量“耳虫”,给生活里那些小小的不解之谜提供了答案。

  一、五秒钟规则是真的吗?

  每个学童都听说过,食物掉到地上了,如果你在五秒钟之内捡起来,那就可以吃,但这只是一种传说?

  为了验证这一点,英国阿斯顿大学的学者把面包片、意大利面、饼干和糖果掉在各类地面上,检查落地后3秒至30秒之内的细菌情况。

  他们发现,还没到“神奇五秒”的时候,食物就已经粘上了细菌,但通常仍然可以食用。

  把食物掉落在地毯上强过掉在又平又硬的地面,干的食物好过湿的食物。

  二、我的声音真是那样的吗?

  照镜子的时候,镜子里的形象是反像。所以我们每天看到的都是反着的自己。

  如果你的脸是对称的,那没问题;但因为有些细微的不对称,那就意味着我们脑海里储存的是我们反着的样子。而当我们看到自己正着的样子,可能会很奇怪。我们自己的声音可能更奇怪。

  当我们听别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通过空气传播,传达到耳膜,导致耳膜振动。这使内耳液体流动,推动纤毛,把信号传递给大脑。

  当我们说话的时候,声音以另一种方式进入我们自己的耳朵。我们不仅识别空气中的振动,还探测到我们脑袋内部的振动。通过声带和舌头发声时,我们头部和颈部的软组织会产生振动,脸部的骨骼也是一样。这些额外的振动使我们的声音显得更低沉。所以,面对自己的录音,我们听不到这类低音,而声调更高的版本有时候非常怪异。

  三、茶壶为什么滴水?

  法国里昂大学的流体动力学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研究为什么茶壶的壶嘴这么容易滴水。他们发现,这要归结为“液体毛细”作用,也就是说,你倒茶的时候,有些液体流到壶嘴外边了。影响因素包括壶嘴的形状、倒茶的速度以及茶壶的抗水性。壶嘴为直线造型的金属茶壶远远不像壶嘴为弧形的瓷质茶壶那么容易滴水。

  四、织物湿了为什么颜色会变深?

  人们很容易想当然,但织物湿了以后的颜色变化其实归结为好玩儿的科学原理。材料反射的光线量取决于一种称作“折射率”的特性,它决定光如何穿透某种材料。当织物变湿以后,光线就要穿过水而不是空气,这改变光的路线。光在水中的传输速度远远慢于空气;接触潮湿的织物时,它会弯折。这样一来,更多的光线不是直接反射回眼睛,而是在织物内部散射,使颜色显得更深。

  五、为什么面包片会烤煳?

  面包片可以在几秒钟内从白变焦变黑,但很多人可能会琢磨,是什么使面包片这么容易烤煳。答案在于化学。

  配料最简单的面包由面粉、酵母和水构成。面粉里有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氨基酸),这都是“美拉德反应”(食物中的碳水化合物与氨基酸在常温或加热时发生一系列复杂反应,结果生成棕黑色的大分子物质类黑精或称拟黑素,还有成百上千个不同气味的中间体分子——本报注)的关键元素。

  六、为什么盯着屏幕会使眼睛疲劳?

  我们的工作、学习和娱乐越依赖电子设备,我们视力受到的影响就越大。就像重复性的动作可能伤到手腕一样,长时间看着屏幕可能让眼部肌肉疲劳。

  注视着屏幕的时候,眼睛的晶体要经常微整,而强光、闪烁、颜色和亮度会增加复杂程度,迫使眼部肌肉更加努力,以保持视线清晰。用电子产品的时候,我们的距离和角度也经常不自然,使眼睛得加倍努力去聚焦。

  七、为什么咖啡容易溢出来?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研究人员记录了志愿者端着咖啡杯走路的情况,以弄清咖啡为什么容易溢出来。他们发现,一切都取决于咖啡杯的大小、咖啡的流体动力学以及志愿者走路的姿势。

  当你在行走的时候,液体开始摇摆,脚步的不规则会加大液体的摇摆幅度。走得越快就越容易溢出来。给杯子盖上盖子可能反而使情况更糟糕。

  八、为什么会走神?

  大脑的“默认模式”倾向于内省和做白日梦,但稍微努力一下,我们就可以转入“专注模式”,完成复杂的任务。然而,如果这些任务是重复性的,大脑就会开始游离,我们就可能出错。这种片刻走神,专业术语称作“适应不良性的大脑活动变化”,用大白话说就是“脑子短路”。

  九、为什么一些歌会在你的脑海里自动播放挥之不去,怎样才能清理掉它们?

  这种烦人的现象在科学文献里有多种称呼:假想音乐、无意识的音乐意象、无意识的语义记忆、侵入式歌曲,或者有点令人尴尬的“耳虫”。

  耳虫与自发重识记忆和走神都属于一类,似乎是意识无法控制的一种侵入式的思维。要从科学角度彻底解释这个问题具有挑战性,因为研究人员只能依赖研究对象的主观报告,往往通过他们的日记和调查问卷,记录耳虫出现的情况以及各种“驱虫”方法的效果。

  解决耳虫的一种最流行的办法似乎是不去管它,享受这首歌,听任脑子里的东西自己消除。如果这种办法行不通,分散注意力是另一种常见办法,有些人甚至直面这首歌,播放出来听,试图跳出头脑里的死循环。

  然而,这需要克服一大障碍:我们越聚焦于努力摆脱某首歌的努力是否成功,大脑就越有可能重新陷入这首歌的死循环。摆脱“耳虫”的其他办法包括做拼字游戏、嚼口香糖、用其他歌曲替换洗脑歌和做数独游戏等。

  十、为什么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面孔?

  从烤面包片上的宗教人物形象到火星上的外星人,面孔经常从最怪异的地方浮现。这种现象称作幻想性视错觉:我们的大脑有一个部位称作梭状回面孔区,专门用来识别面孔。如果我们看到哪怕有一点点类似人的形象,这片区域就会兴奋起来。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这个迅速的处理过程发生在前额皮质和视觉皮质:前者处理我们期待看到的东西,后者处理我们实际看到的东西。当人们认为自己看到的应该是一张面孔,大脑就会相应这样处理。

【编辑:陈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16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