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留学生活

留学英国,在伦敦参加抗议涨学费示威

2010年12月01日 14:19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2010年11月10日,我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个示威游行活动,虽然不是十分情愿(因为我们学院的教授和院长将当天的活动都取消了,极力鼓动我们全校参加游行)但是收获不小。我们从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出发,途经了大英博物馆、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大笨钟等著名的伦敦标志建筑,一路“杀”向保守党总部的大厦。

  开始了游行路程

  这次的示威活动表面上看起来声势浩大,说是有五万多人,但是也许从我们大学过去的人并不是很多吧,我怎么感觉我们这边势力简直可以用单薄来形容?全体年过半百的老教授们加上一窝乳臭未干的孩子就这么慢慢悠悠的开始了我们的游行路程。一路上大家一边吃着甜甜圈和薯片一边举着示威牌子,事后想起来还真是有些滑稽。

  我们的教授们这次非常踊跃的参加了活动,还和雕塑系的学生们一起设计了这次示威游行的Slade T-Shirt——蓝色衬衫上印了一块切下来的生肉。设计这个图案的同学是个台湾女生,她解释说:“生肉不光代表了削减高校经费的形象举动,也代表了我们作为学生和艺术工作者身处任人宰割,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真实环境。”一开始我没琢磨出这么深刻的道理,后来越看越有意思!

  唉,艺术家就是与众不同,与肤浅的东西绝缘,我们做的和想的都比较深刻和抽象!教授们貌似很喜欢这件衣服,我们本科部的院长安德鲁老先生当场脱了所有衣服试图穿上这件T-shirt,可惜肚腩不是很合作,最后只好作罢将衬衫围在了脖子上,俨然一个可爱的老“愤青”!

  由于鄙人天生胆小,又因为身为奖学金得主,深知不应出席此类示威活动;我一路上紧贴安德鲁院长,绝不与极端分子接触,以保证在发生“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情况时,我不至于成为那条可怜的小鱼。安德鲁教授人高马大,目标显眼,一路上护着我,我才不至于成为众人的地毯,不过还是被挤成了纸片人。路上安德鲁接受了媒体的访问,在他们的对话中我才了解到原来不只是学生的学费上调了,艺术及人文科目领域的研究经费也很有可能被削减,所以这次不只学生们愤慨,就连讲师和教授们也愤愤不平。

  在游行的途中,我至少看到了除了我们美术学院以外的四个以上的建筑学院的教授,还真是热闹啊。

  来自没有“游行文化”的国家

  其实我和其他亚洲学生们本身对此类的游行不是很有兴趣。我们大部分来自没有“游行文化”的国家,游行、示威和罢工抗议的活动在我们眼里是无力的起哄活动,只能给大家出游造成不便(因为会堵塞交通)。我们不相信游行能改变政府的立场,但是惊人的是,大部分的英国同学和老师都深信,他们的举动能或多或少的影响执政党的决定。他们震惊于我们的冷漠,我们惊讶着他们的热忱。不过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被动的参与者和主动的观察者,我还是被他们的执著感动了。虽然一开始我把这场抗议活动当成了新加坡的妆艺大游行来“欣赏”,但是后来,我真的感受到了英国人对于民主的信仰,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我敬佩他们的勇气。

  相比之下,英国政府倒真是要检讨一下了,英国是一个以其历史、艺术和文化出名的国家,如果连这些都要丢弃,那么他们就真的连吃老本的本钱都没了。艺术家是执著的,重视人文文化的英国人民更是执著的,到底是否能在缓和经济和保住国家教育之根本之间找到平衡点,就要看年轻的卡梅伦首相是否真的了解英国人了。(摘自:新加坡《联合早报》;文/王茉)

参与互动(0)
【编辑:朱峰】
    ----- 留学生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